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生死擂台,血腥盛宴
    前往底舱的旋转楼梯通道有些阴暗沉闷,苏凡的耳边只能听到一阵阵鞋子摩擦在铁皮上发出的咚咚声。

    苏凡二人沿着旋转楼梯一路向下,走了一分多钟的时间,当彻底接触到底舱地面时,他们的视线终于开阔了起来。

    苏凡瞧了一眼,发现整个底舱的结构非常奇特,宽广的舱底正中央竖立着一个半径将近百米,高度也有二三十米的金属圆形高台,整个底舱以高台为中心呈现出一个圆柱体的形状。

    苏凡下意识的往上方瞧了眼,发现底舱上方竟然被一块透明的玻璃所阻挡着,这种玻璃材质肯定不一般,因为他看见此时有很多气息强大的修士正踩在那块玻璃上,有说有笑的对着底舱方向指指点点着什么。

    “喂,前面两个人别挡着路好么?你们挡着路其他人还走不走了?”此时苏凡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炸雷般的嗓门。

    苏凡一转身,发现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来了一批修士,这些人看上去很明显都是一起的,走在最前面吼他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胖子。

    “大力啊,我跟你说了几百遍,说话要慢条斯理,礼貌对人,你怎么总是不听呢?”这时从这群人中冒出个懒懒的声音,一个穿着青色书生袍,手中拿着折扇的年轻人面带微笑的走上前来。

    见到这个年轻人,苏凡双眼不由一缩,小地图竟然显示不出年轻人的等级!

    苏凡连忙拉着苏由警惕的退到一边,戒备的盯着这个年轻人,沉声说道:“你们可以过去了。”

    “多谢兄台!”年轻人拱手谢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芒。

    接着这个年轻人手拿折扇在大力头上轻拍了一记:“看到没有大力,像我这般以礼待人,人家都会卖我们面子,不要一天到晚想着用野蛮的方法解决问题,懂了没有?”

    “是,老大!”大力缩缩脖子,有些惧怕的说道。

    “住口!叫什么老大,要叫公子,我怎么反复教了半天都学不会呢?”年轻人恼怒的说道,手中的折扇又拍了大力一记。

    “是是是,公子,公子!”大力忙不迭的点头应道,生怕又被打了。

    “这才对嘛,都随我走吧!”年轻人点点头,满意的笑道。

    “是!公子!”跟随他的所有修士纷纷拱手应道。

    “兄台,我觉得你我二人可能有缘,有时间你可以来找我聊聊。”在经过苏凡身边的时候,年轻人朝苏凡礼貌的笑了笑,语气和善的说道。

    可是话语说完,这年轻人发现苏凡并不回答他,依然双眼戒备的盯着自己,让他不禁有些无语。

    “小子!我老……我家公子欣赏你,你怎的如此不给面子!”那个叫大力的胖子见苏凡默不作声,顿时怒道。

    “大力,住口!”年轻人责备道:“可能只是这位兄台性格有些孤僻,不善表达罢了。你若是在这般无礼,别怪我请出家法了!”

    “是公子……大力知错……请公子恕罪。”大力听到请出家法几个字,顿时被吓出一身冷汗,连忙低首求饶道。

    “兄台,让你见笑了,告辞!”年轻人朝苏凡露出个充满歉意的笑容,拱手离去。

    见这群修士离开,苏凡才长舒了一口气,浑身放松下来。

    “凡儿,刚才那个人很不简单!”这时一直很少开口的苏由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哦?父亲,你何时有这样的眼光了?”

    苏凡微微一怔,苏由给他的感觉一直是没什么本事,很普通的一个老好人。

    “凡儿,我虽然看不透那个人的实力,但是从他和其手下的言行举止可以判定,他的外表绝对是伪装的。凡儿你要小心,这人并非良善之辈!”苏由摇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功夫,苏凡感觉底舱微微震动了一下,整个身体有一瞬间仿佛失去了平衡。

    这时上方的那块巨大玻璃突然光芒大作,一个人影从光芒之中徐徐降下。

    当那个人站在圆形高台上时,巨大玻璃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哈哈!欢迎各位客人乘坐本次神宝阁的六号天品魂舟,我是这次神宝阁主持擂台大战的负责人,我姓沈,大家可以叫我沈执事!”那人环顾着四周,面带微笑的大声说道。

    “吼!”

    环绕在圆台周围数百名铜牌身份修士都纷纷高叫起来,无数恐怖的杀气在整个空间之中蔓延着。

    感受到周围修士散发出的杀意,苏凡和苏由同时对视了一眼,两人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头。

    “父亲,那个营地城门口的守卫,肯定有什么消息故意漏掉没告诉我们!”苏凡星眸一咪,语气森然的说道。

    “凡儿,要不我们返回营地吧!”苏由担忧的说道。

    “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刚才底舱有一阵短暂的震动,魂舟可能已经起飞了!我们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苏凡冷静的说道。

    观察着周围修士越来越疯狂的姿态,苏凡猛然发现在场的大多数人好像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浑身充满了可怕的血色之气。

    这些人,竟都是残忍嗜杀的凶恶之徒!

    就在这时,高台上的沈执事哈哈一笑:“嗯,大家都很有斗志啊!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啊,这次参加血斗的铜牌修士刚好四百人整!一会大家把自己身份牌都上交给我,由我来抽签为各位选定对手。”

    “规则只有两个,第一,所有四百人分成一百个小组,每四人一组两两对战,直至存活最后一人获得本次单程的卧房一间!第二,宗门弟子可以自行挑选自己的对手!”

    说完规则,沈执事笑容一敛,满面狰狞的大叫道:“让我们开启这血腥盛宴吧!”

    “吼!”

    一瞬间无数凶恶的修士都满脸兴奋的咆哮起来,汹涌的杀气在这一刻被引爆到了极限!

    “现在!就请各位把身份牌交给我吧!”沈执事说道。

    话音刚落,数十名已经按耐不住的修士快速登上高台把手中的身份牌拿了出来,生怕给慢了出场时间排的太后。

    “凡儿,对不起,是为父害了你啊!”

    苏由眼中闪动着惊惧与懊悔。

    他本以为登上魂舟便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竟连累到儿子和他一起面对这样恐怖的生死考验,早知道会这样,他宁可和苏凡在彩虹山脉里再多走几个月。

    “父亲不必自责,我相信神明会护佑他最忠实的仆人,我们一定都不会有事的!”

    苏凡安慰着苏由,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扭转,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所信奉的神祗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