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反败为胜
    “咝!”

    似是被苏凡备战动作所刺激,巨型壁虎嘶叫了一阵,便张牙舞爪的从山壁上坠落下来,砰的一声重重砸在与苏凡相距一米不到的空地上,厚重的鼻息吞吐着白雾,如铜铃般大的双瞳中充满了暴虐死死盯着它的猎物。

    苏凡没有动,一边沉着的打量对手,一边将双剑呈现攻守姿态,这个敌人比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只野兽都要强大,堪比魂者巅峰。

    咝咝!野兽的耐心总是有限的,静待片刻见猎物并没有攻击上来,巨型壁虎长颈猛的收缩了一下,半米长的舌信如一道展开的匹练朝苏凡卷了过去。

    苏凡星眸微缩,那舌信周围升腾的绿气竟将空气都腐蚀了。

    迅速展开风雷幻身,在这狂风暴雨中,苏凡的身法似是被某种神奇的力量加成了,电光轰鸣间隐隐有一种大势临身!

    雷霆闪烁,苏凡翻身错开舌信攻势,疾步向前,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急速突向巨型壁虎的下颚。

    锵!于此同时双手中的剑刃也在瞬间组合成天罚大剑,凭借着苏凡一往无前的冲势,化作一道尖锐的锋影,悍然出击!

    “雷霆一怒!”苏凡冷然一笑,疾刺的大剑中一道白色剑气喷薄而出,瞬间就要洞穿巨型壁虎的头颅。

    “咝!”

    就在这时!巨型壁虎巨目中蓝光一闪,布满利齿的口中闪过一丝戏谑的笑容,庞大的身躯微微晃动着,一道阴暗的杀机瞬间锁定了苏凡!

    “什么!?”苏凡只觉得浑身凉飕飕的,心中警钟长鸣,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噗!”

    还未等苏凡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右肩猛的一痛,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中了。

    接着那刺入血肉的物事微微振动起来,“额!”苏凡闷哼一声,他浑身的血液开始随着这振动的频率开始往那尖刺内部涌入。

    “当啷!”刺骨的疼痛,让苏凡肌肉不住收缩,手中大剑也因为握不住掉在了地上,成型的剑气慢慢消散,直至消失。

    “它在吸食我的血!”

    苏凡的视线有些模糊,他在拼尽全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如果不是有系统空间里的200多颗补血丹在续命,他恐怕在第一时间就会被活活吸死。可就算如此,那些补血丹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减少。

    这个时候他才勉强分辨出,刺穿自己肩膀的竟是一条长满锋利倒刺的黑色尾巴。

    “可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么?”苏凡苍白的脸上满是悔恨:“大意了,果然,不用技能锁定,光凭借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些勉强。”

    风雨中,苏凡仰天悠然叹息,如水的眸中闪过一抹无奈,面露苦涩的喝道:“凝聚吧!风雷幻身!”

    于此同时,他的精神意识也将小地图上的黄色靶心,套在了那个不断闪烁的大红点上。

    技能锁定!正式启动!

    “轰隆!”

    浓厚的乌云中闪出一道刺目的雷霆,劈开层层云海,整片山谷上空霎那间宛如白昼。

    “咝!?”

    巨型壁虎惊疑不定的凝视着天空中的巨变,它感到冥冥之中有一种恐怖的力量正在其中聚集,嗜血的蓝目中多了些许恐慌。

    “好机会!”

    苏凡眼中精光一闪,他分明感受到那尾巴中的吸力突然变小了,连忙脚步一错,将地上的大剑踢离身后数米。接着他捂住被刺穿的肩头,牙齿紧咬,忍住剧烈的疼痛,狠狠往后一拔!

    血肉飞溅而出,苏凡双目一瞪,伤口被撕裂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喊了出来。

    冰冷的山风伴携着雨滴疯狂的从伤口灌进苏凡体内,让他有些眩晕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不少,他脚步轻点,一个呼吸便后退到了大剑所在的位置。

    “咝!”

    巨型壁虎被苏凡的叫声所吸引,立刻转移了视线,这才发现到手的猎物居然早已离开了自己的掌控,长长的舌信舔了舔凶齿,挪动着庞大的身躯准备发动攻击擒拿住苏凡。

    “轰!”

    就在此时!天空中的雷霆骤然凝聚成人型,携带着无匹的冲击力猛然扑向巨型壁虎。

    “咣!”

    火花与雷电狠狠钻进巨型壁虎的皮肤,肆虐着它每一寸细胞,只是这野兽的等级有点太高了,雷霆分身的攻击只能将他麻痹住无法动弹。

    于此同时,在补血丹强大的药力作用下,苏凡的身体逐渐好转了不少,新生的血肉也在缓慢的长出。

    苏凡弯下腰,有点吃力的拾起地上的大剑,喘了几口粗气,脸上露出坚定的神色,面向倒地的巨型壁虎,拖剑而行。

    一步,两步,三步.....

    每前行一步,他全身的气势便会增长一分,体内的魂能也会激荡一次,手中的大剑亦会轻鸣一声。

    “嗒!”

    当最后一步迈出的时候,苏凡已然行至巨型壁虎因麻痹而躺倒的身体前。

    “去死吧!”

    苏凡周身魂力汹涌,一双星眸发出凛冽的寒意,笔直的身躯中蕴藏着无数可怕的力量,他大喝一声,将不断鸣动的大剑直直挥出。

    “咝!吼!”

    锋利的剑芒照射进巨型壁虎惊恐的蓝目中,它拼命挣扎着麻痹的肉身,张开长满利齿的大口不甘的哀嚎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