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死亡之组
    “你就是苏由?”

    沈执事皱着眉头打量着登上高台的苏由。

    这个样貌有些丑陋,长的贼眉鼠眼身材矮小的干巴老头就是这次的幸运儿?

    “启禀执事大人,小人便是苏由!”苏由拱着身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你确实是苏由,好吧,来啊,把苏由带到铜字一号卧房休息!”

    沈执事掏出属于苏由的身份牌,反复比对了牌子上面苏由留下的气息,发觉确实没有错误,然后向上方的玻璃挥了挥手。

    唰的一声,巨大的玻璃又开始光芒大作,一道光柱从玻璃中落了下来并笼罩在苏由所战立的位置上,将他慢慢的朝巨大玻璃牵引上去。

    “凡儿!记得打完擂一定要来找为父啊!”苏由被这道神奇的光柱搞的一时慌了神,忍不住大叫起来。

    “父亲请放宽心,用不了多久,我自会去寻你的!”苏凡向前走了两步,大声朝半空中的苏由回应道。

    “嘿嘿!小子,你是那老头的儿子?”旁边一个修士对苏凡不怀好意的笑道。

    “嘿嘿!”

    四周的其他修士,都满面狞笑的盯着苏凡不放,眼中闪出一道道嗜血的光芒。

    苏由抢走了唯一的生存名额,已经让这里大多数修士非常不爽,现在苏凡主动站出来表明了身份,仅仅一瞬间他就成了所有人想要除之后快的目标。

    “是又如何?”苏凡随意瞥了眼那个问话的修士,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区区蝼蚁一般的废物,也想拿小爷出气吗?”

    “臭小子,你竟敢这么对你巴爷爷说话,你最好祈祷别碰见我,不然后叫你尝尝爷爷我虎牙刀的威力!”那个修士被苏凡辱骂,火气也上来了,恶狠狠的回敬道。

    “咳咳,准备开始抽签选组了,我每次随机抽取四个身份牌,被选中的人就是一组。对了,有没有宗门弟子想要选定自己对手的,现在可以提出来了。”

    沈执事见苏由已经被巨大玻璃完全接引而去,连忙干咳了一下,拍着手掌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我要选!”

    这时所有人中实力仅次与那个年轻人的修士站了出来,身形轻轻一纵稳稳落在高台上。

    只见他年岁不过二十,身穿白色制式长袍,手提一把长剑,浑身散发着凶厉的杀气。

    “哦,原来是太凌宗的内门高手!

    沈执事看了眼这位宗门弟子,当注意到对方领口上镶嵌金边时,满脸震惊的道破了对方的身份。

    “不错,我便是太凌宗岳鹏!”

    那宗门弟子阴阴一笑,脸上充满了倨傲。

    咝!

    许多修士听到岳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人就是岳鹏,太凌宗内门十大弟子排名第十的天才!”

    “传闻这岳鹏也是一个嗜杀之輩,杀人时全按心情好坏来杀。”

    “是的,世人都传这岳鹏手法毒辣,每杀一人之前总要放干其全身血液再将人杀死,残忍到了极致!”

    “不知道何人会被他挑中,希望别是我……”

    “好吧,岳鹏,你现在可以挑选你的三名对手!”

    沈执事有些颇为无奈的点点头,被岳鹏选定的三人必死无疑,第一场的对决可以说根本没什么看头,完全是走个过场。

    “多谢执事!”岳鹏道谢道,但是言语中确没有丝毫敬意。

    接着岳鹏走到台前,面无表情的扫视着下方的修士:“给你们个毛遂自荐的机会,我会让你们死的舒服点,如果让我自己来选,我的手段想必你们心里都清楚!”

    下面所有修士都默不作声,包括那些一开始还兴奋不已的凶徒,所有人都尽量收敛气息使得自己变的不那么显眼一些,生怕岳鹏注意到了自己。

    “既然你们如此不知好歹,就别怪我无情了!”

    见修士们都不卖自己面子,岳鹏脸色有些不好看。

    接着他拿手指朝一个方向指去:“我看你刚才杀人的时候很跳啊,说什么开胃菜,想来实力定是不错了,就你吧!”

    所有人都充满同情的朝那人望去,被点了名字的那个修士抱着怀里的刀整个人都傻了。

    那个修士实力不弱,有着魂士一级的修为,只要不是碰见太强的人,也是有可能获得一个晋级名额的。

    但是现在被岳鹏点中,什么希望都没了。

    “不!我家婆娘还等着我呢!我不想死!”那个修士摇着头绝望的叫道。

    “罗三刀啊,岳鹏既然点了你的名,你就认命吧!上来!不要想逃跑,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沈执事冷冷的说道。

    “沈执事,我突然有个有趣的想法?”

    岳鹏看着罗三刀绝望的表情顿感无趣,眼睛一转想出了个自认为不错的主意。

    “哦?什么想法不妨说来听听。”沈执事扬眉回道。

    “我觉得如果让我连打三场,实在是有些浪费体力,不如我再指定出剩下两个人,让他们三个人决出一个胜者,再与我比斗如何?”

    岳鹏笑着将自己的主意和盘托出。

    “这……”沈执事有些为难的说道。

    就在这时,沈执事仿佛耳边听到了什么声音,双眼一惊,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岳鹏你的提议不错,可以实行!”沈执事回过神来,掩藏住眼里的一抹震惊,赞同了岳鹏的主意。

    “多谢执事配合!”

    岳鹏闻言大喜过望,没想到自己的面子那么大,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看看能不能更改规则,没料到居然成功了,这使得他更加得意起来。

    “就你们二人了,刚才你们好像都互相看不顺眼,我就发发慈悲,让你们在临死之前把恩怨解决了!”

    接着,岳鹏满是戏谑之色的随手又指了两下,点向了人群中的两个位置。

    呼!

    剩余的其他修士看见岳鹏并没有指向他们,全部大舒一口气放松下来,将视线落在了被点出的两人身上。

    “我擦,不会吧,怎么是他们!”

    “这下可好看了,刚才那小子还大言不惭的吹牛说早点去见他父亲来着!”

    “我看是早点比他父亲先死吧!”

    “哈哈!”

    被岳鹏所看中的两人,赫然是苏凡和那个姓巴的修士。

    “我擦,臭小子都怪你!”被点了名的巴姓修士恼羞成怒的对苏凡叫道。

    “哼!”苏凡冷哼一声,背过身去,理都不想理他。

    “好了,你们俩既然那么不对付,不如就让你们俩先打吧!”岳鹏玩味的说道,他自觉此时已经高人一等,于是干脆自己主持起擂台战来。

    一旁的沈执事冷着面默不作声,若不是刚刚上层有吩咐传下来,此时他早就对岳鹏出手了。

    关于这件事,沈执事也非常不解,为什么上面会传下这么奇怪的指示,以往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先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