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血阳秘境
    当烈阳升到天空正当中时,一个人影从天边驾驭着一道光芒疾驰而来,稳稳的落在了高台顶端之上。

    这是一名身穿太凌宗白色制式长袍的中年人,他身形高大威猛,隐隐流露出一股上位者才具有的气息。

    苏凡神色一凛,这中年人的实力竟是比胡长老还强大许多,至少有着魂君初期巅峰的修为。

    中年魂君负手而立,俯视着下方石梯上的年轻修士,大声喝道:“午时已到,所有考核者依次进入‘血阳秘境’,进入秘境后所有人将会被随机传送到秘境内不同位置,你们记住,每击杀一只魂者初级野兽加一积分,魂者中级野兽加两积分,魂者高级野兽加三积分,魂士级的妖兽不管什么等级统统十积分。”

    “为了增加竞争的激烈性,这次考核不忌杀戮,你们之前在生死碑上提过名这一点想必都是知道的。那我就说说你们不知道的,如果你们在战斗中,被其他考核者杀死,那么你们所获得的积分就会全部转入对方的成绩中!”

    轰!

    站在高台两侧石梯上的考核者们闻言纷纷色变,每个人彼此之间都下意识的和其他人拉开了一些距离,他们看向周围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警惕。

    中年魂君继续说道:“由于这次的新人选拔考核与太凌宗杂役弟子晋升外门弟子考核的时间非常接近,因此太凌宗高层对规则做出了一项临时变动,在全部考核新人进入秘境五天之后,会派出参加外门弟子晋升考核的所有杂役弟子总计一千人也进入秘境中和新人们一起争夺前百的名额!”

    “什么!?这么说,我们要和太凌宗杂役弟子一起竞争了吗?”

    “我去,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杂役弟子也算是老弟子了,让我们和他们争夺名额,简直是去送死啊!”

    “一千名杂役弟子啊,听闻太凌宗最强的杂役弟子基本都是半步魂士的修为,我们大部分人只是魂者,怎么和他们斗啊?”

    “天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在生死碑上提名了!”

    中年魂君话音刚落,下面的考核者们纷纷大叫起来,许多人脸上充满了绝望之色。

    “都肃静,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中年魂君冷喝一声,浑身气息轻轻一散,一股庞大的压力向下方笼罩而去。

    被这压力一撞,所有的考核者均被压的喘不过气来,那些叫嚷着最凶的几人更是被压的全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周围的气氛又平静下来,中年魂士冷哼一声道:“考核为期十天,十天后成绩排在前百位的考核者将得到外门弟子的名额。”

    “好了,规则就说到这里,现在你们依次走上前来,进入秘境吧!”

    言罢,中年魂君走到血红色漩涡旁边,从空间戒指中掏出那块提满了名字的生死碑,手中捏出一个印诀。

    轰隆一声闷响从生死碑中传出,碑上的所有字迹全部诡异的消失,于此同时整块生死碑刷的一下飞到了血色漩涡上方的天空,阵阵血芒从碑身不断散发出来,只见这快红色的石碑在空中以容颜可见的速度开始膨胀起来,直至完全铺满了中心广场的上空才停止下来。

    所有人凝望着头顶上方的血色石碑的碑身,心中都充满了压抑的感觉……

    “怎么?不敢进?”中年魂君瞥了眼石梯上排在首位的考核者,语气轻蔑的说道。

    此时这名考核者脑门脖子上全是汗水,两条腿抖动的厉害,听到中年魂君对他说话,他更是吓的说不出话来。

    “哼,就这点胆量还敢来参加终试,让本君来帮你一把好了!”

    中年魂君大手一伸,直接提起那名考核者的衣领子微微一带,就把他丢进了血色漩涡。

    “啊!”

    那名考核者吓的大叫一声,就瞬间被血色漩涡所淹没。

    “你呢,是叫本君扔你进去,还是你自己走!”

    中年魂君瞧了眼排在第二位的考核者,语气阴冷的说道。

    “前辈,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排在第二位的考核者见到前面那人的惨样,连忙一路小跑的冲进了漩涡之中,一边跑还一边注意身后,生怕中年魂君趁他不注意给他来个突然袭击。

    随后,一名名考核者开始有序的进入秘境。

    苏凡随着人流不断向上走着,这时他又看见了戴军戴万和在酒楼碰见的那名美貌少女相继进入漩涡中,原来他们几人站在另一侧的石梯上,难怪之前没有见到。

    当轮到苏凡进入的时候,静立在一旁的中年魂君突然瞧了他一眼,语气中有些意味深长的低声说道:“苏凡,好好表现,不要让你母亲失望!”

    此时,苏凡的四周已经没有了其他的考核者,因为他是最后一个来的。

    苏凡闻言心中微微一惊,但是脸上却没有明显的波动,他深深的看了中年魂君一眼,便自顾自的走进了血色漩涡。

    刚一进入血阳秘境,苏凡就觉得四周的温度猛的提升了许多。

    他向四周观察了下,发现眼前是一处干燥的平原,脚下的大地满目疮痍,到处布满了数不清的细微裂缝,整个空气中的气势异常干旱,就连土壤里都没有一丝水分。

    他抬头望去,天上竟是悬挂着一轮红日,血色的阳光充斥着整片天空。

    灼热的阳光照在苏凡的身上,他觉得自己体内的水分都快要被蒸发光了。

    “擦!这地方怎么这么热!”

    苏凡抹了把额前的汗水,开始寻找可以乘凉的地方,结果找了一圈下来,发现周围数里之内全是光秃秃的一片,不要说能乘凉的地方了,连块比拳头大一点的石头都看不到。

    “怎么随机传送到这么个鬼地方!”苏凡从系统空间里拿出水囊抿了一口。

    苏凡漫无目的的在平原上行走着,这里一马平川根本看不到头,视线所及之处除了干裂的大地外,什么都没有。

    血阳秘境中似乎没有黑夜之说,苏凡在平原上走了很久很久,天色一直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我就要成为第一个被太阳晒死的考核者么?”苏凡苦笑道。

    就在这时!

    广袤干涸的平原深处突然刮来一阵轻风,轻风钻入衣内,让苏凡全身上下都凉爽了不少。

    “奇怪,为什么会突然有风刮过来!”苏凡皱眉思考了一下,然后眼睛猛的一亮:“难不成是快走出这个鬼地方了!”

    当下,他不在迟疑,寻着风刮过来的方向急奔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