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骂血海魔帝
    砰!

    苏凡一拳狠捣,丧失战意的桑灿直接被打飞了出去,身体摔在地上砸出个深坑,滑行出四五十米远的距离。

    “呕!”

    桑灿喷出一滩血液,用丹药刚刚恢复的**内再添新伤,眼眶中漆黑一片,两个眼珠子已经被焚烧成了粉末。

    “我的眼睛,我看不见了,啊!!!!”

    桑灿状若疯魔的在地上哀嚎着,两双手在脸上胡乱摸索的,披头散发的样子好不凄惨。

    失去眼瞳,瞳术也不能施展了,他现在几乎和废人无异。

    “啧!”苏凡嫌弃的撇撇嘴:“叫的真难听,吵死了!”

    一挥手,天罚大剑离手飞出,剑光一闪即逝,在旋转中返回苏凡掌心。

    一同回来的,还有落于剑身上的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那颗头颅仿佛还未察觉自己已经被割离出身体,依旧在那里自顾自的嚎叫着。

    苏凡瞥了一眼那颗头颅,漠然道:“真丑!”

    手腕一震,头颅高高飞起,下一刻数十道剑光洒满天际,将之斩成一片血雾。

    同一时刻,地上那具无首尸身抽搐了几下,慢慢僵直。

    “真人不露相啊,这个苏凡也是挺有两把刷子啊!不过这样也好,桑灿被他除去,这次的传承必然落入我手!”

    段坤见苏凡反败为胜,他在吃惊之余,心里不禁有些窃喜,眼中钉桑灿没有了,以苏凡目前表现出的战力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苏凡下了擂台,径直走到一个空旷的角落,他要抓紧时间消化掉领悟到的绝望意境,以便能在短时间内运用到招式中。

    很块,第三轮第二场对决开始了,那名魂君七级的少年一上擂台就跑出了很远的距离,然后一通武技胡乱丢出去,妄图以远攻来消耗段坤的实力。

    然而,这种小把戏又怎么可能对付的了段坤呢?

    做为一名风属性刀客,速度本就是段坤的强项,两人在追追逃逃之间,距离越来越近,最后在相距百米的时候,段坤一招劈杀出去,数十道百米之长的刀罡准确砍中那名少年,将他切成了十几段烂肉。

    第三轮结束,前来寻宝的十六名修士,最终只余下苏凡与段坤,其余人等皆亡。

    在最后一轮开始前,又有一波魂气灌体,可惜两人均无法吸收这些能量。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魂气灌体结束后,擂台却在阵阵轰鸣声中徐徐下降重新没入地底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情况?”段坤神色不解的说道。

    难道最后一轮不用比了吗?

    两人就可以通关了吗?

    轰!轰!轰!

    血色天空中红云翻滚,空间阵阵扭曲,一个伟岸的红色虚影从其中缓缓走出。

    苏凡与段坤抬目望去,发现这虚影竟是一名身材精瘦,须发通红的老者。

    “你是谁?”

    苏凡看到这老者的虚影,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安之感,立即大声喝问道。

    “吾乃刘若海,风云皇朝刘家大长老,生于风云历9207年,卒于风云历10124年,七百年成就大帝,世人称吾为血海魔帝!”那老者站在天空俯视着二人,语气淡淡的说道。

    一语激起千层浪,苏凡和段坤闻言心中纷纷大惊。

    这老者,竟然就是血海魔帝!

    段坤在震惊之后,脸上旋即露出浓浓的喜色,因为他在这一刻已经明白,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折花魔君的藏宝之地,而是血海魔帝的藏宝之地。

    折花魔君的宝藏根本不存在,只是一种伪装,真正藏在这里的是血海魔帝的宝藏!

    “刘前辈!”段坤语气激动的说道:“这么说,此处乃是您的传承之地?”

    “不错!此处正是本帝的传承之所!”刘若海点点头:“而你们,正是符合继承本帝传承的人选!”

    “真的!?”段坤脸上喜笑颜开,立刻跪伏在地,恭声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苏凡在一旁微微皱眉,心道:这段坤脸皮可真够厚的。

    “嗯,孺子可教也!”刘若害对着段坤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又把视线转到苏凡身上:“你为何不拜我为师?”

    苏凡眼眸微抬,调起一丝系统之力扫描了一下。

    “叮!”

    名称:帝级残魂

    效果:没有**杀伤力,具备夺舍能力

    擦,苏凡暗自咒骂了一声,难怪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感情这血海魔帝是为了夺舍而来。

    这么说来的话,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所谓的宝藏只不过是个空壳子。

    亏,太亏了。

    他千辛万苦来到这破地方是为了寻找宝藏的,却不想一切都只是谎言。

    “小辈,你为何还不拜本帝为师?”天空中的血海魔帝十分不悦的朝苏凡大叫道。

    “苏凡!”段坤也在催促道:“刘前辈有意收你我二人为徒,这是多么大的机缘啊,你怎的如此不识抬举呢!还不赶紧跪下来拜师!”

    “要拜你拜,我是来这里寻宝的,又不是来拜师的!”苏凡得知了血海魔帝的信息后,自然没什么好脸色:“而且,你瞧瞧他长的那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要让我拜这种人为师,想都别想!”

    区区残魂,没有什么杀伤力,苏凡当然不怕。

    “大胆小辈,你竟敢辱骂本帝!”刘若海气的红眉竖起。

    “我说你不是好东西,就算骂你了?”苏凡嘿嘿一笑:“那我这还有比这更毒的你要不要听听?”

    说完也不等段坤和刘若海有什么回应,立刻就骂了起来。

    “你个老不死的红毛乌龟,死就死了还挣扎什么,是不是嫌自己死不够?”

    “瞧你长的那孙样,站那么高不怕摔断脖子啊!”

    “还收徒?少给你脸上贴金了好吗,你那什么**白送我都不要,拿去当柴火烧还差不多!”

    ……

    苏凡叉着腰骂的那叫一个爽啊。

    他甚至把刘若海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好几遍,气的刘若海浑身发抖,就想下来跟他拼命。

    有几次刘若海都忍不住要出手,但是想到自己残魂的特殊性,他又不得不忍耐下来。

    而苏凡呢,他一边骂一边悄悄观察着刘若海,当他发现刘若海的身上确实没什么力量波动的痕迹,立刻骂的更欢了,各种污言烂语层出不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