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没有仇怨就制造仇怨
    ??  “周家杀进来了?你在开什么玩笑,他周家有这个实力吗?”

    唐秋实被几个唐家族人扶了起来,他看着进来报信的护卫,一脸不信的说道。

    “家、家主,这是真的,是周益明亲自带队的,外面的兄弟们快顶不住了!”那护卫神色慌张的说道。

    “什么?周家真的杀进来了?谁给他们的狗胆!”

    “家主,周家那老东西这是在向我们示威啊,您带我们杀出去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吧!“

    “对!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我们唐家可不是好惹的!”

    ……

    见这名护卫表现出的样子不像是说谎,正堂之外的众多唐家族人闻言全部愤怒了,纷纷叫嚣着要给周家好看。

    今天,原本是他们唐家大喜的日子,却不想好好的一场喜宴被苏凡搅黄了不说,现在周家又打上了门来,这叫唐家族人们怎能不愤怒?

    “城主大人,你也看到了,今天是周家主动杀上门来欺辱我唐家,我唐家现在就要反攻回去,你怎么说?”

    唐秋实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并没有第一时间下达反攻的命令,而是先向赵雨泽打了声招呼。

    “这是你们唐家与周家的事情,本城主管不着!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赵雨泽打了一手太极,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想办法制衡两大家族。

    唐秋实听到赵雨泽的回答胸中顿生一口闷气,赵雨泽这般不做为的态度,让他有一种被人敲了闷棍的感觉。

    只是,现在形势已经容不得他在考虑许多,外面的喊杀声已经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所有唐家族人听令,随本家主前去迎敌!”

    一招手,唐秋实率先向外面冲出去。

    “谨遵家主之令!”

    一众唐家族人们也纷纷跟了上去。

    然而,还没等唐秋实带着唐家众人离开正堂广场时,一道人影突闪而至,拦在了他们的前方。

    “给我闪……怎么是你!”

    唐秋实此时心情十分烦躁,看到有人竟然敢拦住自己的去路,立马张口就吼,可待他看清楚拦路之人的相貌时,瞬间就把后面的话吞到了肚子里。

    很简单,因为这拦路之人便是苏凡。

    “苏……苏凡先生,不……不知有何指教!”

    见到苏凡直直的盯着自己,唐秋实心中十分惶恐,如果说之前他对苏凡很忌惮,那么现在除了忌惮以外更多的还有害怕。

    像徐老祖和血十九这样的高手苏凡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击杀,那他唐秋实在对方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

    “呵呵,唐家主,我们俩的事情还没解决呢,你现在就这么走了恐怕不合适吧!”苏凡冷冷一笑。

    他之前一直没动,除了观看自己的系统地图外,还有一个就是在消化武魂反补过来的武道领悟。

    也正是在这时,他见到了唐秋实带领唐家众人要去迎战周家。

    做为这一系列事件幕后主使者的苏凡,怎么会轻易放唐家众人过去呢,于是他迅速将唐秋实等人阻拦住了。

    唐秋实心中一跳,十分不安的说道:“苏……先生这是何意,怎么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苏凡冷声道:“唐家主,明人之间不说暗话,那徐老祖是你请来对付我的吧?”

    “不!绝无此事!”唐秋实马上信誓旦旦的摇头说道:“徐老祖会对付先生你,完全是因为先生把他的弟子刘波打伤了的缘故!”

    “刘波?”苏凡想了一下,似乎确实有这么个人:“那个被沈小红称作‘波哥’的云海剑宗弟子?”

    “对对对,就是他!”

    苏凡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玩味之色:“可是我不相信怎么办呢?”

    “苏、苏先生,我们唐家和你并没有直接的仇怨,怎么会想着暗害你呢,这一切都是徐老祖他自己想要对付你的!”

    唐秋实果然不愧是一家之主,在应答方面做的滴水不露,甩锅也甩的很有水平,直接把这个锅扣在了徐老祖这个死人的身上。

    唐秋实身后的唐家众人也都十分配合的点点头,使得唐秋实的说辞更有说服力。

    只可惜,唐秋实虽然想的十分周到,可他还是低估了苏凡的挑事能力。

    很快,他就知道了什么叫不按套路出牌。

    “没有直接的仇怨?”苏凡脸上玩味的笑容越来越盛:“你确定吗?”

    唐秋实见状心中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安,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一丝不安抑制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我确定,我们唐家和苏先生你并没有……”

    然而还未等唐秋实将这句话说完,在场的所有人就看到苏凡突然朝一个方向点了一指过去。

    唰!

    指尖喷出一道闪烁着金属光芒的剑罡,直直的飞射了出去。

    “啊!”

    紧接着众人就听到嗤的一声轻响,一个让众多唐家人属性的惨叫声骤然响起。

    唐秋实脸色大变,这叫声他太熟悉不过了,正是自己的儿子——唐挽风。

    “风儿!”

    唐秋实扭头看去,一个令他难以忘怀的场景出现在眼前。

    只见唐挽风平躺在地上,一道切痕从胯下一直延伸到头顶,将这个英俊潇洒的帅气男子活生生切成了两半,血液如小溪一般汩汩流出。

    “风儿啊!是为父对不起你啊!”

    唐秋实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只这么一会便哭成了个泪人。

    “五少爷!”

    “五少爷你死的好惨啊!”

    ”五弟啊,你怎么就这样离去了啊!“

    ……

    一众唐家族人们也纷纷哭喊了起来。

    “呵呵!”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笑声传来,痛哭中的唐家众人全都怒目望去,看见发笑之人正是苏凡。

    “苏凡,你的心也太狠毒了,风儿已经失去了一条腿,你为何还要杀了他!”

    唐秋实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般吼叫着,丧子之痛让他暂时失去了理智。

    “是你自己说和我没有仇怨的,既然没有仇怨我就帮你制造仇怨好了!”

    苏凡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而且,反正你儿子那么多,死一个也没关系吧,再说了,他都断了条腿,跟废人也没什么两样了吧,活着还浪费钱财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