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说瞎话的城主
    年纪越大的人,做事便会越小心,在修士的世界里同样也是如此。

    徐老祖是个寿命无多的老人,同时他还很怕死,这一点从他四处搜寻延寿宝物的行为上便能看的出来。

    因此当他听到唐秋实承认没有亲眼见到苏凡深受重伤时,胆怯的心理便开始发挥作用,之前满口答应唐秋实对付苏凡的他,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了。

    其实关于苏凡是否曾经受伤的这件事,赵雨泽是最清楚不过了。

    因为苏凡七天前正是从城门外回的城,而赵雨泽也是最快得知苏凡回城的人之一。

    那个时候,他留了个心眼,顺便问了一下苏凡回城时的情况,给他传信的守门卫兵回禀的是“看上去很正常”。

    所以,赵雨泽知道,苏凡非但没有受伤,而且是在没有尽力的情况下击杀了剑惊鸿。

    也就是说,苏凡的战力很有可能和徐老祖半斤八两。

    赵雨泽在得知了苏凡的情况后就立刻下了封口令,命令那些守门卫兵千万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此时,他在心中暗想:看来本城主翻盘的机会来了。

    赵雨泽目光微微一闪,对着尚在犹豫之中的徐老祖说道:“老祖,关于苏凡受伤的这件事,本城主倒是亲眼见过!”

    赵雨泽直接歪曲了事实,本是守门卫兵见的苏凡,到了他嘴里变成了他亲眼见到的。

    不过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那几个守门卫兵本就是赵雨泽的亲信,他们见到苏凡和赵雨泽自己见到苏凡本就没什么差别。

    “哦?不知赵城主何时见的那苏凡?”徐老祖浊目一亮,全然忘记了之前对赵雨泽的不满,急切的问道。

    “七天前的凌晨,天还没亮,本城主那天喝了点酒,想清醒一下,就跑到城墙上吹风,刚好看到苏凡进了城门!”

    赵雨泽神情一片平静,语气缓慢的叙述着,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唐秋实都没发现他是在说假话。

    当然,唐秋实也不会怀疑赵雨泽说了假话,毕竟赵雨泽和苏凡是有仇的,这个时候帮助苏凡能有什么好处?

    徐老祖也是不疑有他,立刻询问道:“不知那苏凡当时是何等模样?”

    赵雨泽继续编造着自己的瞎话:“他是被一个叫剑宸的少年扶回来的,当时他全身大面积烧伤,伤势非常严重,基本上已是奄奄一息了!”

    “烧伤?那就错不了了,那剑惊鸿领悟的是火属性,学的也是火系剑术,那苏凡定然是被剑惊鸿重创了!好极!好极!赵城主啊,你这个情报很重要啊,老朽现在可以打十成的包票拿下那苏凡了!”

    徐老祖面带笑容的说道,神情中充满了自信,就仿佛之前那个犹豫不决的老者并不是他自己一般。

    赵雨泽心中冷笑:老不死的,去和苏凡打吧,最好打个两败俱伤,本城主顺便把你们都收拾了。

    原来,他是打的这个算盘!

    “家主大人,你在哪啊,不好了!出大事了!”

    ……

    就在这时,厅内的三人隐隐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叫着什么。

    “唐家主,好像有人在叫你,要不你出去看看?”徐老祖说道。

    “嗯,二位稍等,唐某去去就来!”

    唐秋实侧耳倾听了一会,向两人微微抱了一拳快步离开了偏厅。

    “赵城主啊,老朽观你气息十分紊乱,你这几日是不是刚刚突破失败了?”

    唐秋实走后,徐老祖沉默了一会,突然眯起双眼说了这么一句话。

    赵雨泽心中一惊,他自那日败于苏凡之手后,就起了突破魂王境的心思,可不想功亏一篑还是失败了。

    “呵呵,徐老祖慧眼如炬啊,我这两天确实是冲击半步魂王失败了!”赵雨泽干笑了一声,目光闪烁的说道。

    “半步魂王?”徐老祖颇有深意的笑道:“赵城主啊,老朽的修为可是比你高多了,你那不入流的敛息术在老朽面前就不要卖弄了吧。啧啧,老朽听闻赵城主还不到五十岁吧,如此年轻的半步魂王巅峰,在我们云海剑宗也是没有的,赵城主的这份修炼天资当真让老朽羡慕不已啊!”

    什么!?让这老东西发现了!

    赵雨泽心脏一跳,差点蹦到了嗓子眼,他立刻紧盯着徐老祖,面带戒备的说道:“老祖莫不是眼花了不成,本城主怎么可能有半步魂王巅峰的修为,这事本城主自己怎么不知道。”

    “呵呵!”

    徐老祖笑着摸了把胡须正要继续说着什么,可还没等他开口,就只见唐秋实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大喊道:“老祖!您的亲传弟子刘波让苏凡打残了!”

    “什么!”徐老祖笑容先是一滞,继而勃然色变:“唐家主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刘波让苏凡打残了!”

    唐秋实又重复了一遍。

    呼!

    徐老祖浑身气势一振,雪白的须发无风自动,他面目狰狞的咆哮道:“可恶的苏凡小儿,真是欺人太甚!唐家主!老朽等不急了,现在就去拿下那苏凡吧!”

    刘波在徐老祖的几位弟子中天赋虽然算不上最好的,可再怎么说也是徐老祖的徒弟,苏凡将刘波打残,这不等于间接打徐老祖的脸么。

    “老祖!今天是我儿唐挽风大喜的日子,能不能不要动刀兵!算小人求你了!”唐秋实苦着脸哀求道。

    听到唐秋实的话,徐老祖神色一震,慢慢的清醒了过来,虽然在他的眼里唐家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唐挽风却是他云海剑宗的弟子,再加上唐挽风和刘波的关系也一向不错。

    况且,此时整个唐家还汇聚了很多天霖国的世家权贵们,他若突然与苏凡开战,很有可能给自己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那你说老朽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放过那苏凡一马吗?”徐老祖满脸不甘的说道。

    “谁说要放他一马了!”唐秋实见徐老祖气消了一些,弯下腰凑到对方面前谄笑道:“只是今天不动手,明天后天大后天,哪一天都可以动手啊,老祖您说呢?”

    “嗯,这还差不多,那就明天动手!”徐老祖虎着脸说道。

    “是是是,老祖啊,要不我们先去看看您徒弟的伤势吧,小人已经吩咐家仆把他安排到一个客房里休息去了!”

    “那还在这里磨蹭什么,还不快走,去晚了刘波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这个唐家家主就别当了,跟老朽回宗门请罪吧!”

    言罢,徐老祖便急冲冲的走了出去。

    “老祖啊,您不认识路,小人给你带路啊!”

    唐秋实颠颠的跑出去,活像个伺候人的奴才。

    赵雨泽却没跟出去,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美美的抿上一口。

    “哼哼,跟本城主做对,你们全都要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