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人老成精
    ???“胡大师您这是怎么了?”

    见胡铁口表情激动异常,苏凡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哦,小友对不起,老夫过分了!”

    胡铁口也意识到自己有点情绪失常,尽量平静的说道,只是语气中还是有些颤抖。

    “没关系大师,我此行只是来向你打听秦赢的消息,不知你最近可曾见过他?”苏凡问道。

    “小友实不相瞒……”胡铁口定了定神说道:“赢儿这段时间一直在老夫家养伤!”

    “是吗?”

    苏凡闻言大喜,他本以为寻找秦赢要费一番功夫,却没想到秦赢已经来到了这君极城,而且就在这胡家。

    只是转瞬间苏凡的眉头就轻皱起来:“等等,胡大师,您是说秦赢受伤了?”

    “是的!”胡铁口有些无奈的点点头:“赢儿自那日与小友你分别后就碰见了血饮刺客,那些刺客一路追杀他来到君极城,当时赢儿身受重伤几乎奄奄一息,不过所幸的是在危机时刻刚好碰见城主大人出城狩猎,如果不是城主大人救了赢儿一命,赢儿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竟有这等事?”苏凡平静的脸庞顿时一片动容,眼中泛动着缕缕寒光:“这血饮刺客真是可恶,等以后有机会我定会将他们全部铲除!”

    秦赢和苏凡之间的关系,虽一开始是互相利用,但最后由于秦赢对苏凡付出了绝对的忠诚,并且为了苏凡牺牲了自己众多的兄弟,再加上秦赢曾向他普及过许多的修炼经验,所以此刻秦赢在苏凡的心中,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分量。

    苏凡以前为人冷漠,是因为他初到这片世界时,没有太多在乎的人,在情感方面更是有太多的空白,所以那个时候为人处事显得极端一些。

    只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经历了许多风浪,他开始慢慢学会宽容、忍耐、明辨是非,纵然依旧喜欢我行我素,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也在一点点的改变着。

    “想要铲除血饮组织谈何容易啊!”胡铁口摇头叹息道:“血饮组织结构庞大,其下各个分部更是遍布了整个南域!”

    “传闻中,血饮组织总部内高级刺客杀手无数,其中更是有几尊大帝存在,小友啊,不是老夫故意泼你凉水,以你的实力想要去铲除那血饮组织,还远远不够啊!”

    “几尊大帝?”苏凡眼角闪过一抹不屑,口气稍冷道:“我还以为这血饮组织里的最强是魂圣呢,原来只有几尊大帝!”

    苏凡的样子把胡铁口吓了一跳,他万分吃惊的说道:“难道小友认识许多大帝级或者比大帝级还要强的高手吗?”

    胡铁口虽然看不出苏凡的实力,但是他曾经听秦赢说过,苏凡与秦赢见面时只有魂者九级的修为。

    他身为占卜师,专修念力,所以意识感知比许多人都要敏锐一些。

    苏凡击杀剑伟虽然没有暴露出修为,可是根据苏凡身上隐晦的能量波动,胡铁口还是分辨出了苏凡大概的实力等级。

    即便不是魂王,战力也不输于魂王!

    所以,即便胡铁口表现的十分平静,但是其内心中却是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仅仅数月间,从一名小小的魂者变成一名堪比魂王级别的高手,胡铁口在惊叹于苏凡天资的同时,心中却也不由多了一个疑问。

    苏凡究竟是靠什么方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实力提升到这种程度的呢?

    也正因如此,当现在胡铁口看到苏凡对于血饮刺客那不屑一顾的表情时,他心里突然就产生了一个想法。

    苏凡的背后,很有可能站着数位大帝甚至更高级别的强者。

    不然,如何解释苏凡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崛起了呢?

    对!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胡铁口望向苏凡的眼神中隐隐多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他只是一名伪五品占卜师,若是能得到苏凡背后某位大人的照拂,他说不定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五品占卜师。

    占卜师的品级,分为一到九品,分别对应着魂修的九大境界,伪四品占卜师相当于半步魂王。

    “胡大师请放心,只是几尊大帝,虽然我现在不具备铲除他们的实力,但是要不了多久就可以了!”

    苏凡自然不知道胡铁口的心思,只是自信一笑,打着包票说道。

    看着苏凡自信的微笑,胡铁口的呼吸忍不住略微有些急促起来,他现在十分肯定,苏凡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位级大能。

    而且听苏凡的意思,其身后那位大能,还可以将其在短时间内培养到可与大帝一战的水平。

    胡铁口眼中精光渐盛,对于苏凡是越看越欢喜。

    不愧是气运之子,果然是福星啊。

    胡铁口现自己只是和苏凡呆了一会的时间,自己身上的气运竟是有稍微提升的趋势。

    一定要尽量将此子留在身边!胡铁口做出了一个决定!

    “胡大师,您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身上可有什么不对么?”

    苏凡不明所以的说道,胡铁口的目光突然让他觉得毛骨悚然,似是想把他吃掉一般。

    “咳咳,没事!只是老夫看到你,不禁想起了老夫那早夭的孙儿,老夫那孙儿若是还没死,恐怕现在已经与小友你差不多大了吧!”

    胡铁口似是恍惚道,神情间流露出几丝伤感。

    嗯!?

    苏凡眉头一皱,与寻常少年不同,他一向心思缜密,旁人说话时的一点情绪以及心理波动,苏凡都能轻易的捕捉到。

    这老头!此时脸上的神态,是假的!

    也就在这一刻,苏凡对于秦赢的这个师父,心中产生了一丝淡淡的戒备。

    “哦?是吗?”苏凡眉头一挑,淡声问道:“不知胡大师的孙儿,如果活到今日,有多大岁数了?”

    “厄……”

    胡铁口额上渗出一层细细的冷汗。

    他显然没想到苏凡会这么问,他原本以为苏凡至少会安慰他一番。

    可是,苏凡却没按套路出牌,问了胡铁口一个他一时也想不到答案的问题。

    因为,胡铁口根本没有孙子,别说孙子了,他连儿子都没有,一辈子是个老光棍。

    “让老夫仔细想想,年纪大太了,经常记不住东西!”

    胡铁口真是人老成精,他灵机一动,临时想了一句托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