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四大家族悬赏令
    当苏凡带着苏由从土房里走出来时,却发现偌大的苏府后院里竟然安静的有些不像话,到处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这诡异的情况让苏凡有些摸不着头脑。

    “父亲,您来的时候,路上也是这么静吗?”

    苏凡在院子里走了一段时间,结果连一个人都没碰见。

    “不可能,现在是白天,以往这个时候是府里最忙绿的时段,真是奇怪了。”跟在苏凡身后的苏由纳闷着说道。

    “谁?”

    沙沙,这时道路旁边的草丛里传出一个细微的声音,马上吸引了苏凡的注意力。

    他向苏由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默默点点头。

    接着两个人从不同的方向朝那个发出响声的位置包抄了过去。

    苏凡小心翼翼的绕到草丛后面,发现里边好像藏了个人,茂密的草皮里隐隐露出个灰色的衣角。

    “苏德怎么是你?你受伤了?”这个时候从侧边包夹过来的苏由已经先一步与那个藏起来的人碰头了,并且马上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当下苏凡迅速加快了步伐,直接走了过去。

    草丛林躺着一个穿着家丁服脸色惨白的青年,看来就是那个叫苏德的了。

    此时苏德胸口上有个两指宽的伤口,血液正不断从那个其中冒出。

    苏凡观察了下苏德身上的伤口,眉头一拧,摇头说道:“致命伤,救不活了……”

    “苏由执事……苏凡少爷……你们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苏德半睁着眼,涣散的瞳孔中露出一抹惊喜。

    “苏德!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苏由语气沉痛的问道。

    “咳咳……!”苏德咳出一口血沫,他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但依然用尽全身力气对苏凡二人说道:“孟家带了十多名魂士杀了进来,很多人都死了,你们一定要……”

    讲到这里,苏德突然嘴巴微张着瘫软了下去,瞬间就没了生息。

    “苏德!”苏由扑上去摇了摇苏德的身子,却发现对方已经死了。

    “父亲,看来我们要离开苏家了,你也听见了,孟家那边有十多名魂士,如果我们继续留下来,很可能会遇见危险。父亲,你可知道苏家有什么隐秘的出口么?”

    苏凡星眸中闪过几道锋芒,苏德的消息实在太重要了,他本来还想去找苏晨的麻烦,没想到中间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以他目前的战力对付苏晨这种半吊子魂士一级应该问题不大,但如果面对真正的魂士一级,他的胜算估计不足三成。

    十多名魂士,现在还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放开苏德的尸体,苏由默默站起身,悲痛的说道:“苏家难道要完了么,凡儿啊,为父知道后院有一条小路直通苏家后山,苏家后山尽头连接着彩虹山脉。你……自去吧。为父想要留下来,与苏家共存亡……”

    “你在说什么傻话?今天你必须要和我一起走!”

    苏凡闻言非常恼怒,一股无名火气在心底中升腾,拽起苏由的袖子就要拖着他走。

    然而苏由就像个雕塑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依然自顾忧伤根本不理会他。

    “难道你想让我母亲守活寡么?”苏凡忍不住气的大叫道。

    苏由猛的浑身一震,儿子的话打入了他心底最脆弱的地方,一个另他朝思暮想的身影从脑海中慢慢浮现出来。

    “对……凡儿你说的对,为父和你走!为父一定要活着去见到她……”苏由拼命的点着头,绿豆般的眼睛中充满了希冀,忽然就从刚才消极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来,凡儿,跟为父走!”接着他神情激动的朝后院走了回去。

    “哦……好的……”

    苏由的突然转变把苏凡吓了一跳,弄的他一时都还没回过神。

    “爱情真的很伟大啊!”苏凡情不自禁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子跟了上去。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苏家后院的一处隐秘的小铁门,可能是常年无人问津的缘故,满满锈迹的铁门上沾满了灰尘,就连门框上也全都是蜘蛛网。

    “哇,父亲,这门可真够脏的,这个味儿啊像是许多年没处理过一样,”

    铁门的门缝不断散发着阵阵腐蚀之气,熏的苏凡不得不一直在鼻头前扇风。

    “唉,二十年前为父就是从这个地方逃回苏家的,现在又要从这里逃出去了。”苏由语气沧桑的叹息道。

    “二十年前?父亲,你二十年前出了什么事?”

    苏凡闻言有些好奇,看来苏由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苏由神色一紧,小眼闪烁的说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讲这些没用的东西做什么,现在还是逃命更重要!”

    “哦……”

    苏凡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卯足了力气一脚朝铁门踢了上去。

    哐当!铁门被瞬间踢飞出几十米远,直接把后面林地里的几棵大树砸的树根都外翻了出去。

    “凡儿,你力气好大啊!”苏由赞叹道。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苏凡耸耸肩,洒然一笑,向山林深处快步行去。

    苏由跟在他身后暗舒了口气,心想差点被苏凡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如果刚才苏凡又要强硬的逼问他,他还真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很快,这二人便顺着山林里的羊肠小道疾奔而去……

    ……

    第二天,在蒙蒙细雨所笼罩的士武镇里爆出了一条震惊全镇的重大消息:苏家执事苏由和其子以残忍的手段杀害了包括苏家老祖、苏家家主在内的十多名苏家直系族人后叛逃出了苏家,现在苏家正以二十万金币的价格悬赏这二人。

    林家、孟家、朱家也紧随其后发布了高额的悬赏令,几家的悬赏金额加起来竟是超过了五十万。

    “苏家老祖死的可真惨呐,给一剑削断了脑袋,血流了一地啊!”

    “这还不算什么,那苏家家主舌头都被割下来烤熟了!”

    “苏凡少爷平时人看上去挺和善,怎么会做出那么极端的事情啊!”

    “唉,知人知面不知心,传说那个苏凡是个表里不一的杀人魔头,割起人脑袋都不眨眼的,哎呦,想想都觉得恐怖。”

    “什么第一天才,简直就是个恶魔!”

    “还有他的父亲,我听苏府里的人说年轻的时候是个采花贼,祸害了好多女人。”

    “太可怕了,没想到我们会和这种人生活了那么多年。”

    悬赏令一出,全镇一片哗然,一时之间街头巷尾许多人都在讨论着这件事。

    就在悬赏令颁布的两天后,苏家新任家主苏晨和林家小姐林佩佩在苏家府邸正式完婚,婚礼当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镇上四大家族都纷纷送上贺礼,为这一对新人送上了各自的祝福。

    也在同一天,镇东早点铺的李老板和他女儿在小镇上神秘的消失了,有心的熟人找了很久也未寻到一丝踪迹,就好像这两人从来不曾存在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