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攻城
    这份父爱是纯粹的,是不含任何目的性的,同样也是苏凡终生铭记的。

    苏凡永远记得,苏由逝去的那一天,嘱咐自己的每一句话,以及对所爱之人那些深深的思恋。

    也是从那以后,苏凡踏上了为苏由报仇,以及寻找真相的路程。

    最后,他寻找到了真相,可是这真相却极为的残酷,残酷的让苏凡久久无法释怀。

    苏凡无比庆幸苏由已经离开了人世,因为在苏由的心里,穆紫鸢永远都是他心中那个完美无缺的爱人。

    望着下方城楼上,被高高悬挂着,奄奄一息的穆紫鸢,苏凡此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曾经无数次发誓,要取得穆紫鸢的性命,可是当他真正看到这个女人时,心里第一时间所产生的既然不是杀意,而是无限的怜悯。

    苏凡深吸了口气,拭去眼角的几滴泪水,双目微微一闭,高举手臂大喝道:“攻城!”

    “全军进攻!”

    脚下的大地上,听到苏凡喝声的众将,手执起兵器遥指着火鸾王城的城墙,下达了攻城命令!

    “杀!”

    步兵和骑兵们并肩齐上,十几万名魂王和魂君腾空而起直接朝城楼上飞去。

    “什么!攻城!他怎么敢攻城!”火鸾国王一脸不信的瞪大了双目,他仓皇的指着头顶,不甘的冲苏凡嚎叫着:“苏凡小儿,你疯了不成,你母亲可在本王手里,本王命令你停止攻城,如若不然本王就杀了你母亲!”

    “魂王境弓箭手!”

    苏凡神情冷漠的在空中喊道。

    “在!”

    两千名身负长弓的魂王从一旁飞了过来,他们都是魂王境的弓箭好手。

    “看到城墙上那些悬挂的人没有,给我杀!包括城楼上的那个女人!”苏凡一脸冷酷的命令道。

    “是!”

    这两千名魂王境弓手,展翼朝城楼飞去,一边飞翔一边拉弓射箭,动作仿佛行云流水一般纯熟。

    一支支冰冷乌黑的箭头,闪着寒芒朝城楼铺天盖地的飞了过来。

    而直到这一刻,火鸾国王才明白苏凡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啊!

    虎毒还不食子呢!

    这苏凡倒好,直接命人射杀他母亲,这哪里是正常人才会做的事。

    “完了!”

    火鸾国王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双眼一片呆滞,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

    城墙上,四处都是碰撞的刀兵。

    随着越来越多的尸体倒下,火鸾国这边开始有人投降求饶。

    最后,仅仅过了半个时辰,神武大军便占领了整座火鸾王城。

    苏凡落到城楼上,沿着城楼旁的小道漫步。

    在一堆被乱箭射死的尸体中,看到了刚才对他大声叫嚣的火鸾国王。

    这国王已经完全死透了,整个人被利箭扎的如同刺猬一般。

    苏凡冷笑,不做死就不会死。

    然后他抬头,望着头顶上方,被三只箭头穿身而过,只留下半条命的穆紫鸢。

    “杀了我……”

    鲜血染红了穆紫鸢的衣衫,她双眼空洞的看着苏凡,嘴唇蠕动着,吃力的说道。

    “你确实该死,但……不是现在!”

    苏凡沉声说道,右掌抬起,将三只箭头吸附了出来,并曲指弹出一道剑气割断了捆绑穆紫鸢的绳索。

    穆紫鸢从空中掉落到地上,苏凡掰开了她的嘴,将疗伤丹丢了进去,便不再管了。

    “苏凡少爷!”

    一道曼妙的身影从不远处飘来,苏凡转头一看,原来是天心柔找来了。

    “啊!少爷,这人不是……穆紫鸢长老么?”

    天心柔来到苏凡身边,妙目一闪,便是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穆紫鸢。

    她曾为太凌宗圣子,以前与穆紫鸢见过几面,昔日她住在士武镇苏家,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与穆紫鸢有关。

    “嗯……”苏凡点点头,淡然道:“正好你来了,带她下去休息休息,我还有点事。要晚点才能回去!”

    “哦,好的!”

    天心柔轻声应道,又是看了一眼穆紫鸢,只见其双目无神的凝视着房顶,心头不由有些可怜这女人,

    苏凡下了城楼,直接找到张成虎,向他询问穆家的地址。

    然后张成虎告知他,穆家在城南头,其中最大的一家宅院便是。

    于是,苏凡很快就在城南,找到了穆家老宅的所在。

    由于穆家人都在神武军攻城时被射杀在了城墙上,这里已成为了一处没有人住的死宅。

    苏凡推开大门进了这穆家老宅,绕过一间间陌生的房屋,径直走进了穆家祠堂。

    祠堂前的香炉还冒着缕缕青烟,苏凡望着堂**奉的那一排排穆家先辈灵位,讥讽的笑道:“对不起了各位,麻烦你们让让位置!”

    下一刻,他目光陡然一冷,一掌轻拂过去,将那些灵牌震得粉碎!

    之后,苏凡便离开了穆家老宅。

    接着他在城中的一家棺材铺挑了两副上好的棺材,又买了一对灵牌以及一些祭祀的物品,才再次返回了穆家老宅。

    进了穆家祠堂,苏凡将自己买的东西逐一拿出来,摆放在堂前的空地上。

    他拿起其中一个灵牌,以指为刀,轻轻在上面刻上了“父苏由”三个字。

    然后,他又拿起了另一个灵牌,神情犹豫了一会,终还是刻上了“母穆紫鸢”。

    刻完灵牌,苏凡走进了穆家祠堂,将两个灵牌小心翼翼的摆放在内堂正中央。

    做完这些后,他对着堂内两个灵牌认认真真的叩了几个头后,才慢慢退了出去。

    “少爷!”

    当苏凡走进自己在王城内的临时住所时,刚好碰到天心柔拿着一条血布准备出去。

    “她还好吗?”苏凡问道。

    “穆长老的伤势已经稳定住了,只是她现在一心想求死,所以想要等她完全康复过来,最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天心柔回复道。

    “不用等她完全康复,只要能正常走路就行!”苏凡眼中冷意森森。

    “啊!那也要五天时间呢!”天心柔掰着手指算道。

    “好吧,那你这五天好好照顾他,我五天后来接他!”

    苏凡点点头说道,说完也不待天心柔有任何表示,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苏凡少爷,对这穆长老还真是绝情啊!”

    天心柔看了看屋内,一脸无奈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