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秦赢做护卫
    ???苏凡心中冷笑,修炼念力的占卜师,精神何等强大,居然会说出记不住东西这样的可笑理由,简直假的不能再假了。

    这胡铁口,定然对他有所图谋。

    “胡大师,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您年纪大了,可不要勉强自己!”

    苏凡眼中平静如水,说话语气轻缓。

    “哦!老夫记起来了!”胡铁口急中生智,装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若是活到现在,我孙儿应该十**岁了吧!”

    他是照着苏凡的样子说的,因为苏凡晋升到魂君境后体格拔高了不少,看上去似是也成熟了许多,从外表上看确实如同十**岁的少年一般。

    “是吗?”苏凡疑问道:“您确定?”

    “是的是的!老夫确定!”胡铁口忙不迭的说道:“哎呀,看到小友你,老夫就像看到了自己的亲孙儿一样!”

    擦!

    纵是苏凡再有耐心,也忍不住轻微咬了咬牙齿!

    这个老东西脸皮还真厚,瞎话编起来都不眨眼的。

    对方若不是秦赢的师父,苏凡可能这一刻就要暴起杀人了!

    苏凡这辈子连爹都没有。想当他爷爷?做梦!

    “胡大师!”苏凡郑重其事的说道:“其实……我今年还未满十六岁!”

    一旁的胡铁口正笑眯眯的望着苏凡,似是等着苏凡满怀同情的来安慰他,却没想到苏凡竟是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额……”

    胡铁口面容一僵,嘴角忍不住抽动几下,脸上充满了尴尬。

    老东西,坑不死你!苏凡心中暗爽。

    胡铁口那边也是在心底暗骂苏凡的不识趣。

    他也不是傻子,苏凡的回应其实变相等于在拒绝自己,以胡铁口在尘世里行走的多年经验又怎会看不出来呢?

    不过,胡铁口却依然没有放弃,毕竟,这气运之子千载难逢,若这么轻易放弃了,实在太不值得。

    “小友,老夫唐突了,还望莫怪!”胡铁口微弓着腰道歉道。

    胡铁口这一道歉,倒是把苏凡搞了个绰手不及,于是苏凡只得说道:“没关系,胡大师可是秦赢的恩师,我又怎么能够怪您呢?”

    苏凡的言下之意就是,我是看在秦赢面子上,才不怪你的。

    这句话反过来说,则是胡铁口如果不是秦赢的师父,苏凡就要动手了!

    胡铁口目光一凝,暗道了一声厉害,这少年果然不可小觑,因此他的神情瞬间缓和了许多,既然打感情牌行不通,还不如耐心等待,等时机一到顺势而为。

    “胡大师,不知秦赢可在家?我很久没和他见面,想和他聊聊!”

    和胡铁口一番交流下来,苏凡觉得这个老者有些无趣,说话虚假的要命,因此他便直接奔入了主题。

    胡铁口似是也知道苏凡不想再和他闲聊,只得回应道:“赢儿这段时日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他为了回报城主的救命之恩,自荐去城主府当了一名护卫!”

    “什么?”苏凡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大师,您确定?”

    秦赢,一名空盗团长,主动跑去当一名普通的护卫?

    苏凡若是没记错的话,护卫可拿的都是月酬,那点钱对于一名空盗来说,恐怕连塞牙缝都不够吧!

    只为了报救命之恩,跑去当一名护卫,这事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怪异。

    “老夫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起初老夫也觉得这事很奇怪,后来有一天阿力告知老夫,赢儿好像是看上了那城主的女儿,所以才自告奋勇去当一名护卫的!”胡铁口解释道。

    “哦?这倒是一桩好事啊!”苏凡眼睛微亮,不由的轻笑道:“不知那城主的女儿对于此事可曾知晓!”

    “那城主之女似是对赢儿有些感情,前些时日还把赢儿调为了自己的贴身护卫!只是……”

    胡铁口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只是什么?”

    苏凡急忙问道,胡铁口此时的样子倒不像是装出来的,这说明对方确实很关心秦赢。

    “唉……”胡铁口叹了口气:“小友,你有所不知啊,那城主之女是有婚约在身的。这君极城中,有着两大家族,唐家和周家,那城主之女早在两年前就许给了唐家这一任家主之子了!”

    “我还当什么大事呢!”苏凡闻言一乐,满不在乎的说道:“什么狗屁唐家周家,大师您就跟秦赢说,只管把那城主之女抢回来当媳妇!

    “那些什么唐家周家的人,他们若是不服,叫他们尽管来找我便是!”

    自从实力提升后,苏凡的狂傲之心也越不可收拾,

    “这……恐怖不妥吧?”胡铁口迟疑的说道:“老夫知道小友你实力很强,可能连城主都不是你的对手,只是你又不可能一直待在君极城,这一次你帮赢儿教训了他们,万一以后他们再找来怎么办?”

    “以后?”苏凡表情古怪的反问道:“胡大师您以为那些人还有以后吗?”

    “那小友的意思是?”

    “胡大师您不了解我!”苏凡微笑着晃动了下自己的胳膊:“看来是秦赢没跟你详细说清楚我的作风!”

    “我这个人出手极重!”苏凡语气转冷:“出剑必要饮血,我的剑下基本不留活口!”

    说到此处,苏凡的身上隐隐流露出一丝丝血腥之气,随着他的杀气四处飘散,空气中仿佛能听到怨灵在不停的哀嚎。

    胡铁口见状色变,血气附体而不消,此子到底是杀了多少人才聚集了如此浓厚的血气。

    他暗自苦笑,此时他才现自己错的离谱,这哪里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明明是一尊收割人命的凶神,可笑他还妄图和这样的人打感情牌。

    想及此处,胡铁口不由觉得背心一阵凉,突然他想到刚才苏凡说过的话,心里不禁暗自庆幸起来。

    还好老夫是秦赢的师父,否则此子刚才定会杀了老夫!胡铁口心道。

    随后,两人就着秦赢和那城主之女之间的事情又讨论了一番,胡铁口的态度十分端正,和苏凡对话之间的神态也自然了许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