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空盗袭来
    正因为雪葵丹的数量稀少,所以想要购买到这种丹药,基本上只能在一些大型的拍卖会上碰碰运气。

    这次廖武胜奉父亲之命,前往五座城市采买货物,身上带了大量的财物,就是为了经过云海城时参加在那里举办的联合拍卖会。

    他的目的就是雪葵丹,因为只有雪葵丹才能治疗他母亲的病。

    而他们的时间非常紧迫,必须在明日下午之前赶到云海城,否则就来不及参加拍卖会了。

    所以,廖武胜临时决定,抄近道从天蝎山附近走,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可能在明日拍卖会开始之前到达云海城。

    “少爷,这天蝎山可是空盗们的老巢之一啊,传闻那蓝衫空盗团的总部就是驻扎在这天蝎山,我们要是从天蝎山附近经过,十有**会碰到空盗啊。少爷啊,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们还是绕开走吧!”易管家劝道。

    “无妨,只要那位苏公子肯出手相助,那些空盗不足为惧!”廖武胜胸有成竹的说道。

    “苏公子?”易管家神情一愣:“这怎么可能,我承认那位苏公子能一招杀死张富贵确实有些本事,可张富贵再怎么强也不过就是个魂士,那天蝎山的空盗里可是有着魂师乃至魂君存在的啊,苏公子他怎么能挡的住呢?”

    “易管家啊,这次你算是看走眼了,这位苏公子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啊!”廖武胜摇了摇头惊叹道:“若不是我父亲提前告诉我,连我都看不出来,这位年岁比我小的少年公子竟然是一位魂君!”

    “什么!?魂君!?”

    易管家惊叫道,就连他们身旁两位驾驶魂舟的廖家下人也震惊的手一抖,差点就把魂舟给带歪了去。

    “是啊,父亲猜测这位苏公子可能是从别的大王国跑出来游玩的,唉,大王国就是不一样啊,十多岁的少年都能被培养成魂君!”廖武胜语气有些羡慕的说道。

    “少爷,若这位苏公子真是魂君的话,这一次我们说不定真能平安度过天蝎山!”

    易管家的表情微微一松,慢慢从苏凡是魂君这个惊人的消息中清醒过来。

    他们这艘低级魂舟,一般的大空盗团是看不上的,只有一些没什么实力的小空盗团才会打上这艘魂舟的主意。

    而这些小空盗团,基本上也没几个厉害的角色,若苏凡真是魂君的话,确实不用惧怕这些小空盗团。

    “所以说,我们一定要把这位苏公子给招待好了,他可是我们能否平安离开天蝎山的关键!”廖武胜认真的说道。

    “是!”

    易管家恭敬的应道。

    ……

    廖家的玄品魂舟飞行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这期间已经到过了三个城池,魂舟上的数百名搭乘之人也逐渐离去了不少。

    苏凡在自己的休息舱中一直参悟着意境石,这中间廖家的下人又来过两次,单独给他奉上了两餐丰盛的美食。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过去,在某一个时刻,苏凡突然感觉魂舟舱身猛然间震动了一下,他微微睁开双眼,眉头轻轻一皱。

    他能感觉到,这艘魂舟似乎遇上了麻烦!

    轰隆隆!

    就在这时,整艘魂舟开始剧烈晃动起来,苏凡听到外面传来一连窜慌乱的脚步声和人们的尖叫声。

    在人们慌张的叫喊声中,苏凡隐隐听到了“空盗”两个字。

    他神情微动,瞬间就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空盗袭击这艘魂舟了!

    “想不到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碰上空盗!”

    苏凡迅速下床将鞋穿好,推开舱门一个箭步跃了出去。

    此时,过道上已经站满了两三百名搭乘这艘魂舟的人,这些人的神情间都充满了不安与恐慌。

    “早知道会遇上空盗,在前面那座城池我就应该下去!”

    “这些空盗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啊,我们会不会被他们杀死!”

    “完了完了,这次恐怕是回不去了!”

    一股绝望的气氛在人群中蔓延。

    轰隆!

    在一声巨响暴起之后,几十名头戴红巾,面相凶恶的修士鱼贯而入,其中一个满脸疤痕的大汉一刀砍掉了一名乘客脑袋大吼道:“抢劫!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啊,空盗闯进来了!”

    “救命救命,我还不想死!”

    “我把值钱的东西交给你们,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吧!”

    见识到空盗们的凶残,一些乘客们纷纷一边求饶一边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交了出来。

    “天真!”

    苏凡暗自摇了摇头,他知道空盗可都不是善良之辈,若是真以为交出身上贵重之物就能保命,那这种想法真的未免有点太幼稚了。

    像是为了印证苏凡所想,一名空盗在收取了一个乘客的财宝后,突然不满的冲这个乘客吼道:“他吗的,怎么才这么点东西,你是不是还有值钱的东西没拿出来!”

    “没没没!这位大人我真的只带了这么点钱财!”这名乘客吓的脸色一白,立刻求饶道:“求大人发发慈悲,饶我……”

    噗!

    然而还没等这名乘客说完话,那名空盗便一刀剁了下来,直接将这名乘客斩首,血水哗啦啦的从颈脖里喷了出来。

    “啰嗦个p!给这么点东西还想活命,给老子去死吧!”

    那名空盗骂骂咧咧的说着,弯下腰在这乘客的尸身上摸索了一番,结果什么都没搜到,立刻咆哮道:“草,一帮穷鬼!”

    说完,他似是发泄一般朝旁边的另一名乘客砍了过去。

    “不!我已经交……啊!”

    另一名乘客惨叫一声,喉咙喷血的倒了下去。

    “交什么交!”那名空盗一脚将尸体踢到一边:“你以为交了就不用死了,老子现在心情不爽,觉得你该死那你就该去死!”

    此话一出,所有的乘客顿时觉得全身发凉,这时他们才发现,无论他们交不交出身上的贵重之物,最后都很有可能难逃一死。

    死亡能产生绝望同样也能产生动力,在这死亡y影笼罩之下,一些心知没有后路的乘客纷纷跳了出来。

    “交是死,不交也是死,我们干脆跟他们拼了!”

    “对!跟他们拼了说不定还能活下来!”

    “他们不过区区几十人,我们有几百人,用命堆也能堆死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