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真相大白
    “去吧,让他尝尝你们的威力!”

    苏凡朝那人的藏身之处轻轻一指,扬声道。

    两大风雷分身双翼一展,化作两道闪耀的光芒,朝那个位置扑了过去。

    一股黑气从那个位置腾空而起,黑气之中隐隐飘出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叫声,紧接着一个被黑气所覆盖的拳头猛然轰向了两大风雷分身!

    砰!

    两大风雷分身碎裂开来,大股电流在狂风的卷裹中顺着那拳头朝四方游离扩散。

    “呃……”

    黑气中传出一声闷哼。

    苏凡嘴角扬起,他知道那人已经中招了。

    风雷分身既能伤敌,也能将对手麻痹。

    苏凡相信,此时那魂帝最少有一半的身体是动不了的。

    黑气散开,露出一个身穿黑袍的神秘人,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银白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幽黑的眸子。

    “魂王境的分身?”黑袍人的声音十分低沉:“苏凡,你果然很了不起,难怪冥一大人走的时候再三吩咐本使,一定要尽早将你捉住!”

    “冥一?他是谁?”

    苏凡眉头轻皱,这是一个让他十分陌生的名字,他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嘿嘿,冥一大人的身份我可不会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你将会被本使抓住就是了!”黑袍人阴声笑道。

    “你现在半个身子都动不了就别说这样的大话了!”苏凡神色淡然道。

    “动不了?哈哈,苏凡,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一点点雷霆之力便能让本使动弹不得吗?既如此,本使就让你看看本使的凭仗!”

    黑袍人大笑一声,将身上的黑袍全部撕碎,露出一件银光闪闪的甲胄,甲胄之上有五彩之气环绕,看上去光鲜夺目!

    “护甲!”

    苏凡神色一凝,逐渐认真起来。

    对方身上竟然穿了件护身宝甲,这是苏凡没有料到的。

    “你以为本使会不做任何准备就来动手抓你吗,你的情报和资料本使掌握的一清二楚,你能越数个小境界战斗,又有能提升数倍战力的武魂,如果不小心应对的话,本使说不定还真会阴沟里翻船!”

    黑袍人一边说话一边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露出了自己真实的面目。

    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样貌十分俊秀,眉宇之间隐隐透露出几分邪气。

    “苏凡……我们终于见面了!”中年人语气停顿了一下,突然邪邪一笑,道:“不,或许你并不是真正的苏凡,而是某个冒名顶替的小子!”

    “你说什么!”

    苏凡瞳孔一缩,心脏忍不住跳快了半拍!

    他不是真正苏凡的这件事,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这个自称本使的中年人,又怎么知晓这件事的呢?

    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可能性,但是这些可能性又被他逐一推翻。

    他的思绪有些混乱,这是他第一次显得不那么淡定了。

    “本使说什么?苏凡,这种事情还用本使来细说吗,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本使原本还以为,以后我们至少还能为父子呢!”中年人语气中富有深意的说道。

    我们至少还能成为父子?

    苏凡微微一愣,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刚刚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情现在彻底明了了!

    “你是穆紫鸢的什么人?”苏凡沉声问道。

    他现在完全肯定,面前的这个中年人,绝对和穆紫鸢脱不了关系!

    穆紫鸢是苏凡本体的生母,十月怀胎,孩子与母亲之间往往有着血脉相连的感应。

    苏凡相信,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够能看透自己身份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穆紫鸢!

    “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么?”中年人邪笑道:“没错,就是穆紫鸢告诉我的,她说你根本不是她的儿子,是个十足的冒牌货!”

    “那穆紫鸢身在何处?”

    苏凡神色一冷,一提及穆紫鸢他心中的杀意就遏制不住的想要迸发出来!

    那个女人欺骗了苏由的感情,如今苏由已然身死,那她就必须要为苏由陪葬!

    “你以为本使会告诉你吗,哼,苏凡,实话告诉你吧,穆紫鸢本来就是本使的女人!”

    “她是本使的师妹,若不是为了从苏由身上得到血海魔帝的宝藏钥匙,本使根本不会把她奉献出去任由那个采花贼****!”

    说到此处,卫远图突然脸色一沉,咬牙切齿的说道:“从那天开始,本使便发誓,有朝一日,定要杀了那采花贼,以泄夺妻之恨!”

    看着卫远图那无比狰狞的面容,苏凡的神情猛然一震,他想起蓝衫空盗团的佟老说过的那些话。

    害死苏由的人,符合两个条件,第一条拥有半步魂王巅峰的修为,第二条精通太凌宗武学。

    这卫远图虽不是半步魂王巅峰,但是以他的修为想要模仿出半步魂王巅峰的实力并不困难。

    第二条,精通太凌宗武学,这一点卫远图也完全符合,对方说穆紫鸢是其师妹,那么毫无疑问,这卫远图以前肯定也是太凌宗弟子。既曾经身为太凌宗弟子,那么卫远图肯定也是会一些太凌宗武学的。

    只是,收买蓝衫空盗团打劫天品魂舟,只为杀死一个魂者,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这个疑问,在苏凡脑海中挥散不去,他紧盯着着卫远图,问道:“是你杀了苏由?”

    “不错,那天是本使亲自动手重创了他,你没想到吧,本使那天也在那艘魂舟里,你在地下擂台上的表现可真让本使叹服不已啊,魂者境就领悟了属性!”

    “不过,若本使当时就知道你并非紫鸢的孩子,定然会出手将你斩杀,否则怎可能容你活到现在!”

    “后来,苏由将自己的空间戒指赠送给你,本使原本以为,等你到了太凌宗,由紫鸢出面与你商谈,你定会将戒指转送给紫鸢,却没想到,当时紫鸢竟指出你并非是她所生!”

    “本使将此事禀报给冥一大人,冥一大人指使本使给你发出一道五星任务,假意让你护送穆家的天品至宝去火鸾国,然后命楼四方和穆家之人想办法在路上将你秘密解决掉!却不想,他们竟是失败了!”

    任远图一脸阴翳的说道。

    对他来说,没完成冥一大人所指派的任务,实在是一种天大的耻辱。

    最为可笑的是,这耻辱竟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给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