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杀戴宗保
    这一场大战惊动了君极城内的许多民众,他们纷纷走出自己的家门,全都抬起头围观起正场激烈的战局来。

    “是什么人在和苏凡大人交战?”

    “属性飞翼,是两名魂王高手!”

    “天啊,我竟然有幸观看到苏凡大人与魂王的战斗,而且还是两名魂王!”

    “你们发现没有,苏凡大人已经占据上风了,他正压着两名魂王在打!”一个声音震惊的说道。

    “苏凡大人的剑法真是精妙啊!”一名剑修的赞叹道。

    此时星空之中,苏凡和两名高级魂王的战斗也已经到达了最后时刻。

    “最后一剑!”

    苏凡双手将剑高高举起,澎湃的魂力喷出体外搅起大片气流,瞳孔之中泛起一抹剑意光辉,惊天剑势冲天而起!

    “快躲!快躲!”

    两名高级魂王感受到这一剑的可怕,全都吓破了胆,扇动着飞翼不顾一切的想要逃跑。

    “分!”

    就在这时,苏凡大喝一声,灵魂的中剑意光影猛然一跳,左右手一分,天罚大剑分离成天罚双剑。

    “一心两用!”

    两把天罚单刃剑轻轻一转,同时施展出了双剑合一的剑招!

    “哪里跑!”

    苏凡身形一纵,跃起之时风雷瞬身发动,一步跳出数百米,瞬间行至两名高级魂王面前,将他们的去路堵死!

    “苏凡,你不能杀我们,不然我家主子不会放过你的!”

    “我家主子乃是魂皇强者,一只手就能碾死你,我劝你不要自误!”

    两名高级魂王望着近在咫尺的苏凡顿时亡魂大冒,立刻吼叫起来,妄图以他们主子的身份来压住苏凡。

    “魂皇?”

    苏凡微微一怔,挥剑的手猛然一停,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他没想到这两人的背后竟然还有一位魂皇,难道说是这位魂皇想要对付他?

    可是这说不通啊!

    魂皇强者只可能出自皇朝,苏凡自己可从未去过任何皇朝啊,他怎么可能会和一位魂皇产生交集呢?

    而那两名魂王见苏凡突然停止了攻击,都以为苏凡是因为惧怕了他们身后的魂皇而不敢出手,面色全都一喜!

    “苏凡,只要你现在放我们走,我们便会在主子面前为你美言几句,或许主子就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那名光明属性魂王趁机说道。

    苏凡目光一闪,这名魂王说的话,直接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想要对付他的人,就是一名魂皇!

    不知这魂皇是多少级的,苏凡在心中说道。

    “苏凡,你还犹豫什么,现在放我们走,等于给你自己留条生路!”

    金属性魂王的声音也再一次响起。

    “生路?呵呵!”苏凡冷笑一声,眼睛如毒蛇一般盯在两名魂王的脸上:“不好意思,我若求生还没人能挡的住!魂皇么?让他尽管来找我便是!”

    “你、你什么意思?”

    光明属性魂王心头一阵发毛,十分不安的说道。

    刷!

    快到极致的剑芒d穿而过,一抹血花飞起!

    “啊……你……”

    光明属性魂王捂着喷血的喉咙从天空中坠下,眼中满是不信。

    他至死也不明白,苏凡在知道了他的主人是魂皇后为什么还会动手!

    另一名金属性魂王见苏凡突然出手杀死了自己的同伴,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跑!

    可是,苏凡又怎么会让他逃呢。

    噗!

    又是一把单刃剑急刺而来,从金属性魂王的后心转入,直接把他刺了个透心凉。

    苏凡手腕轻轻一抖,又是一具魂王尸体从天而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苏凡大人把那两个魂王杀拉!”

    “太厉害拉,苏凡大人这简直是有如神灵转世啊!”

    “苏凡大人威武!”

    ……

    君极城的民众们见到苏凡两剑就击杀了两位魂王都激动的不行。

    而包围胡家古宅数千名兵士全都看傻了眼,他们可都是见过这两位魂王的身手的,只能有神乎其技来形容。

    可就是这么强大的魂王,竟然敌不过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死……死了,都……都死了!”

    目睹了两位高级魂王的身亡,地上的戴宗保双脚一软,一p股坐在了地上,苏凡的强大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古怪的武魂,精湛的武艺,妖孽一般的战力,这真的是人类吗?

    就在这时,一股寒风吹到了戴宗保的脑门上,他下意识的望了过去,顿时“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一把滴血的单刃剑正指着戴宗保的额头,苏凡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正冷冷的看着他。

    “苏……苏凡,你……你……想干什么,我……我警告你,我可……可是这……这里的新……新城主!”

    戴宗保吓的魂都丢了,说话都不利索了。

    “新城主?就你?”苏凡的表情一片冷酷:“你做城主我不乐意,所以……你得死!”

    砰!

    最后一个死字落下,一道锋利的剑气从剑尖喷出,顿时把戴宗保的额头钻出了个大d,脑浆混着血y从后脑勺流了出来。

    戴宗保,死!

    苏凡的出手十分果断,在场的一众兵士皆是没有想到,而等他们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戴宗保尸体都快变僵了。

    所有士兵都懵比了,他们知道事情大条了!

    戴宗保可是国王陛下新任命的城主啊,这才刚上任一天就被人宰了,这可怎么得了?

    若是国王怪罪下来,他们这些人说不定都要给戴宗保陪葬!

    一些士兵纷纷看向了苏凡。他们知道,只有拿下了苏凡才有可能不为戴宗保陪葬!

    可是,捉拿苏凡和送死无异,别说他们这区区几千人,就是再来一倍的人也不可能拿下苏凡。

    同时,士兵们也有点怕苏凡突然向他们出手,毕竟他们这些人的修为都普遍偏低。

    场中一片寂静,所有士兵都摈住了呼吸。神情十分紧张,都不敢大声喘气。

    就在这时,苏凡开口说话了:“你们都走吧,天晚了,我就不送了!”

    言毕,他便收起了自己的双剑,向胡家后院漫步而去。

    苏凡离去了许久之后,士兵们才纷纷松了口气,几个队长站在一起商量了一会,最后他们决定带着所有士兵先撤离胡家。

    当然了,他们离开的时候也没忘记带走戴宗保和两位魂王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