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排名第一
    巫灵儿听完后沉思片刻,最后终于开口道:“苏凡,我觉得你应该向音儿大胆说出你的爱!”

    “这……可是,她肯定会把我误解成之前的那人的……”苏凡脸上满是纠结的说道。

    巫灵儿摇摇头,说道:“苏凡,我发现你一点都不了解女孩,音儿和那个人从来就没有过开始,她就算把你当成那人又如何,你只需要在后面的日子里慢慢让她了解到真实的你就可以了啊!”

    “而且,一个人如果真正喜欢上另一个人,那么就算为他赴汤蹈火也会在所不辞,不论遇见任何阻碍,他们也会共同面对,天大的苦难也不会让两人轻易的分开!”

    巫灵儿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异常的动情,就像是自己在向苏凡表白一样。

    “可是,我……”

    苏凡对于男女感情之事总是有点胆怯,一时之间竟是下不了决心。

    巫灵儿见状,知道不下猛药是不行了,于是她往前走了几步,扶住苏凡的双手,美目凝视着他的星眸说道:“苏凡,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的迟疑和犹豫很有可能永远失去她呢,如果有一天你和她重新相逢,她却成了别人的女人,那她……”

    然而还不等巫灵儿说完,她就感到手腕一紧,一股巨痛从上面传来……

    “你别说了!”苏凡全身发抖的怒吼道。

    他让巫灵儿的话语刺激的情绪瞬间失控,他的脑海里仿佛浮现出一个让他内心几乎痛不欲生的画面:音儿躺在一个男人怀里幸福的笑着,但是那个男人却不是他……

    “苏凡……你松手……”

    巫灵儿给苏凡捏的手腕发疼,修为被封印的她哪里承受的住苏凡惊人的力量!

    苏凡蓦然一惊,望着巫灵儿因为疼痛不断抽搐的小脸,连忙松开手,低声说道:“对不起……抓疼你了!”

    巫灵儿眼眶一红,摸着发红的玉腕,心里浮现出无限的委屈。

    她好心好意的开导苏凡,结果他倒好,恩将仇报,把自己抓的那么疼……

    “苏凡大坏蛋,不理你了!”

    巫灵儿撅着小嘴气呼呼的喊道,然后一转身嗖的化成黑色光芒钻回了苏凡的眉心之中。

    “灵儿!”苏凡大声喊道。

    见到巫灵儿被自己气走了,苏凡顿时苦笑起来,现在他已经清醒过来了,知道巫灵儿刚刚那么说完全是为了他好。

    “唉,可能我就是个不讨女孩欢心的坏人吧!”苏凡满是自嘲的说道。

    虽然知道巫灵儿就在自己的系统空间里,但是他依然没有想去打扰对方的意思,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

    这个时候,他觉得让他们两个人都互相冷静一下,比较好。

    苏凡眼中闪过一抹歉疚,决定如果下次再和巫灵儿说话,自己一定要先道歉!

    收拾了一番糟糕的心情,苏凡打算找个地方打坐静修一段时间,不然就这么在森林里边瞎逛也不是个事情啊。

    现在考核者里强者就那么几个,他这如大海捞针一样四处找这么几个人明显不现实,晋升到魂士以后,他的眼界也开阔了许多,觉得这次考核或许也只有那些还未到来的杂役弟子能给自己一点惊喜了。

    苏凡提着剑,在这片连绵不断的林海里又疾行了一两个时辰,终于找到了个还算宽敞的树洞。

    他一猫身钻进了树洞里,把剑搁置在一旁,盘膝静坐,运转起内功,慢慢转化着经验值来。

    ……

    太凌城,中心广场。

    此时,广场上所有来围观的人们全部摒住了呼吸,神情僵硬的抬着头望向生死碑上排名第一的那个名字。

    第一名,苏凡,一万一千一百零三分!

    就在之前,人们关于苏凡的激烈讨论即将停止的时候,生死碑上再次闪现出了一个轮的排名变动。

    而这一轮变动,彻底把前来围观的所有人全部吓蒙圈了!

    一开始,排名第四位的刘磊突然从榜单上消失,然后苏凡的排名就一下子飙升到了张民的头顶上!

    就在人们以为苏凡的前进步伐要终止的时候,他名字旁边的积分猛然间迅速滚动起来,不断刷新出新的记录,直至最后完全冲破了万字大关!

    相比之下,排名在第二的张民就逊色了很多,原本四千二百三十三分的优秀成绩瞬间暗淡无光!

    在寂静了很久之后,一股热潮再一次席卷了所有来观看的人群!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被苏凡所击杀的那些考核者身后的家族前辈们。

    “啊!磊儿啊,你死的好惨啊,苏凡,你个小畜生啊,我刘家不会放过你的!我刘烈要和你不死不休啊!”一个长相和刘磊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跪在人群中大哭着!

    “不!奎儿我的乖孙孙啊!你怎么就轻易离开爷爷了啊!苏凡!老朽和你没完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也哭的很悲惨。

    “天啊,翠花拥有玄级武魂是我们司马家的希望啊,苏凡你这个贼子啊,我司马家要诛灭你九族,杀你全家啊!”一个老叟瘫倒在地,哭天呛地的嘶吼道。

    于此同时,同样类似的事情,在剩余的三个修者家族中也上演着。

    高台之上,血阳秘境入口旁,中年魂君注意到了人群中的这几幕悲剧,眉头微微一皱。其实,秘境之中几乎每个时辰都有人死在别人的刀下。

    可是苏凡的情况有些不同,也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苏凡所杀的这几个人,除了一人是平民以外,其它的基本都是贵族家庭的子弟。

    这些贵族子弟,在太凌宗内或多或少都有些长辈亲戚什么的关系,苏凡把他们全杀掉了,对他将来在太凌宗的生活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人都杀掉了,总不能叫他们自己活过来吧?

    中年魂君望着天上血红色的生死碑,神情中充满了忧虑,宗门这样用杀戮的方式考核子弟,他隐隐觉得十分的的不妥,却又不明白高层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用意。

    “唉,仅仅两天的时间,就死去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人,这个伤亡比例也实在太大了!”中年魂君摇摇头,叹息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