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三连杀!
    “苏凡住口!这可是老祖,你怎的如此没有尊卑!”苏家大长老对苏凡大喝一声。

    听到大长老喝问,苏凡有些意外,原来这胡子拖的很长的老东西便是苏家老祖,半步魂士的存在。

    不过半步魂士又怎样,不成魂士,对苏凡来说依然只是个秒货。

    “我管他是何人。”苏凡挑着眉将黑色戒指带到手指上,接着双臂环胸的冷然道:“难道年纪大就可以随意折辱晚辈吗?”

    “黄口小儿!不要以为有几分才能,就目中无人!”

    “苏凡!你一个区区过气的废材,凭什么这般蛮横无理!”

    “就是,老祖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还不跪下请求老祖的原谅!”

    见苏凡竟敢开口公然嘲讽老祖,所有苏家修士纷纷破口大骂。

    “呵呵!可笑......!”

    苏凡斜视着苏家众人扭曲丑恶的嘴脸,将魂力包裹在声音里大笑出来,清朗的笑声迅速将那嘈杂的议论声之声全部盖住。

    整个空间里苏凡的笑声变得震耳欲聋,几个修为略低的修士被震的脸色蜡黄一片。

    “什么!?苏凡怎么有这么强的实力!”

    感受到苏凡笑声中的不凡,几个修为较高的苏家修士纷纷色变。

    然而还不等所有人适应过来的时候,苏凡又开始行动了。

    “来吧,蝼蚁们,好好挣扎吧,给我稍微带来点乐趣!”

    苏凡面容微冷,嘴角抹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下一秒,少年长身而立,双臂微微伸展,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动,两把明晃晃的单刃剑凭空出现。

    “开始狩猎!”

    他轻笑一声,持起双剑,锋尖直指苏家众人,星眸中充满了淡漠。

    轰!

    一股磅礴的魂力从苏凡体内骤然爆发,巨大的威压向四周扩散开来,于此同时他周身所有的魂脉中都开始激荡出雷霆般的轰鸣声。

    这四散的巨大威压,瞬间就将除了苏家老祖之外的所有人按倒在地,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没有任何作用。

    “魂......魂者九级!怎么可能......”

    趴在地上的苏家大长老大脑里一片空白,艰难的抬起头木然看着那伫立在面前仿若神魔般的少年。

    “苏凡!你隐藏的可够深的!”苏家老祖脸色阴沉的说道,他虽然站着可是也坚持的非常辛苦,一张老脸渐渐有些苍白。

    “老狗,你倒是还有几分本事啊,居然没被我的气势所压倒,为了表示对你的敬意,我决定最后一个杀你!”

    因为催动了魂力,苏凡的战斗形态自然觉醒,此时的他整个人看上去黑暗阴森,浑身散发着冰冷的邪气。

    “第一个猎物就是你了......”

    还不待苏家老祖回应,苏凡冷寂的星眸快速锁定了大长老,手中的长剑如游龙一般直奔而去。

    “凡儿不可啊!”

    “苏凡住手!”

    “竖子尓敢!”

    大长老看着朝自己刺来的长剑,老眼微缩,慌张大叫道:“苏凡!你这个大胆小畜生想要做什么,我是大长老!”

    然而回应他的依然是冰冷的剑芒,刺目的剑光如同死神的镰刀,朝着他的眉心狠狠的刺下。

    “苏凡停手!淬星指!”

    就在大长老绝望的时候,一个苍老的手指迎着剑光点了上去,指尖上闪动着一抹淡淡的星辉。

    “老祖出手了!”人群中一个声音激动的说道。

    “哼!早就知道你会阻我!”

    苏凡嘴角抿出一丝冷笑,漆黑的瞳孔里浮现出无尽的寒意,刺杀出的长剑剑速骤然增快了一倍。

    锵!

    一道兵器撞击的声音传来!

