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血斗取消
    “好了,谢岩,本君就直接和你明说了吧,这个姓岳的垃圾刚才骂了我,本君想要他的命,你怎么讲?”秦赢扣扣耳朵,神色悠然的说道。

    大多数魂君级别的高手,在外人面前都会用君来称呼自己。

    “那本君也和你明说吧,这是擂台比武,是他们小组里自己的比赛,你我做为外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谢岩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

    “笑话,既然是擂台比武,就该依照规矩来行事,本君可不记得这铜牌血斗场的规矩是两个人打一个人!”秦赢嗤笑道。

    “这……”

    谢岩顿时语塞,不动声色的瞧了眼旁边脸色苍白的岳鹏,心中暗骂他不会办事,尽给他添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见过二位魂君!”

    这时一旁的沈执事终于算是反应过来,连忙走上前来向二人恭敬的行礼。

    在天霖国魂王是很稀少的,整个王国里魂王的总数加起来不满双手,而且大部分都是一些闭死关常年不外出的老不死。

    所以在老一辈强者不经常露面的情况下,魂君级别的高手就是目前王国里最顶级的中坚力量,一个势力的强与弱,往往就是看它能拥有多少魂君级的高手。

    “沈执事,擂台比武都闹成这样了,你们神宝阁连个交代都没有,可说不过去啊!”秦赢双手抱胸,撇撇嘴道。

    “呵呵,此间之事,确实是我神宝阁办事欠了妥当,老朽在这里给各位陪不是了!”

    就在这时,高台上方的巨大玻璃里再一次光芒大作,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了台面上。

    这老者体态微胖,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双目开合之间蕴育着丝丝精芒,一身气息深厚悠长。

    “吴轩长老,怎么是你?当年师燕城一别,我们怕是有五年没见了!”

    秦赢打量着来人,眼中闪烁着激动之色,连忙走上前来向那老者拱手行礼!

    “是啊,老朽也没有想到,五年前偶然救下的少年,如今竟成了名震王国的魂君,有时候想想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吴轩微笑着轻抚胡须,点点头坦然接受了秦赢的行礼。

    弯腰行完大礼,秦赢神色有些犹豫的说道:“吴长老……虽然今天你在这里,但是晚辈还是有些话要讲的……还望吴长老见谅……”

    吴轩摆摆手笑道:“秦赢你不必多说,老朽都懂,既然事情发生了,我神宝阁就要有个表态!”

    “少年,你过来!”

    吴轩面带微笑的看着站在一边沉默良久的苏凡。

    感受到吴轩的气息似乎比秦赢更加强大,苏凡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默默的走上前去。

    “不错,不错,沉着冷静,喜怒不形于色,面对我的时候也没有丝毫胆怯,少年,你是我这么多年见过的为数不多有成为强者机会的年轻人!”

    吴轩瞧着默然走上前来的苏凡,眼睛微微一亮,点头赞许的笑道。

    其实他这话算是说错了,苏凡是因为根本没看的起他,所以才对他没有感觉。

    苏凡是谁?毁灭之神的代言人,他认为除了自己看上的人,别人根本没资格与他平起平坐,哪怕这个人实力比他强的多。

    如果不是因为自身实力太低,苏凡根本理都不想理面前这个糟老头子。

    这么些天下来,唯一能让他放在心上的人只有音儿和苏由,至于柔儿估计只能算半个。

    其他的人,在他眼里全是经验值……

    见苏凡并不答话,吴轩有点尴尬,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子,你这什么态度?吴轩长老亲自和你说话是给你面子,你为什么不吱声?”

    一旁的岳鹏见吴轩居然对一个小魂者那么上心,心里非常不爽。

    “吱!”苏凡说道。

    众人:“……”

    “算了算了,大家都不用在意,可能是这个少年有些内向,不爱说话!”吴轩尴尬的笑道。

    内向?不爱说话?

    闻言所有人都露出怪异的表情,这明明是在说假话,但是碍于吴轩长老的身份,大家都不敢出言揭穿。

    之前苏凡在战斗的时候虽然话不多,但是跟不爱说话完全沾不上边,内向就更别说了,看过苏凡打斗的人都不会认为他是个内向的人。

    “好了,我宣布,这次铜牌血斗就取消了,至于剩下来的人,铜牌房间还有99个,你们可以自己商量轮流进去休息!”吴轩挥挥手,大度的说道。

    “什么!?闻言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可以编成一个小段子流传出去了,神宝阁居然为一个籍籍无名的黑衣少年打破维持了数百年所定下的规则。

    如果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传到外面,所有人相信,这个神秘的黑衣少年肯定会名声大噪的!

    “现在所有人都不要抵抗,马上就会有牵引光束迎接你们去上面的休息区!”吴轩长老笑着说道。

    吴轩刚说完话,就见到上方的巨大玻璃上数百道乳白色的皆因光速徐徐降下,转眼之间就将所有人笼罩在其中。

    被光束笼罩,苏凡觉得浑身暖洋洋轻飘飘的,身体向是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慢慢托起,向上方缓缓浮去。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白光慢慢消散开来,苏凡发现四周再也不是那阴暗低闷的底舱擂台区域了,而是一个有些窄小的卧房。

    “这里是……”

    苏凡来回走动了一圈,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张石床,石床底下似乎有无数能量在其中不断流动着。

    笃笃笃!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苏凡疑惑的转过身,走到门边拧着把柄将门打开。

    门外站着个穿着一身青袍,手里拿着扇子,满脸痞气的年轻人,苏凡仔细看了看,发现来人正是那秦赢。

    秦赢将头探进屋内啧啧说道:“哎,吴轩长老对你还真是不错,竟然给你安排进了员工休息区!”

    “你有事吗?”苏凡静静的问道。

    “喂,你别这样啊,今天要不是我帮你,你肯定插翅难逃啊!”秦赢嬉皮笑脸的说道。

    他有求于苏凡,自然不敢在苏凡自称为君。

    “哦,是么?”苏凡挑挑眉不屑的说道。

    “是啊,你看帮你那么大忙的份上,不请我进去坐坐联络下感情什么的?”

    秦赢歪嘴一笑,表情要多荡有多荡。

    “我想说,其实你根本用不着帮我,你这么做完全是多此一举!”苏凡冷笑了一声,白了他一眼:“很不好意思,即使没有你帮忙,最后我也会杀了他们!”

    “不是吧,你怎么又说这种傻……”

    砰!苏凡随手关上了房门!

    “卧槽,这小子还真有性格!”

    秦赢吃了个闭门羹,一脸悻悻的说道。

    “哼,我就不信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秦大爷还拿不下你这么个毛头小子!”秦赢砸了下拳头,满脸坚定的说道。

    “嗯,就这么办!哼!”

    秦赢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然后满脸喜色的匆匆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