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丧心病狂
    苏家府邸,前殿议室大厅。

    苏晨衣衫不整的斜卧在象征着家主之位的首座上,许是因为这几天纵欲过度的缘故,他的脸色有点苍白,眼眶也深陷了下去,精神亦是有点萎靡。

    “晨哥,来,张嘴!”

    身着一袭红色宫装的林佩佩笑吟吟的捏着一枚小红果放到苏晨嘴边。

    经过一番滋润,不同于苏晨的病态,林佩佩的皮肤越发水嫩了,整个人也是更加魅丽多姿,美艳动人。

    “好,我吃!”苏晨眼珠一转,色色一笑,张口将小果子包了下去,还顺势吮吸了一下林佩佩洁白的指尖。

    “晨哥你又使坏!”林佩佩浪笑一声,眼含春意的将手指缩回。

    “嘿嘿。”

    苏晨对她露出个猥琐的笑容,刚想准备把手伸进林佩佩亵衣里把玩那对丰满时……

    “大少爷!”

    只见殿外一个家丁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什么事?”

    苏晨将手缩了回来,好事被人无端打扰,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大少爷,你爹又昏过去了,怎么办?”那个家丁弯下腰小心的问道。

    “昏了?”苏晨表情一沉,阴森森的说道:“难怪这么长时间没听到他的叫声,没想到老东西这么经不起折腾!”

    思索了片刻,苏晨从座位上站起来,整了整衣袍,对林佩佩的翘·臀拍了一记,阴阴的笑道:“走,美人,我们去瞧瞧那苏定方!”

    “啊……”臀部被袭,林佩佩娇喘了一下,脸上飞起一丝情动,她眉目含春的娇笑道:“佩佩也想见见苏家主现在的落魄模样呢,好期待呢……”

    此时殿外的演武场上,一个仅着白色内杉的人被捆绑在一根粗大的石柱上。

    那人微低着头,因为头发散乱的缘故看不清面容,浑身的衣衫早已经破破烂烂,暴露出来的皮肤上满是密密麻麻形状各异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正缓缓从那些伤口中淌出。

    “这老家伙挺意志力不错啊,我们折磨了他一宿,他硬是现在才昏过去。”一个穿着家丁服的疤脸汉子,手持着一把烧红的烙铁,边说边阴笑着将烙铁印在了白衫人的左胸。

    嗤!

    随着烙铁印入白衫人的血肉中,空气中漂浮出一股难闻的肉焦味。

    “嗯……就是这个味,太他吗让我享受了!”疤脸汉子闭上眼睛嗅着那肉焦味,神色满是痴迷。

    “擦,你这个变态,人都昏迷了还动手。”疤脸汉子旁边也是一个身体壮硕的男人,那人竟然只有一个眼睛。

    “我是变态?嘿嘿,和老兄你比起来可是差的远了。”疤脸汉子歪嘴一笑,指着地上一块沾满血迹的肉块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嫌弃那老家伙骂的太难听,直接削了他的舌头!”

    言下之意,那地上血肉模糊的肉块,居然是一截人舌……

    “你们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这个时候苏晨和林佩佩带着那个报信家丁来到了演武场,他微眯着眼看了看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白衫人,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见过大少爷!”独眼汉子见到苏晨过来了,连忙上前叩拜道。

    “独眼龙子,你瞎说什么呢,这哪里是什么大少爷,分明是少家主!不!就是家主!奴才苏牛参见家主!”疤脸汉子苏牛谄笑着走上前来,行了个跪拜之礼。

    “哦,对对对!”经过苏牛这么一提醒,独眼汉子也反应过来,连忙也转叩为拜,匍匐下身大声喊道:“奴才苏虎见过家主!”

    “哈哈哈!说的好啊!说的好!”

    苏晨听着这两人的奉承之言,不禁神色飞扬仰天大笑,一股惊天气息荡了开去。

    他接连突破,根基和气息还不稳固,稍有点情绪变动,身上的魂力就会自然宣泄。

    周围的几人修为都不高,纷纷被他恐怖的气息震的歪歪倒倒。

    “晨哥,快停下,我快受不住了。”

    林佩佩拽了拽他的胳膊,她有些吃不消。

    苏晨这时才察觉到其他人的异样,立刻将浑身气息收敛起来,语气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太兴奋了。”

    “厄……”

    受到苏晨气息的影响,那白衫人似是清醒了过来,有气无力的发出了一道声音。

    “嗯!?”

    听到白衫人微弱的声音,苏晨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大步朝白衫人走了过去。

    “呦,让我瞧瞧这是谁?”苏晨掀起白衫人额头的一缕散发,装模作样的打量了一下,接着发出一道夸张的惊呼:“哎?这不是鼎鼎大名的苏定方吗。”

    发丝下是一张血污密布的面容,长时间的折磨让这张脸看上去有些呆滞,但还是能依稀分辨出这人的容貌。

    他,便是苏家家主,苏定方……

    “哇啦哇啦哇啦!”

    像是听到了苏晨叫喊,苏定方慢慢睁开微闭的双眼,当看见出现在自己面前正是那让他陷入如此惨境的苏晨时,他愤怒的嘶叫起来,满是伤痕的血脸上筋肉翻腾,甚是可怖!

    但是他已经说不出话了,空洞洞的舌根处只有一道整齐的切口,丝丝血液正从切痕里流出。

    “老东西,你想说什么?”苏晨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语气柔和的淡笑道:“你是不是还想骂我?”

    “省省吧……骂了我那么多年,说我没出息,丢你的脸。”

    “好吧,为了向你证明我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我现在成魂士了,已经超过你一直夸奖的苏凡……”

    “可你呢……你居然还在那么多人面前扫我面子……还说我不如那苏凡!”

    “我现在倒是想问问……究竟我是你儿子,还是苏凡那畜生是你儿子!?”

    随着不断的叙说,苏晨的表情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从开始的淡然处之直到后面疯狂的咆哮,每提到一次苏凡他的脸部肌肉就不自主的抽搐一下。

    轰!

    因为苏晨情绪再一次絮乱不堪,可怕的气息再一次爆裂开来,并之前更加浩大。

    苏定方离苏晨最近,第一时间就被波及到,本就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他根本承受不住这样庞大的压力。

    “呜……”

    苏定方悲鸣一声,被这气息震的七窍流血,不一会就断了生息,死在了自己儿子手里。

    “死了?”

    见苏定方突然没了呼吸,苏晨微微一愣,神情有些茫然,脚步踉跄的往后退了几下,一张苍白的脸上满是阴晴不定,浑身的气息也溃散了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