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杀刘波
    四名巡逻弟子在刘波的示意下,将那名少年囚犯拖到了长廊上。

    “刘师兄,我们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吗?”一名巡逻弟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刘波摆了下手手,捂着嘴咳嗽了几声,道:“咳咳……你们到附近去给我把风……咳咳……我没叫你们过来就都别过来!快去!咳咳……”

    “是!”

    四名巡逻弟子恭恭敬敬的应道,关上了旁边牢房的门,各自四散开去。

    不一会,长廊上就只剩下刘波和昏迷不醒的少年囚犯两人了。

    刘波一语不发的盯着地上的少年囚犯,慢慢的,他的双目逐渐赤红起来,脸上也开始露出越来越多的疯狂之色。

    “苏……凡,呵呵哈哈……咳咳……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咳咳,今天我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咳咳……师父……你看见了吗……咳咳……弟子今天抓住了苏凡……咳咳……弟子这就把他杀了……咳咳……让他去侍奉您老人家……咳咳……”

    原来,刘波竟是把这名少年囚犯幻想成了苏凡,想要将这少年囚犯杀了,给自己的师父报仇。

    可怜他堂堂一名云海剑宗圣子,身份何其高贵,如今却因为仇恨落得了这种疯疯癫的下场。

    “去死吧苏凡……咳咳……”

    刘波眼中泛起丝丝狠毒之色,举起自己的手掌对着少年囚犯的胸口猛然抓下,这一爪若是抓实,这囚犯少年必将毙命!

    轰!

    就在此时,整个云海城大牢一号区域突然晃动了起来,四周由乌岩铁所打造的金属壁在晃动中开始寸寸龟裂!

    “怎么回事!墙壁怎么裂了?”

    “这不可能,这大牢墙壁连低级魂王都打不破,怎么会突然裂开?”

    这巨变瞬间惊动了所有巡逻和站岗的云海剑宗弟子,他们向大牢大门这边齐齐冲了过来。

    轰!哗啦啦!

    又是一阵巨响从外面传了进来,大片金属壁在碎裂中倒塌了下来,直直砸在数时间牢房上,瞬间将这些牢房砸的变了形,一些犯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活生生压死了!

    一些碎裂开来的金属残片如利刃一般扎进了犯人们的体内,一道道惨叫声响起,大股的鲜血从牢房大门底部的缝隙中流进了连接长廊!

    “快隐蔽!”

    一众云海剑宗弟子纷纷大惊失色,他们拿出自己的剑器挥刺着,想要把靠近他们的金属残片全部拨弄开!

    但是,他们却忘记了,虽然这些金属残片已经是碎掉了的,但毕竟也是乌岩铁,乌岩铁坚硬无比,哪是他们能够摆布的?

    咔嚓!

    一名弟子手中的剑器被一块金属残片生生砸断了,而他自己也因为躲闪不及时直接被这块金属残片划破了脖子!

    “不!呃……”

    这名弟子捂着脖子倒了下去,从喉咙中喷出来的鲜血染红了他半个身子。

    接着,在这名弟子死掉以后,又有十几名弟子因为剑器被打坏而命丧于此。

    “什么!不好!快退到二号区域去,这里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了!”

    “不错,再这么继续下去,我们恐怕会死很多人!”

    众弟子见到这一幕幕惨剧,顿时心生惧意,他们且战且退,再又付出了十多条生命的代价后终于冲进了前往二号区域的地下阶梯。

    片刻之后,整个云海城大牢一号区域基本变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倒塌的金属壁和被掩埋的尸体。

    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样,在这片废墟中,仅有两人存活了下来,这两人就是刘波和那昏迷不醒的少年囚犯。

    废墟之外,杨小飞擦了擦头上几滴汗水,转头对苏凡讪笑道:“好久没动手了,身子有点虚!”

    “你使这么大的劲干嘛?你看看,死了这么多人!”苏凡摇摇头无奈的说道:“我可是想把这里的犯人都放出去的!你倒好,直接弄死了这么多!”

    “我去,你早点说嘛,现在人都死完了你才说!哎?也不是都死完了,那边还有一个活着的!”

    就在这时,杨小飞发现了不远处佝偻着腰的刘波。

    此时的刘波早已忘记了地上的少年囚犯,他正恶狠狠的紧盯着苏凡,面部肌肉不停的抽搐着,表情扭曲成了一团。

    “哎?苏凡,这家伙怎么这样看着你,你们认识?”

    杨小飞看出了刘波神情中的异样,旋即侧过身子向苏凡询问道。

    “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丑而已!”苏凡神色一片淡然,他慢慢的朝刘波走了过去:“这家伙交给我来处理吧!”

    苏凡自然是认识刘波的,他也知道这个刘波和自己杀死的那个徐老祖关系不浅。

    “怎么几天没见,你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苏凡双手抱在胸前,轻蔑的看向刘波:“上一次唐家灭门,我还在奇怪,怎么没有找到你的尸体,想不到,你竟已经回来了!也好,今天既然碰上了,就由我自己亲手来弥补这个遗憾吧!”

    “苏凡……咳咳!”刘波的眼神无比怨毒:“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咳咳……但是你别得意……咳咳……你很快就会下来陪我的……咳咳……”

    “我很快就会来陪你?你是在搞笑吗?”苏凡不以为然道:“你们云海剑宗的护宗大阵都让我拆了,连剩下的那个太上老祖都让我宰了,你们云海剑宗的气数已尽,已经没人可以阻拦我了!”

    “什么!咳咳……”刘波心神一震:“你居然把樊老祖也杀了……咳咳……”

    “哦?那个有断袖之癖的老东西姓樊么?呵……”

    苏凡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哪知就在这时,刘波突然疯狂大笑起来:“哈哈!苏凡啊苏凡……咳咳……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咳咳……你等着吧……咳咳……会有人为我们云海剑宗报仇的……咳咳……你没几天好日子过了,哈哈……咳咳!”

    看着眼前这张疯狂扭曲的面孔,苏凡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烦躁,他冷声道:“闭嘴吧,蝼蚁!”

    言毕,苏凡右手食指微微一弹,一道魔虎幻影嘶吼了一声,指风如刀刃般切割了过去,直接将刘波的头颅切掉!

    疯狂的笑声戛然而止!

    刘波,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