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你该上路了
    等到苏凡将五雷界世界之心完全夺取后,他整个人已经被雷劈成了焦黑一片,倘若不是他肉身强大,估计早就躺了。

    而这也就是,苏凡为什么传送回来后浑身上下一片焦黑的原因。

    “这经过世界之心转化后的雷霆力量,完全超过了天雷的强度!”苏凡轻轻趴到浴桶边缘,深思道:“我若是也能如五雷界的灵道修士一样沟通到世界之心,那么我的天雷战体,是否也能经过转化变成更加强大的体术呢?”

    想到这里,苏凡的心中不禁有些跃跃欲试。

    他现在精神力掌控水平不弱,说不好还真能与世界之心沟通。

    当下,他便飞出浴桶,随便换了套衣服,朝自己的宝物仓库走去。

    系统村庄的宝物仓库里,存放着苏凡所获得的一切宝物,平日里他只需意念通达宝库仓库,便可将里面的物品逐一取出。

    进入宝物仓库,苏凡随手一招,便将一枚世界之心凌空摄入掌心。

    之后,他便按照七星炼意诀上运转精神力的方法,设法与这世界之心沟通起来。

    这一沟通,便是小半日过去,当苏凡将精神意识从世界之心中抽离时,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

    苏凡揉了揉太阳穴,将世界之心放下,苦笑道:“这世界之心里形成的能量屏障,强度级别也太高了吧!”

    在动用精神力之后,苏凡果然接触到了世界之心的内部空间。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所谓的世界之心内部空间,居然只是防守世界之心的能量屏障。

    这层能量屏障密度极大,用密不透风来形容也不过分。

    以苏凡目前的精神力度,竟只是勉强冲破一半的能量屏障后,就觉得一阵头昏脑胀。

    “我的精神掌控力,现在只相当于二品占卜师的水准,看来想要突破这层能量屏障,精神掌控力必须要达到三品占卜师的巅峰!”

    虽然没有冲破世界之心的能量屏障,但是苏凡却借此预估出了冲破能量屏障所需要的大概精神力水平。

    “这下我又要开始修炼七星炼意诀了!”苏凡无奈的笑道。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天多时间里,苏凡开始全力修炼领悟起七星炼意诀的第二篇功法。

    在这中间,为了提升修炼效果,苏凡还饮用了一小口精灵果所酿造的神秘果酒,结果又把他醉的晕晕沉沉。

    不过,神秘果酒的功效还是很惊人的,苏凡将这口果酒吸收完毕后,他的精神掌控力就一举飞跃到了三品占卜师初期。

    不仅如此,七星炼意诀的第二篇功法,也被他修炼到了小成。

    这一次修炼完后,算上进入小世界的时间,外界刚好过了五天。

    “五天时间过去,该是处理掉那穆紫鸢了!”

    苏凡的身影从系统村庄中消失,转眼间便是现身到了外界。

    他进入系统村庄的地方,离自己在火鸾王都的临时住处本就不远,所以只不过片刻功夫,苏凡就重新出现在了自己临时居住的小院里。

    让苏凡没有想到的是,小院里此时正有一个人依靠在树下,他定睛一瞧这人,却正是那穆紫鸢。

    此刻,穆紫鸢的气色比几天前好了许多,只是双眼依旧无神,看着天空一直发呆。

    “呵……”苏凡冷笑一声,行至穆紫鸢跟前,语气嘲讽道:“贱妇,看来你这几天恢复的不错啊!怎么样?让你多活五天,是不是对我很感恩呢?”

    穆紫鸢听到苏凡的声音,把头轻轻一转,目光落到苏凡的脸上,凄然道:“我的心早就随卫师兄死了,多活几天少活几天又有什么区别?”

    “卫师兄!”

    苏凡闻言,眸光一厉,脸上怒意隐现:“你这不守妇道的烂货!我父亲他爱了你一辈子,你可知,在他心里,你的分量有多么重,他到死都还想念着你!可你呢?你又是怎么回报他的,不仅背着他偷人,而且还帮助那卫远图谋害我父亲,你的良心全让狗吃了吗?”

    “你父亲?哈哈哈哈!”穆紫鸢突然大笑起来,声音中饱含着无尽的怜悯:“你这个可怜的冒牌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你根本就不是我和苏由所生的孩子,我若是没猜错,我的凡儿早就被你杀死了吧!”

    “哈哈哈!你杀了苏由和我的儿子,居然还认苏由做父亲,世间怎么会有你这么心里畸形的存在,你还有脸说要替苏由报仇,你就是个怪物、怪胎!哈哈哈哈……”

    似是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穆紫鸢反而看开了许多,她望着苏凡,疯疯癫癫般的大笑嘲讽起来。

    苏凡身形微震,漆黑的眼眸中露出深深黯然和忧伤:“是,我是怪物,我杀了你们的儿子,本就是大罪一件,论到伤害,我对父亲的伤害比你要大的多……你毁了他的爱情,而我毁了他的希望……”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自己也知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死在我的前面!你才是最大的恶人,最应该去死的人!”

    穆紫鸢歇斯底里的吼叫道,神情仿若恶鬼一般。

    “我不去死,是因为我和你不同!”苏凡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你是个一心求死的无望之人,而我却不一样……我还有很多承诺未完成,还有很多想见的人没有见到,还有很多的答案需要自己去寻找!”

    “人都是自私的,再没有做完这些事情和见到那些人以前,我还不能够死去,至少……现在不可以!”

    苏凡凝视着穆紫鸢的双眼,不知为何,他好像也没那么恨她了。

    因为,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他们也不过是半斤八两,同样都是伤害苏由的罪人罢了。

    “是吗?”穆紫鸢神色一怔,脸上的疯狂之意霎那全无,眼中露出一抹追思:“年轻真好……”

    之后,两人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四周气氛无比安静。

    “走吧,你该上路了!”

    最终,苏凡打破了沉寂,他望着这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声音低沉的说道。

    接着,他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黑色手抄本,这是当日苏由所留下的遗物中最后一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