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勇敢的苏大少
    “是啊家主,可别让圣子久等了,万一惹的圣子不高兴那可就不好了。”旁边的苏由见场面有了转机,也趁机跑上来恭敬的说道。

    见苏晨挣扎着好像还要闹事,林雷脸上不禁抽了抽,看了眼安静站立的苏凡,心下暗自叹息:都是资质不俗的天才,这苏晨怎么就没有苏凡一半的优点。

    “贤侄啊,有些事情还是要适可而止的好!”林雷脸色微沉,面无表情的劝道,眼中给一边的林佩佩使了个眼色。

    林佩佩收到父亲的暗示,笑嘻嘻的抱住苏晨的脖子,红唇微微擦过他的耳垂,低下声说道:“晨哥,就算给我父亲一个面子,可好?”说完话,她还轻吹一口气,让一道浓烈的香风钻入了苏晨的鼻子。

    感受着贴上来的温软美体,苏晨瞬间有点失神,那股迷人的香气刺激的他浑身舒爽,久久不能自拔。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几人表情都有些怪异,苏凡更是忍不住在心里又吐槽了一会。

    “哼!”

    从温柔乡里出来,苏晨脸色有些难看的向庭院里走去,在经过苏定方身边的时候鼻子里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下。

    “逆子!”苏定方双眼一瞪,气的张开大手就要拍过去。

    “苏老弟息怒!”林雷赶忙走上前去按住了苏定方的肩膀,目光闪烁的劝说道:“贤侄只是年轻气盛了些,你我在他这般年纪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要理解他。”

    “唉!都是我的错啊,如果不是我这些年的溺爱,晨儿也不至于变成这样。”苏定方语气中仿佛苍老了许多,眉宇间爬上了许多愁容。

    “孩子嘛,还在成长的时候,以后还是有机会将他的脾气矫正过来的。走,我们进去见圣子吧。”林雷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边心里暗乐,一边口中言不由衷的说道。

    接着,林雷便安慰着情绪有些低沉的苏定方走进了庭院。

    林佩佩随着父亲的脚步与苏凡檫肩而过,可能是苏晨没在身边的缘故,她看着苏凡的眼光里充满了无休止的**,只见她舔了舔自己的红唇,语气充满诱惑的对苏凡说道:“你知道吗,你是一道很可口的美味,我很想尝尝呢,嘻嘻!”说完,不待苏凡反应过来,便扭着水蛇腰离开而去。

    苏凡小脸一红,心脏很不争气的跳了几下,他抚了下胸口,有些胆寒的说道:“擦的,这女的真浪,跟八辈子没见过男人样的,吓死老子了。”

    他可不喜欢这种胸大臀肥的饥渴女人,反而喜欢像音儿那种身材柔顺的清爽女子。

    可就在这时,很突兀的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穿着水银色纱裙的倩影。

    “什么情况?难道是这几天在彩虹山脉历练多了,没休息好的缘故?怎么老是想起院子里那个可恶的小娘皮。”苏凡使劲拍了拍头,用了好长时间才把那影子驱除了出去。

    “凡儿,你是不是头疼?”

    苏由一直有些沉默,看来平常是个不爱说话的人,见周围没了外人,他的胆子才大了许多,这时看见自己儿子无缘无故狂拍脑门,不禁心中有些着急。

    “哦,父亲,我没事了,您别担心。”

    苏凡一直是孤独一个人,突然间多了个对他这般关心的老爹,一时半会还有些不太适应。

    “没事就好,赶紧进去见圣子吧!”

    见苏凡并没有什么大碍,苏由心中放心了不少,当下迈着自己有些短小的双腿,慢慢的走进了庭院。

    苏凡眼色复杂的凝望着苏由离去的背影,心下默然一叹,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早已经死去,而苏凡正是杀害他儿子的凶手,恐怕会伤心吧。

    苏凡眼中闪过一丝不忍,长舒了口气,摇着头喃喃道:“还是不让他知晓的好,反正此间事了我便会永远离开这里,就让他自豪的儿子永远留在他心里吧。”

    苏凡心情有些沉重的走进庭院,一眼望去,发现所有人都跪拜在地,包括刚才狂妄不可一世的苏晨。

    在众人跪拜的最前方,少女柔儿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嫩白的瓜子脸上满是冰冷,明珠般闪亮的美瞳中携带着丝丝寒意,被水银色纱裙包裹的柔美身躯中散发着恐怖的气势。

    “你来了。”

    似是感受到了苏凡的关注,柔儿将视线投了过来,当发现来人竟是苏凡的时,她语气里虽然冰冷,但是一双闪亮的美眸中却多了几丝柔和。

    “是的,我来了。”

    苏凡慢慢的往前踱了几步,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可奈何回应着。他可不想来啊,这不是形势所趋么,再说了他也能感觉的出来这少女其实对他没有恶意。

    “嗯!?”跪拜在地的苏家众人心里纷纷闪过一个问号,不理解这苏凡和圣子之间到底在说什么暗语,但是又不敢发问,生怕惹恼了圣子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他们不敢说话,有的人却敢说话。

    “大胆苏凡!圣子面前竟敢如此装腔作势,你以为你自己是谁,还不跪拜下来乞求圣子宽恕于你!”

    苏晨一直跪在下面偷瞄着柔儿,脑子里不断幻想着一些很龌蹉的画面,然而苏凡的出现却打断了他的幻想,而且苏凡和柔儿之间的对话让他感觉这两人可能有什么不告人的关系,一时之间他妒火中烧,忍不住叫了出来。

    “哦?听你的口气好像对苏凡有些不满了?你凭什么?”然而没有等苏凡开口,柔儿却是美眸一转,语气冰冷的对苏晨说道。

    “我凭什么?凭我是苏家大少,凭我是六品宗门的准弟子!他苏凡算什么,一个下人的儿子而已,不过就是我苏家养的一条狗!”

    苏晨猛的站起身,眼中充满了无尽的凶狠,他咬牙切齿的将这么多年对苏凡的憎恨全部爆发了出来,接着他无视柔儿越来越冰冷的凝视,洋洋得意的阴笑道:“圣子,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跪拜在这里的,你和这样没有前途的家伙牵扯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还望圣子你不要自误才好!”

    静!

    所有人此时都鸦雀无声,他们都惊讶的看着满脸狰狞的苏晨,这苏晨真的是家主的儿子吗,别是路边捡的吧,竟然能说出这般大逆不道之言。

    连苏定方都没有开口,他已经被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一句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