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苏家巨变,追来
    “对了,父亲,你怎么跑到这来了?难不成家主命人把你也关起来了?”

    苏凡连忙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苏由深究。

    “哦......”苏由虽然还是有些迷糊,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只见他语气有些吞吐的低声说道:“凡儿......明天大少爷就要大婚了,家主.....家主让我来接你出去!”

    接着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绿豆般的小眼睛忍不住里缩了缩,麻杆一般的细脖子上爬满了冷汗。

    “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观察到苏由的变化,苏凡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丝危机感油然而生。

    “凡儿......”

    苏由欲言又止,默默伸出自己干巴巴的手爪在怀里掏摸了一会,拿出一枚古朴的黑色戒指向苏凡递了过去。

    “父亲,这是?”

    苏凡接过父亲递过来的戒指,扫了几眼发现并没有很奇特的地方,只是一枚制作很精巧的普通戒指罢了。

    “凡儿,你把魂力注入进去......”

    看出苏凡眼中的疑惑,苏由口气有些紧张的说道。

    听从苏由的指引,苏凡运起一丝魂能向手里的戒指探了进去,瞬间他便感觉自己的神识好像捕捉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

    “这戒指是空间宝物!”

    苏凡神色有些怪异的说道,空间宝物他也有,系统物品空间比这个小戒指里的空间大了无数倍。

    接着当他看见戒指里装的东西时,脸色勃然大变:“父亲,你这戒指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修炼物资!?”

    是的,黑色小戒指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修炼资源,丹药、灵植、兵器、食材、金币什么的应有尽有,里面物资的存储量超过了苏凡这些天来所见到的资源总和甚至还超过了几百倍。

    看着这琳琅满目的物资,苏由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了,他大力捏住手里的戒指,皱起眉担忧的问道:“父亲,这些物资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凡儿这些物资的来源你就不要问了......”

    面对自己儿子的疑问,苏由的语气有些躲闪。

    “你偷的?”

    苏凡观察着苏由的表情,心中闪过一些明悟。

    “是......”

    苏由见瞒不过苏凡,叹息了一声,索性承认了下来。

    “父亲这些东西难不成是来自苏家库房?”

    苏凡知道苏由这个便宜老爹是掌管苏家修炼资源的库房执事,可是让他不理解的是,苏由看上去是个挺老实本分的人,怎么会监守自盗呢?

    苏凡心中隐隐有个猜测,苏由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他。

    果然,下一秒,苏由有些焦急的说道:“凡儿,这些你都不要管了,拿上这枚戒指赶紧离开这里,离开苏家,去太凌宗找你娘,永远都不要回来!”

    “父亲,你怎么了,你不是来接我去参加苏晨的婚礼么,怎么又突然叫我离开苏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苏凡见苏由脸上的焦急并不似装出来的,几步走上前去,抓住苏由的袖口语气犀利的大声问道,浑身气势也不自觉的微微一涨。

    “唉......凡儿......”

    苏由瞧着年轻气盛的儿子,知道事情怕是瞒不住了,绿豆般的小眼中写满了无奈:“凡儿啊,你这几天一直在这寒室里不曾出去,你恐怕不知道,大少爷他......”

    “苏晨怎么了?”苏凡心中猛的一突,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大少爷不知道是获得了什么逆天机缘,修为一直都在涨,几乎是一天一级,昨日他的修为便已经突破到魂士了啊......也就在今天,他居然出手将家主打成了重伤,如今整个苏家都已经落到大少爷手里了。”苏由满脸苦涩的说道。

    苏晨晋升到魂士了?

    这怎么可能?

    苏凡闻言一脸的不信,一个前不久还是魂者五级的废材,现在居然先他一步达到了魂士级别,这完全打破了修炼的定理。

    如果苏晨的武魂是神级或者圣级的,苏凡根本不会感到意外。

    问题是苏晨的武魂只是黄级啊,这样违背修炼规律的突破,这事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想到这里,苏凡脸色复杂的看着身材矮瘦的苏由,这个便宜老爹对他真的是关怀到了极点,之前说什么家主来接他的话只怕都是假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放宽心些。

    “嗒嗒嗒!......”

    就在这时,安静的地道深处又响起了一连窜脚步声,从声音听的出来,这次来的人数量最少有十几人。

    “呵呵,佩佩小姐真是料事如神,苏由这个色鬼果然跑来找他宝贝儿子了!”

    一个粗犷的声音从地道中传来,而随着这声音说完最后一个字,一个身长九尺的大汉已经当先出现在了寒室内!

    待那大汉站定后,又有十多个身影从黑暗的地道外鱼贯而入,这些人浑身气息雄厚,竟是没有一个人的修为低于魂者八级以下。

    “你们是......怎么是你们!”

    苏由看清楚这些不速之客的面容后,顿时大惊失色。

    “这是怎么回事,千年玄冰怎么不见了那么多?”

    “这段时间,只有苏凡一个人被关押在此处,莫非是他?”

    “大胆苏凡!竟然擅自毁坏寒室,简直罪不可恕!”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走进来的苏家修士全部震惊的发现,四面冰墙居然神秘失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黑色的坑洞。

    “各位长老堂主息怒,此事与我儿并无关系啊,可能玄冰只是化了......”苏由见众修士怀疑到苏凡头上,神情一慌,硬着头皮走上前说道。

    “住口!此等荒谬之言也亏你讲的出!”

    这时一个虚发皆白的精瘦老者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却是那前几天与苏凡闹过矛盾的苏家大长老。

    “咳咳......好了,都别说了。苏由啊,你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有句话说的好啊,上梁不正下梁歪,玄冰的事你们俩父子肯定都有参与,不然如何能说的出这般虚假的借口?你偷了家族里的物资本就是弥天大罪,如今你二人又破坏了寒室,更是罪上加罪。你们还是随我等回去,等候方儿的裁决吧......”

    大长老的话刚说完,旁边就有一个更加苍老的修士走了出来,那老修士捋着拖到肚皮上的雪白长须,面无表情的对苏由讲了一大通话。

    “老狗,你算什么东西?”

    然而还不等苏由接话,苏凡却是双目一寒,冷冷的回击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