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幸运的苏由
    苏由在心里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跟随苏凡把身份牌递交给了那个叫做沈执事的人。

    当所有修士纷纷散去,清点着身份牌的沈执事,突然脸色一变,语气阴沉的冲底下的修士们喝问道:“还有谁没将身份牌交出来?”

    “嘿嘿,有白痴自作聪明没交出身份牌!”

    “等下又有好瞧的了!”

    “擦!每次总有那么些不开眼的垃圾耽误时间!”

    台下一些修士纷纷阴笑着交头接耳起来。

    “你们三个人以为不交出身份牌就可以逃过一劫吗,天真!”

    在等了片刻依然没有人主动现身交出身份牌,沈执事终于忍不住了,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面方形的小镜子朝场下的修士照射了过去。

    小镜子上闪出一道淡淡的紫光扫过所有修士的身体,终于在照到某个眼神一直在躲闪的修士身上时,整个镜面开始如水纹般波动起来。

    “就是你!把他给我抓上来!”沈执事指着那个修士大喝一声。

    那修士见被发现了踪迹,脸色一阵惨白,连忙大叫着往旋转楼梯口跑去:“我是被人骗进来的,他们说可以送我回家!”

    他的一身气息相当弱小,修为只有魂者三级。

    “给我杀了他!”

    见到那个修士居然还想逃跑,沈执事顿时火气冲天。

    “啊!”

    话音刚落,便见几道身影从人群中飞身而出,几步便追上了那逃跑的修士,那修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那几个满面凶光的恶徒砍成了碎片。

    “就当是开胃菜了!可惜还不够塞牙!”其中一个恶修舔了舔刀上的血渍,看向人群语气贪婪的说道。

    “吼!”

    周围的修士们闻着刺鼻的血腥之气,纷纷被激出了凶性,又开始狂吼起来。

    “吗的,老子和你们这些疯子拼了!”

    “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

    这时,一直站在角落里隐藏身形的两个修士突然杀了出来,对距离他们不远的几名恶修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而这时,沈执事的小镜子刚好照在这两个修士身上,小镜子与刚才一样荡出了紫色的光紋。

    “天真!”沈执事冷冷一笑,大手轻飘飘的一挥,一道锋利的罡气对着那两名修士横扫了过去。

    苏凡暗自一惊,凝气成罡,这是魂师境的手段!

    罡气同时掠过那名两名修士的腰间,他们身子一歪,便被彻底腰斩成两段,冲天的血柱像是喷泉一样到处挥洒开来。

    无数嗜血的恶修纷纷吸动着鼻子,贪婪的闻着空中弥散出的血腥气。

    “好了,因为死了三个人,所以我将随机抽取一枚身份牌让此人直接晋级!”沈执事阴笑着说道。

    “还有这种好事,天上掉馅饼啊!”

    “千万别抽中我,老子是可是奔着杀人来的!”

    “也不知道谁会有这样的运气!”

    轰!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在场的修士情绪都激动起来。

    在所有修士神色各异的目光中,沈执事从储物戒指中抽取了一枚身份牌,待他看清楚身份牌上的信息后,表情有些怪异的公布道:“这个幸运的人叫做苏由,魂者七级,年龄……45岁!”

    静!

    沈执事公布出来的消息,让所有修士都愣住了。

    为什么?因为苏由的信息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了,魂者七级在这数百名修士中不算高也不算低,但是如果这个修为加上45岁这么个年龄限制,那就有点搞笑了。

    40多岁的魂者七级在士武镇或许还是个人物,但在外界这种资质只能算是平庸至极,用废物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就是这个废物,居然幸运得到了这唯一的名额,尽管在场的人没有见过苏由,但依然对他的好运嫉妒不已。

    “苏由是谁?站出来让大爷好好瞧瞧!”一个修士眼红的说道。

    “这个叫苏由的以后最好别让我再碰见,嘿嘿……”

    “虽然老子不在乎这个名额,但是被一个垃圾白白拿走也不是老子想看见的!”

    短暂的沉默后,所有修士都哗然一片,都开始脸色不善的打量着周围的人,想要找出那个名字叫做苏由的家伙。

    “凡儿……我该怎么办?”

    此时苏由则是陷入在喜悦和无措之中,小眼睛眨巴着局促不安的看着苏凡。

    “父亲,你别害怕,规则限制,他们应该不会对你出手!”苏凡拍拍苏由的肩膀,鼓励的说道。

    对于苏由的好运气,苏凡和其他人想的并不同,苏由能平安的出局,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这样他就可以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放手一战。

    他扫描过所有人的等级,除了那个看不到等级的年轻人以外,最厉害的人不过是魂士六级,这里面还有相当多的高级魂者和半步魂士,运气不错的话应该碰不到太强的对手。

    如果真遇见无法对抗的修者,苏凡手里还有一式初级天罚呢,他就不信自己脸会黑的遇见一个组里全是高级魂士的局面。

    “凡儿……要不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你吧?”苏由神色不安的说道。

    苏凡轻松一笑:“父亲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度过这难关,到时我们父子二人必会再次相见!”

    “真的?”苏由有些怀疑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么些天相处下来,你是知道我有一些奇特手段的,尽管放心便是!”苏凡拍拍胸口自信的说道。

    “那凡儿……我走了,你一定要小心!”

    苏由听过苏凡的话,想起苏凡那神秘莫测的特殊能力,顿时信了几分,当下也不在犹豫大步朝高台走去。

    “快看,有人上台了!”

    “那个人莫非就是苏由?”

    “真是好运的家伙!”

    见到苏由登上了高台,所有修士都不怀好意的望了过去。

    “公子,是那少年身边的老头!”人群之中,被年轻人称作大力的胖子惊呼道。

    “不错,我适才用望气之术粗略探查过那个少年,他的气运相当了得,那个老头沾染了点他的因果,就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此子定非池中之物!若是我能与他相交,实现宏图大业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年轻人笑了笑,随手张开手中纸扇,浑身散发出一丝凌厉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