    “老祖挡住苏凡的剑了!”一个声音惊喜的叫道。

    咚咚咚......

    “这是什么声音?”

    “好像是什么球在地上滚动。”

    “不......那不是球......”一个修士浑身发抖的说道,两眼无神的盯着地上滚动的物事。

    那东西当然不是球,而是一个沾满鲜血的头颅,那头颅上满是粘稠的血渍,血红的眼球暴突着,皱巴巴的脸皮显得狰狞可怖。

    苏凡轻笑着甩掉了剑上的血珠,摇着头对地上的尸体啧啧说道:“大长老啊,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这条老狗,原本我只是想刺穿你的眉心,不料这老狗打偏了出剑的角度,害你落了个尸首分离的下场!”

    “大长老死了!”

    “大长老被苏凡一剑杀死了!”

    “连老祖都挡不住苏凡的剑!”

    匍匐在地上的苏家修士绝望的大叫着,连大长老都被苏凡一招杀死了,他们实力比大长老还低,哪里会是苏凡的对手。

    苏家老祖此时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几乎倾尽全力所爆发出的攻击,居然被苏凡轻松的挡下了。

    这不是说明,苏凡已经比他还要厉害了?

    就在众人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苏凡诡异的冷笑一声,伸出两根白皙的手指,玩味的说道:“第二个猎物......”

    接着他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用看待蝼蚁一样的冷傲眼神向下方扫视了一遍,最终将视线停在最开始讽刺苏由的九尺大汉身上。

    “就是你了!”

    话音刚落,苏凡便面容冷酷的再次出剑,依然是一招普普通通的刺剑。

    “不!老祖救我!”

    嗡!

    剑锋划破空气时吟声大做,携带着无匹的气势瞬间洞穿了大汉的眉心。

    一道血花从大汉的后脑绽放开来,奔流的血柱染红了冰冷的地面。

    苏凡偏头斜视着苏家老祖难看的脸色,淡然道:“怎么不出手了?做为伟大的苏家老祖,就这么任我随意杀害你的族人?还是说......”苏凡话锋一转,讥笑的说道:“你就是个胆小怕死的老怂包?呵呵。”

    苏家老祖闻言并没有回话,浑浊的老眼中隐隐闪过一些怒气。

    修士的年纪越大往往就越怕死,面对苏凡的侮辱,苏家老祖只能沉默。

    “苏凡,我是你刑叔叔啊,从小你就缠着我让我给你讲故事听,你难道忘了吗?”

    “苏凡少爷,我家二牛和你感情一直很好,你可不能让他伤心啊!”

    “苏凡啊,你原来经常来我家吃饭的,你还记得吗?”

    苏家众修士看着默不作声的苏家老祖,全部都绝望了,纷纷开口求饶起来。

    然而,他们的求饶注定是无果的,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原先的白袍少年都不一定记得住,更何况现如今的苏凡呢。

    “哦?”苏凡神色微微一动,缓步走到那个自称是什么刑叔叔的修士旁边,语气亲切的说道:“刑叔叔吗,我记得你啊,小时候我们交情一直很不错。”

    “对啊对啊,苏凡,看在你小时候我对你那么好的分上,就放我一马吧!”

    那个叫刑叔叔的修士闻言眼前一亮,向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挥舞着手臂大声叫道。

    “好吧!”

    苏凡轻轻的点起头。

    “真的!”刑叔叔不可置信的说道,他没想到幸福居然来的那么快。

    然而就在他刚露出惊喜的表情时,一道雪白的剑光便钻透了他的胸口。

    “噗!为......为什......么!”

    刑叔叔大口大口的呕着鲜血,带着满脸不解的疑惑失去了所有生息。

    苏凡狠狠的把剑拉出,飞溅出的血液喷的他浑身都是。

    他轻瞥着地上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语气充满怜悯的说道:“念在你对我感情那么深的分上,你有幸成为我第三个猎物,这样的殊荣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

    “好了,下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