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采花贼的儿子
    苏定方口里冒出的讽刺之言,让林家父女有些惊讶,但是他们知道苏定方肯定还有后面的话要说,因此并没有打断对方的叙述。

    苏定方平视着远处微弯着腰和几个家丁聊天的苏由,语气依然满是嘲讽的说道:“苏由身上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大秘密,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跟随过一个本领高强的修者,而这个修者的名号我想林兄肯定有所耳闻。”

    “哦?不知道是哪一位高手?”林雷对这秘闻突然来了一丝兴致,忙不迭的问道。

    “折花魔君!”

    “折花魔君?可是二十年前在天霖国祸害了无数女子清白的采花大盗?”

    “正是此人,后来这折花魔君在彩虹山脉深处被数百高手联手追杀而死,传闻他所留下的宝藏与传承也遗落在了山脉深处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本来,做为这种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追随者,苏由是没有资格重入苏家族谱的。但是,当时我的父亲和家族高层为了从苏由嘴巴里挖出折花魔君的宝藏线索,破例让他重回了族谱!”苏定方不露痕迹的扫了林雷一眼,又抖出了一个家族机密。

    做为苏家之主的苏定方,心思自然也不简单。

    他的脑子里也一直算计着林雷,一旦得到苏凡的机缘,林雷很有可能对苏家失去兴趣,他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将林家彻底绑架在苏家的战车上。

    “那苏由竟有这般造化?”

    果然,林雷听到“折花魔君宝藏”这几个关键字,就再也不能淡定了,激动的全身都有点发抖。

    “可惜,这些年苏由的口风很严,我们想尽了任何办法都无法让他讲出一点线索。”苏定方无可奈何的说道。

    “苏老弟,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使用一些特别的方法吗?”林雷这时候有点紧张的盯着苏定方,口气中有些急切。

    “那些方法我们当然想过,就在我们决定对苏由使用抽魂术时,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苏定方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中,眼中有些迷蒙:“那时候,苏凡的母亲突然降临苏家,说是怀上了苏由的孩子。那可是太凌宗外门长老啊,魂师巅峰的强者啊,我苏家怎么可能惹的起这样的强者?于是,对付苏由的计划就搁浅了,这一拖十几年就这样过去了。”

    听到这里,林家父女纷纷恍然大悟,心中似是想通了什么,都有些惊叹的笑了笑。

    凝视着林家父女逐渐明悟的表情,苏定方微笑的点点头:“你们猜的不错,那苏由做为折花魔君的追随者,自然也是学过一些秘术,苏凡的母亲便是因为中了他某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才无意中怀上了胎儿。”

    “想那苏凡惊才艳艳,不料却是个采花贼的儿子,当真是讽刺!想必苏由也并没有把这其中的隐秘告知过苏凡吧?”林雷啧啧出声,暗道世事无常,果然人无完人。

    “不错,苏凡一直自诩自己为傲世奇才,一但知道自己的身世,与人作战之时必然会分心,所以想要拿下他并非难事。到时我们可以用苏由的身份要挟苏凡,苏凡为了保住他爹的名声,自然会乖乖就范。然后,我们再利用苏由爱子心切,逼迫他将魔君的宝藏线索告诉我们!”

    苏定方说到这里突然脸上露出一丝窃喜,口中发出一窜嘿嘿嘿的阴笑声,和刚才那个稳如泰山的亲和家主截然不同。

    “苏老弟!为兄真是对你佩服不已啊!你这一箭双雕的计谋当真高明!”林雷见状只觉得浑身多出些许莫名的寒意,心想道:恐怕这才是苏定方的真面目吧。

    “计谋虽好,人手却有些不太够啊!我苏家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三人皆是魂者九级的修为,达到魂者八级后期的人只有器堂、药堂、刑堂、武技堂里的正副堂主共计八人,就算算上我和父亲两人,加起来也才十几人,少不得还要向林兄你借点人过来。”

    都是家族的掌权人,苏定方自然对林雷虚伪的恭维不感冒,只是将想法逐一道出来。

    “哦?十多名高手难道还不足以拿下苏凡么?刚才苏老弟不是说苏凡最多只能对抗魂者八级后期的修者吗?”林雷对于苏家有多少高手自然是一清二楚的,让他吃惊的是那么多高手拿出来居然还对付不了一个苏凡。

    就连一旁的林佩佩,也被惊的红唇大张,魅惑的媚眼中更是泛出无数动人的色彩。

    和普通的年轻人不一样,从小走出天霖国的林佩佩已经见识过太多的世面了。

    越级战斗的少年天才,林佩佩也不是没见过,在自己宗门里这样的天才可以说是多如牛毛,可是能凭借自我战力同时抗衡十数个高于自己等级的修者,只有那些高级宗门的普通妖孽才有这样的水准。

    苏凡?一个边远小镇中出生的少年,能具有这样的天资?

    林佩佩红唇微微一动,想要提醒下她爹和苏定方,但是话刚到嘴巴,她又咽了下去。实际上,对于苏凡的实力她还是有些怀疑,她打算到时候先看看再说。

    “方才我又仔细想了想,如果苏凡真的获得了某种机缘,难保他隐藏有什么底牌。如果只是我苏家的这点人前去,很可能会让他找到机会逃脱掉。所以为了万无一失,我们最好尽量把所有强者派出去,一定要趁他不备迅速将之拿下。”苏定方目露精光,语气中充满了冷漠。

    “也好。”林雷闻言点了点头,慎重的说道:“此事非常的重要,我现在要马上回去安排。”

    “嗯。”苏定方心中冷冷一笑,这个老家伙果然上钩了:“这件事就安排在晨儿大婚之后,婚礼毕竟是喜庆的大事,动了刀兵可不吉利。”

    “这是自然!”林雷微微一笑拱手说道:“如此,我就告辞了!苏老弟,再会!”

    “让我送送林兄吧!”苏定方又恢复了以往亲和的状态,仿佛刚才那个冷面无情之人并不是他一般。

    “苏老弟留步,为兄自己出去便是,出府的路为兄还是熟悉的,你还是赶紧去看看苏贤侄的伤情吧。”林雷轻抬手臂,做了个阻止的动作,然后似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身边抚媚的林佩佩的说道:“佩佩,你精通一些医术,一会帮苏晨瞧一瞧伤势。”

    “知道了,爹!”林佩佩微微低下身段,点头应道。

    吩咐完林佩佩,也不待苏定方有所回应,林雷爽朗一笑,迈着虎步迅速离去。

    “苏叔叔,我们去看看晨哥吧!”见父亲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远,林佩佩玉脸上露出道淡淡的浅笑,对苏定方恭敬的说道。

    “好的,林姑娘这边请!”苏定方笑着点点头,对于这个未来儿媳妇他还是很满意的。

    “我等恭送家主!”

    “我等恭送家主!”

    “我等恭送家主!”

    周围四散开来的苏家众人见苏定方二人要离开了,纷纷低头恭首行礼,生怕怠慢了高高在上的家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