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苏由逝去
    就在上方的秦赢和血饮刺客交手大战的时候,苏凡已经平安的到达了离甲板上方还有二十多米的位置。

    “这点距离我应该不用爬了吧!”

    苏凡看着近在眼前的甲板,自言自语说道。

    接着他松开紧握绳索的双手,乘风而下,身形稳稳的落在甲板之上。

    此时甲板上到处弥散着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周围躺倒着几百具死去修士的尸体。

    地面上被暗红色的血迹所铺满,苏凡随意走动了几步,脚步间飞溅起来的血液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血流成河,真正的血流成河!

    “死的真惨!”

    苏凡轻皱了下眉头,随手帮脚边一个死不瞑目的修士合上了双眼。

    接着他不再犹豫,开始朝甲板的出口行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甲板的出口好像离进入魂舟的门户并不远。

    他很快便再一次进入魂舟内部,走了一段较短的距离,眼前的景象逐渐熟悉起来,不远处正是他进入魂舟的舱门。

    此时舱门附近也稀稀拉拉的躺倒着几十具尸体,其中有几具美艳女尸,正是之前那些穿着暴露的迎宾女子。

    这几名女子死前明显被羞辱过,漂亮的衣袍被撕的破破烂烂,露出大半的果体,暴露出的雪白肌肤上满是青红的血痕,私密之处更是血糊一片,一股刺鼻的气味混合着血腥气四处飘散。

    而其中之前辱骂过苏凡的那名女子死相最是难看,白眼翻起舌头长长神出,脸上还露出几许春色,一看就是在极致**中被人活活掐死的。

    “呸!该!”

    苏凡一口吐沫吐到那女尸的脸上,幸灾乐祸的离去。

    底舱的休息区就在这一层的后半段,血斗开始之前是不允许有人进入其中的,现在这部分区域自然是开启的了。

    苏凡沿着舱内的过道一路直行,路上所经之处没有丝毫的生气,到处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聆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他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感觉苏由存活下来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

    终于他通过一个转角,来到一片紧密排列的舱门前,这些舱门旁的过道上也是到处横躺着数百具修士的尸体,苏凡随意的看了几眼,发现其中一些尸体很眼熟,走过去仔细查看了一下,正是之前参加血斗的部分铜牌修士。

    这里像是经过了一场大战,到处都是武器划过的痕迹,整片空间中混乱的魂力还未曾散去。

    铜牌修士大部分都是凶猛嗜杀之辈,一旦遭遇到敌人,必然会死战到底,所以这里的氛围更是异常惨烈,有的尸体甚至都已经残缺不全,完全看不出人生前长的是什么样子。

    苏由得到的房间是铜字一号,铜字卧舱的排列是从里到外的,最外面的卧舱是一百号,那么苏由所在的卧舱就是在休息区的最里边。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苏凡大步的来到了过道尽头最后一处的舱门前。

    这时舱门前半靠着一个背影,苏凡浑身一震,他分明感受到眼前这个背影的主人已是死去多时了,但是这人看身形却并不是苏由,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苏由的房间前,而且这个人的背上满是各种武器划出来的伤口,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凡上前拨开这具尸体,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映入了他的视线,让他震惊的是,这个人的正面所受的伤居然比后背更严重,最致命的是腹部被利器划出了个口子,如果不是对方双手捂住伤口肠子都快要流出来了。

    可是更让苏凡吃惊的是,他认出来了这个人的身份。

    罗三刀!

    正是那个之前在血斗上一直对苏凡喊打喊杀的使刀修士!

    “这罗三刀怎么会死在这里?”苏凡柳眉轻皱,不解的说道。

    不过他并没有深想下去,只是抬手将罗三刀的尸体甩到一边,一脚朝铜字一号的舱门踹了上去。

    砰!

    舱门居然并没有锁上,很轻松就被苏凡踢开了。

    苏凡急忙走了进去,发现身材矮小的苏由正趴在石床上,瘦弱的身躯不停起伏着,似乎还活着。

    苏凡见状浑身的神经瞬间便放松了下来,大脑中隐隐有些眩晕,之间的连续作战和全力攀爬已经几乎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他一直凭借着自己的毅力才走到了这里,现在他浑身上下几乎已经提不起多少劲了。

    大口呼吸了几下,苏凡慢慢走到石床边,轻声呼唤道:“父亲……”

    “是……凡儿……么?”

    听到苏凡的声音,石床上的苏由微微蠕动了一会身子,艰难的抬起头凝视着苏凡,苍白的脸上全是喜意。

    “父亲你怎么了?”

    苏凡这时候才发现苏由的身体有一些不对头,连忙走上前伸出手在苏由的身体上探寻着。

    “这是……”

    终于当苏凡将苏由的身体翻转过来时,脸色巨变!

    苏由的胸口全是血,整个衣衫前面都被鲜血染红了……

    “父亲你忍住,我这里有疗伤丹!”

    苏凡咬着牙齿,神色慌乱的将手掏入怀里,却发现怀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我有很多疗伤丹的,都去哪了!”苏凡着急的喊道。

    人一旦急起来总会忘事,他的疗伤丹都在系统空间里,衣服里怎么会有?

    “凡儿……不用了……我已经没救了……为了尽量得到见你一面的机会……我自爆了自己的魂脉……毁掉了所有的根基拖延伤势……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苏由无力的摇着头,瞳孔微微有些散乱。

    “父亲,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苏凡自责的说道。

    他抓住苏由犹如鸡爪般的小手,神色有些沮丧,冰冷的内心世界隐隐有些动摇。

    “凡儿……为父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就是生下了你……可惜……为父还是没有亲眼见到你……加入太凌宗……”

    苏由气若游丝的说道,身体隐隐有些不支了。

    “父亲……”

    苏凡低下头,眼中满是愧疚。

    “凡儿……见到你母亲……就说当年之事……是我对不起她……希望她能原谅我……还有……咳咳咳!”苏由大声咳嗽了几声,口边溢出几缕血丝:“凡儿……我给你的空间戒指里有一本黑色抄本和几片玉简……这两样东西你定要收好……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你一定要记住……”

    “是……父亲,凡儿记住了!”

    苏凡沉痛的闭上双眼,感受到苏由体内生机正逐渐消逝,心中竟是有了几丝不舍。

    苏由见苏凡答应了他的要求,脸上的笑容舒展开来,身体慢慢仰躺下去,空洞的眼中浮现出几缕温情。

    “还记得那年夏天……我在王都的繁华街头……看见了一袭紫衣的她……”

    “她真的好漂亮……”

    “漂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