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与巫启的交谈
    当看完信中所有的内容后,苏凡的脸上阴云密布。

    苏凡深吸了一口气,神情中唯有一片愤怒凝而不散。

    一腔怒火从心头涌出,身上的杀气不自觉喷发出来!

    “贱妇!竟敢利用我!我必杀之!”

    “还有太凌宗,你们所有人,今日欺我负我,我苏凡百倍不忘,接下来,就是我向你们复仇的时候了!”

    良久后,苏凡紧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恨声道,星眸中隐隐泛出丝丝红色凶芒。

    心气十分高傲的他,今日却遭受到这等奇耻大辱,被人当作傻子来哄骗,简直不能容忍。

    常年视他人为猎物,如今却被别人当成了猎物。

    这叫苏凡如何不恨,如何不恼!

    穆紫鸢!太凌宗!

    你们的死期到了!

    这里面真正让苏凡愤怒的很大原因,却是来自于他对苏由的亏欠!

    苏由,苏凡本体的生父,穆紫鸢的丈夫。

    那个忠厚老实却其貌不扬的男人,那位带给苏凡心中一丝温暖的人,虽然懦弱了一些,可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好人。

    苏凡心想,自己的便宜父亲苏由,肯定很爱穆紫鸢吧,如若不然为什么临死前还想着她呢。

    “父亲,如果你知道,你所爱的人一直在利用你,不知你会做何感想!”

    苏凡只是被人当成傻子耍,可是他自己却不是一个真正的傻子,一个优秀的猎手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到精明。

    经过一番推敲,他很容易就明白,穆紫鸢过去十几年一直委身于苏由,并非是因为深爱着苏由,而是想要夺得苏由身上关于折花魔君宝藏的那四片玉简。

    但可笑的是,苏由却一直痴爱着穆紫鸢。

    “我一直以为只有女子才会那么痴情!”

    苏凡因为愤恨而变的有些低哑的嗓音中传出一道幽幽的叹息声。

    不知怎的,苏凡脑海中闪过一道玉颜,可是这玉颜却不再是音儿,而是……

    “哎,想这些做什么!”

    苏凡将脑海中的杂念全部忘却,一双眸子望向一个遥远的方向,那里……是太凌宗!

    “父亲,你放心吧,我很快就会让那个贱妇来陪你,以此成全你毕生的夙愿!”

    砰!

    苏凡掌心劲道一吐,将那信纸震成缕缕细尘。

    而于此同时,他脸上的表情却慢慢变的平静下来,只是一双眸子却越来越冰冷。

    杀气内敛,苏凡又变回了那冷血的魔鬼。

    “小子,你还好吧!”

    此时,巫启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苏凡转身,看见那巫启正盘坐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

    此时对方面色红润,眼中精光暗蕴,呼吸悠长,一看就知道伤势基本已经痊愈。

    “小子,老朽刚才看你突然生怒,是碰见了什么烦心之事吗?”巫启开口问道。

    “多谢前辈关心,晚辈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不顺心的往事罢了!”苏凡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道。

    “小子,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情十有**,你也不必太过介怀!”巫启不知道该怎么劝导苏凡,只好说了句安慰话。

    “多谢前辈!这些晚辈都知道,只是一时想不通而已,应该很快就能忘却掉。”苏凡静声说道,接着他话音一转又道:“晚辈观前辈气色以稍显好转,伤势都恢复了吧,真是恭喜前辈了!”

    “客气了!”巫启颔首说道:“此番若不是有你相救,恐怕还未等老朽恢复完伤势,就要命丧在那血海魔帝手中了。”

    “前辈,晚辈与那血海魔帝在宝藏之内产生了仇恨,杀死他只是为了报私仇!”苏凡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巫启点点头,接着他语气含有深意的问道:“小子,不知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有师门?”

    苏凡心中暗道,来了。

    他等的就是这一时刻!

    “前辈,晚辈名叫苏凡!”苏凡轻声说道:“乃是天霖国人士,至于家,以前有,现在没了!师门是太凌宗!”

    “哦?”巫启闻言微微吃了一惊:“你就是我师弟给出一等贵宾名额的那个天霖国小子吗?”

    “前辈说的可是尤联长老?”苏凡扫了眼地上尤联的尸体,接着点点头:“是的,尤联长老曾经许给晚辈一个贵宾名额,不过后来他又自己收了回去!”

    “原来是你啊!”巫启感慨的说道:“之前师弟说许给你一个贵宾名额我还不太同意,如今你既救了我的性命,这贵宾名额我便还给你吧!”

    “前辈!”苏凡摇摇头,说道:“其实晚辈根本不需要这贵宾名额,只是希望您能将晚辈的通缉令撤去就好!”

    他终于把自己打算好的想法说了出来。

    “就这么简单的要求!”

    巫启大感意外,其实撤除苏凡的神宝阁通缉令,对于他这个风云皇朝副阁主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

    而他之前见苏凡之前搜刮尸体视财如命的样子,以为对方会多提很多要求。

    却不想,苏凡所图的竟是这么一点简单的要求,

    “对,就是这么简单的要求!”苏凡肯定的说道。

    “你?不仔细再想点加些别的要求?”巫启不可置信的说道:“你要知道,光凭你杀死血海魔帝这一条,你就可以得到不少的好处!”

    “那又如何!”苏凡冷然一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晚辈虽不怕任何麻烦,但也不想麻烦缠身啊!

    接着,苏凡又颇有深意的说道:“杀死血海魔帝,纵然会使得我苏凡名震天下,但是这一战于晚辈来说,却是极不光彩的。晚辈……可是想要堂堂正正的击败一方大帝啊!”

    “因此,这样的名不出也罢!”苏凡说道。

    嘶!

    巫启听到苏凡的话,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脸色也变的有些古怪起来。

    这小子,真是有骨气有傲气,不得了!

    先不说他正面击败大帝的愿望能不能实现,光凭着这身胆气和他那杀伐果断的处事风格,这小子以后也绝非池中之物啊!

    巫启暗自点点头,目光中闪过一抹赞赏。

    像这样有胆气的小子已经不多见了。

    “那依你的意思,这血海魔帝该怎么办呢?”巫启问道。

    “这有何难?”苏凡平静的说道:“这血海魔帝自然是前辈你杀的了,跟晚辈一点关系都没有,毕竟晚辈来的时候,血海魔帝已无招架之力了,前辈你说呢?”

    “这……倒也是个办法!”

    巫启貌似想了片刻,但是很快就点了点头。

    哼,老狐狸!

    苏凡心中冷哼,他就知道这什么副阁主也不是省油的灯,还好他自己所说的话也是半真半假,不然还真不好跟这老东西周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