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突破,坑爹的任务
    凡是强大的修者,都是经的起时间考验,能忍受住无尽寂寞的人。

    因为挖掘过度而变的有些阴暗的冰洞内苏凡依然在那里闭目修炼着,一身修为已然突破到了魂者八级,此时他正向着魂者境最后一个小境界发起冲锋。

    魂者九大小境,是修士奠基的根本,在这一层次停留的时间越短,并且根基越浑厚,以后的修道之路便会走的越远。

    不过,这仅仅只是其中一方面,另一方面看的就是魂修们的资质,这与他们觉醒的武魂等级是息息相关的。

    武魂的等级越高,吸纳天地间的魂力就越快。

    还好苏凡的修炼方式和其他修者不一样,要是他凭刚觉醒的凡级下品武魂来修炼的话,现在恐怕还只是个废材。

    凡级武魂的修者,如果不是有什么天大的奇遇,一生中所能达到最高的实力,只能是魂士巅峰。

    凡级下品武魂,连达到魂士巅峰都不可能,顶多能升到魂士三级就不错了。

    修炼无岁月,随着大量武魂值不断转换成经验点数,苏凡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高涨。

    魂者八级初期......

    魂者八级初期巅峰......

    魂者八级中期......

    魂者八级中期巅峰......

    魂者八级后期......

    ......

    “哈!”

    在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后,盘坐在原地的苏凡大喝一声,一双星眸微微张开,深深凝聚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向四周扩散开来,他四周方圆数米的地表竟是被那磅礴的气浪炸出了一个个不规则的坑洞。

    此时苏凡的体内,所有的九条魂脉全部贯通,在魂力翻涌之中,九条魂脉里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叮!”

    “玩家苏凡达到九级,开启主线晋升任务,任务内容自己查询。”

    “叮!”

    “玩家苏凡达到九级,满足s级支线任务‘圆满之境’的触发条件,任务内容自己查询。”

    苏凡成功升到魂者九级,他已经隐隐能感觉到那层大境界的瓶颈,他相信如果自己继续修炼下去,一定能触摸的到。

    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系统给他发布的任务信息。

    听到任务信息,他马上看了眼自己的属性面板,果然经验值的显示变成了:4000/max。

    “看来,必须要完成晋升任务才能继续开启升到魂士的经验条了!”

    苏凡微微皱眉,这种变化让他始料未及。

    “不管了,先瞧瞧系统给的晋升任务是什么吧。”苏凡一边说着,一边将任务栏打开。

    “叮!”

    “玩家苏凡主线晋升任务:领悟一枚剑意种子。奖励:等级增加一。”

    “卧槽!”

    苏凡看完任务大吃一惊!

    这坑爹的系统是想要玩死他啊,他现在刚刚学会一点用剑的技巧,连皮毛都算不上,居然叫他去领悟一枚剑意种子!

    剑意,强大的剑修所能领悟的意境之力,是人体开发自我潜能可得到的一种意识力量。

    一位拥有剑意的剑客,即便手中没有剑,也能以剑意凝聚剑气,伤敌于千里之外!

    剑意种子,顾名思义,便是剑意的雏形,只要种子继续成长下去,有朝一日必能蜕变成完整的剑意!

    “系统啊,你第一次发布任务,就给我整个那么难的,这是想逼死人的节奏啊!”苏凡摸了摸额头,无奈的说道。

    苏凡有几斤几两,他自己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有战斗形态增幅协调身体,可剑意毕竟是意识层次的玩意,他觉悟还不够高啊。

    “这下好了,经验值也提炼不出来了!”苏凡苦笑道。

    “嗯,刚才系统还给我个什么支线任务,看看是什么内容吧!”

    一时半会,苏凡也拿不出什么注意,索性又开始望向那条支线任务。

    “叮!”

    “玩家苏凡触发s级支线任务‘圆满之境’第一环,在不借助天罚剑特效技能情况下,凭自身战力击杀一名魂士级修者。奖励:魂者十级经验条解锁。”

    “靠啊!”

    苏凡算是彻底无语了,不动用天罚剑技能让魂者去杀魂士,这系统难不成是疯了。

    就算苏凡现在是魂者九级,看上去和魂士只有一点差距,可是魂者和魂士在力量上已经是两种不同的能量体系了。

    魂者的魂脉里储存的是气态的魂能,魂士的魂脉里是完全液化凝练的魂元!

    他现在的实力绝对能秒杀半步魂士,但是面对魂士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还有,这魂者十级是什么情况,大陆上的修炼体系不是以九为极致吗?”苏凡看着任务奖励,不可思议的说道。

    每个修者身体里只有九条魂脉,魂者十级是怎么冒出来的?苏凡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

    “哎,想不通就不要想了,看来修为也是提升到头了,也不知道会被苏家的人关到什么时候,现在只能先磨练下剑招了!”苏凡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

    “嗒嗒嗒!......”

    就在苏凡想要拿出天罚剑,来巩固自己的剑招时,深邃的地道中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

    苏凡微微一怔,朝着地道口望了过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有点矮小的身影慢慢清晰起来。

    “是......父亲!?你怎么来了!”

    苏凡仔细辨认着来人,发现竟是自己的便宜老爹苏由。

    “凡儿,这几****还好吧。是为父没用,让你受苦了......”

    苏由望着已经长的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苏凡,眼中充满了慈爱。

    “父亲,其实这里挺不错的,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可怕。”

    苏凡摇摇头,微笑着伸展开自己的双臂,向苏由证明自己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哦,那就好,那就好......”苏由点着头,欣慰的笑了。

    “咦?凡儿,这寒室里的千年玄冰为何少了那么多?”

    这个时候苏由才发现整个寒室里,除了二人头顶上有些千年玄冰外,只剩下了三把冰椅一张冰桌和一张冰床。

    “我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莫非是都化了?”

    苏凡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决定装傻充愣。

    “化了?”

    苏由闻言愕然,苏凡的猜测他是万万不信的,可是这些玄冰到底是怎么不翼而飞的他却找不到丝毫依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