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血饮刺客
    斩杀了蓝衫盗后,苏凡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勉强消化掉了刚才的战斗记忆,把武器收回系统空间,继续开始向下攀行。

    苏凡的绝杀一剑,震惊了所有人,包括那些还疯狂不已的蓝衫盗,刚才那种局面所有人都觉得他必死无疑了,可是苏凡用自己的本领再一次证明了自己。

    “大哥,干得漂亮!”大力高声喊道,这次他对苏凡算是彻底服了。

    “大哥威武!”

    “大哥干的好!”

    “大哥我们服你了!”

    秦赢手下的所有空盗纷纷叫喊出声,苏凡用他自己的精彩表演彻底征服了所有人。

    “连魂士二级都不是对手,他真的是魂者九级么?”秦赢低声道。

    秦赢手中纸扇纷飞,不断灭杀着周围的蓝衫盗,心里却有了个大大的问号。

    “吗的,那小子杀了闻虎!”

    “闻虎的碧波剑被他抢走了!”

    “大家快上,碧波剑不能丢,不然琼少非杀了我们全家不可!”

    那些蓝衫盗震惊了片刻有一次组织起了进攻,这一次的进攻更加疯狂更加凶猛,所有的蓝衫盗不要命似的往守护圈里狂冲,这次不仅仅是想同归于尽那么简单了,一些魂士甚至直接自爆了魂脉,以毁灭根基为代价换取强大的战力,与众人殊死一搏。

    “老大!他们太疯狂了,我有点抗不住了!”一名空盗击杀了一名自爆魂脉的蓝衫盗,气喘吁吁的说道。

    “坚持住,我们离甲板已经不远了!”秦赢无奈的说道,他也忙的焦头烂额。

    看着四周亲如兄弟的手下们几乎人人都挂彩,秦赢的心里也是非常难受的,

    秦赢的空盗团虽然人不多,只有十几人,不过最少都有魂师一级的修为,每损失一人都是很严重的打击!

    为了苏凡已经死了一个人,秦赢在激战的时候也曾经自问过是否值得,但是现实已经容不得他去考虑了,后路已经退无可退,唯有一路前行才能看见希望。

    众人一路边战边行,终于来到了白银舱之外,此时白银舱的里面也与黄金舱一样被攻破了二十几个大洞。

    “老大!要不我们从这些洞先进白银舱避避吧,到了舱室里我们的战力也好发挥啊!”秦赢身旁的一名空盗对他商量道。

    “不行,大哥已经快要到达甲板的位置了,我们现在去白银舱避难,他很有可能面对所有蓝衫盗的火力!”

    手下的提议让秦赢有些意动,可是看到苏凡还在继续向下攀爬,秦赢还是决定继续保护苏凡。

    “可是……”

    这名空盗欲言又止。

    “我意已决!”秦赢咬了咬牙齿坚定的说道,然后身形一转,再次朝蓝衫盗群扑杀了过去!

    “你们这些垃圾,都去死吧!”

    这时一名空盗大吼一声,浑身气势凶猛,一圈圈气浪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扫荡着,将围攻他的蓝衫盗全部击飞了出去。

    施展出一个大招后,这名空盗浑身的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长时间拼杀的他已经浑身是伤无比凄惨,一身实力不足一成,刚刚这一击已经几乎掏空了他体内所有的魂力。

    就在这时!

    “桀桀,不错的一招!”

    一个阴惨惨的笑声从这名空盗身后的金属舱破洞中传出。

    “什么人!?”空盗强忍住浑身的伤痛,神色疲惫的转身想朝身后望去。

    “死神!”那发笑之人猛的低喝一声,下一秒一道雪白的光芒透过洞口穿梭而出!

    噗!

    “额!”

    空盗只觉得背后一麻,他下意识的向下看去,却发现一把长度如普通宝剑般的银亮尖刺已经穿胸而出!

    “卑鄙!”空盗吐出一口鲜血,死死盯着那个手执尖刺的人,讥笑道。

    “多谢夸奖!”那人嘿嘿一笑,颇为自得的说道。

    接着那人手腕一抖,空盗全身血光大放,一腔热血不受控制的朝那把尖刺中涌入,于此同时银亮的尖刺微微震动起来,贪婪的吸收着这股新鲜的血液!

    不过一息的功夫,刚才还活生生的人便被吸干成成一块人皮!

    “多谢招待!”

    那人嘿嘿的阴笑着将尖刺抽回。

    那块人皮被巨风吹拂着,飘飘荡荡飞入了云海深处。

    “江鹤!”

    “江鹤啊!”

    “江鹤兄弟!”

    见到这一幕的秦赢等人再一次遭受到严重的打击,他们眼睁睁看着江鹤被那人残忍的杀死却无能为力,好几名空盗更是失声痛哭。

    “秦魂君!怎么样,我们‘血饮’组织送给你的见面礼还不错吧!”

    一个低哑的声音从白银舱中传了出来,紧接着一阵人影晃动,十几名手拿尖刺身穿暗红色紧身衣的蒙面修士出现在几个洞口旁边,满脸讥讽的看着被蓝衫盗围攻的空盗们。

    “血饮!”

    秦赢瞳孔一缩,心中产生了一种浓浓的危机感。

    血饮,是天魂大陆南域最神秘的刺客组织之一,生意遍布南域数十皇朝,传说这个组织最强者已达至圣者之列。

    传闻血饮中人,嗜血残忍,人人都佩戴一种叫做饮血刺的怪异兵器。

    饮血刺周身银亮,形似长剑,却光滑无刃,只是刺尖处异常锋利,血肉一旦被刺破,伤口很难痊愈,而且这兵器非常邪门,会自动吸收人血温养器身。

    “我与你们血饮并无仇怨,今日为何残杀我兄弟!”秦赢怒喝道。

    “秦魂君说笑了,我血饮做的是杀人生意,有顾客下单将你们杀光,难道我血饮还能不接么?”此时那个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秦赢这下看清了,说话的那人长的很高,身材十分精瘦,一身气息竟是与他不分上下。

    “什么!?”

    秦赢脸色大变,血饮组织的出手费是很不便宜的,而他和自己的空盗团成员实力都不弱,在天霖国地下世界的暗杀费用总合更是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

    现在居然有人能掏的起这个费用并且直接找上血饮这样的高级刺客组织来暗杀他们,这说明什么?

    秦赢已经不用去想了,他知道自己等人恐怕已经惹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秦魂君真的是对不住了,你我同为天霖国地下世界的一方人物,我还真不想与你这等高手交战,可惜顾客非要你的命,只好委屈你把人头交上来了!”那魂君刺客扬了扬手中的饮血刺,语气冰冷的说道。

    围攻的蓝衫盗们见突然冒出一帮实力超强的神秘人,而这群神秘人似乎盯上了自己的敌人,便一个个开始向四周散了开来,生怕被两方强者的战斗波及到。

    “上!”

    见所有蓝衫盗都主动离去,战场中只剩下秦赢等一众空盗,那魂君刺客大喝一声,抓住身旁的绳索,几个飞跃便朝秦赢主动窜了过去。

    一道道暗红色的身影紧随其后,各自扑向选定的目标!

    空盗众人纷纷大喝一声,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

    瞬间,数十道强大的气息便爆发开来并迅速交织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