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吼飞尚明远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这天霖国穷乡僻壤的,哪里有为娘从小生活的鱼乡国富饶,若不是你爹还生活在这里,为娘早就离开了!”

    美丽妇人缕了缕自己的鬓角,一脸嫌弃的说道。

    这美丽妇人便是尚明远的母亲,她是前两天才从鱼乡国回来的,主要是因为不放心自己儿子独自一人返乡才回来看看的。

    尚明远似是十分黏糊自己的母亲,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他的脸色一变,朝一个方向望了过去。

    “他怎么来了!”

    尚明远眼中露出惧怕之色,他看见了一个最不想见到的人。

    这个人就是苏凡。

    没错,他视线所移动过来的位置,正是苏凡等人站立的地方。

    “尚家少爷,好久不见,这是要出远门吗?”

    苏凡见尚明远已经发现了他,索性走了过去,神色淡然的说道。

    “远儿,这少年是何人?”

    尚明远的母亲是近两日才回到家中的,且由于她常年在鱼乡国的大宗门内修炼,因此她并没有见过苏凡。

    “娘,这位就是苏凡……苏公子!”

    尚明远说话的语气不是十分自然,苏凡的可怕,他那天是深有体会。

    强如申英招这般半步魂王级别的高手,一拳就能打飞。

    还有对方那神鬼莫测的剑气,是最让尚明远感到后怕的。

    “苏凡?”

    尚明远的母亲念叨了一下苏凡的名字,仔细想了想后,恍然道:“哦,为娘想起来了,是那个能够击败魂王九级高手的少年俊杰吧?”

    接着,她打量苏凡了一眼,一双桃花眼中微波泛起,赞赏道:“不错不错,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看的为娘都春心萌动了!”

    说完,她还对苏凡瞟来一记媚眼,水蛇腰微扭了一下,浓烈的抚媚气息散发出来。

    咕咚!

    苏凡听到耳边传来几道咽口水的声音,他余光一扫,只见身旁的几名叛军修士都在那里两眼发直的盯着那美妇,嘴角口水不停滴落,某个部位开始慢慢突起!

    苏凡微微皱眉,这美妇似乎是修炼过一些媚功,对于修为较弱的男子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根本没用,他已达到魂王大圆满,光是在境界上就碾压这美妇,更别说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媚功了。

    “娘,你看上这苏凡了?”

    尚明远神情艰涩的问道,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他简直太了解了,走到哪里都不忘收集一些裙下之臣,当年的尚全安便是其中一个。

    不过,由于尚全安比较争气,尚明远的母亲跟那么多人欢/好过,可就他一个人中了标,所以尚明远的母亲才下嫁给了他。

    可不论嫁与不嫁,尚明远的母亲到后来依旧是脾性不改,水性杨花的本性越发不可收拾,近几年更加偏爱收一些年轻英俊的少年做男宠,为尚全安戴了一顶又顶的大绿帽。

    这些事情,尚明远是最知情的,因为他和自己的母亲一直都生活在一起,鱼乡国的那个大宗门内,其母亲的男宠就有一百多人,都是一些相貌英俊的宗门弟子。

    “是啊,像他这么又英俊实力有强的男孩子,为娘最喜欢了!”

    尚明远母亲越看苏凡越觉得欢喜,只觉得全身蚤痒无比,一股春情涤荡在心间。

    尚明远母亲的声音不小,在场之人全都听的很清楚,众人一脸古怪的看着苏凡,把苏凡看的浑身不自在。

    “又是这种女人,烦!”苏凡十分恼火的在心中暗道。

    当即,他便脸色一变,神情冰冷的朝尚家母子走了过去。

    “尚明远,你想离开天霖城没问题,但是你得把你父亲留给你的传族之剑交给我!”苏凡看着尚明远说道。

    “苏凡大人不可啊,这尚明远乃是尚全安之后,属于重犯之列,应该马上关押起来!”一名叛军修士强忍着心头的,上前建议道、

    “有什么不可的?”苏凡冷然道,目光中闪过一抹轻蔑:“一只蝼蚁而已,留不留他的性命都无所谓!”

    “可是,苏凡大人,您杀了他父亲啊,他若是日后修炼有成回来找你报仇怎么办?”又有一名叛军修士忍不住出声问道。

    “那又如何!”苏凡十分自负的说道:“以这蝼蚁的成就,这辈子也就是顶多是个魂王了,他如果足够聪明,就应该留着这条小命苟活一辈子,而不是回来送死!”

    “什么!”尚明远听到苏凡和叛军修士的对话后,顿时瞪大了眼睛,声音颤抖道:“你……你杀了我爹?”

    “我是杀了你爹!“苏凡看着尚明远直言不讳道:“谁叫他不识抬举拒绝我,还不好好配合将传族之剑交出来,像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蝼蚁,根本死不知足惜!”

    “你!啊啊啊!我要杀了你,给我爹报仇!”

    尚明远双眼一红,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当场就被仇恨冲昏了头,全然忘记了自己和苏凡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凌空飞扑过来。

    “滚!”

    苏凡爆吼一声,声音犹如贯穿天际的滚滚雷霆,震的众人全部捂住双耳,而那尚明远则是身体一顿,如遭雷击一般倒飞了出去,咕噜噜的翻滚出数米之远,七窍流血不止。

    “远儿!”

    尚明远母亲惊叫了一声,扭着丰满的身子朝尚明远跑了过去,一脸的疼惜之色。

    “娘!我想为爹报仇!”

    被母亲扶起来的尚明远双目之中血泪满溢,说话气若游丝虚弱无比。

    “不行!”尚明远母亲摇头道:“你与那苏凡之间的差距有若鸿沟一般,若是现在贸贸然冲过去,只能是去送死!”

    尚明远母亲和尚全安其实饼没有什么真正的感情,只是因为疼爱尚明远,她才勉为其难嫁给了尚全安。

    此番听到尚全安被苏凡击杀,尚明远母亲心里却是大松了一口气暗自窃喜起来。

    这样,她以后偷男人就可以更加正大光明了!

    她看了眼不远处的苏凡,心中五味杂陈,这一次苏凡既杀了尚全安却又伤了尚明远,真是叫她又爱又恨!

    尚明远满脸苦涩,心中被仇恨所填满,他牙关紧咬,眼中血泪不住流淌,浑身巨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