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有情人
    ,精彩小说免费!

    地劫堂主的面色平静异常,不为闵玉的骂声所动,也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

    只听他冷冷的说了一句:“闵玉族长,我看你还是乖乖听话吧,为了你自己的性命,也为了那些剩下的栗赫族人的性命。”

    一听他这句话,闵玉心中猛的一沉,面色一紧,却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只见地劫堂主缓缓都走到了闵玉的身前,手中捧着的那个锦盒又举了起来,看着闵玉问道:“族长,你还是实话实说吧,这锦盒里的东西,你到底给藏哪里去了?”

    “什么?”一听这话,闵玉的心头也是猛的一颤,急忙睁大眼睛看着地劫堂主,又将目光落在了那个锦盒之上。

    “东西?这锦盒里的东西……你们已经打开这个锦盒了?”闵玉看着地劫堂主问道。

    地劫堂主冷冷一笑,手掌微微一颤,锦盒上的那个盖子又再次弹了出来。

    随即,他把这个锦盒稍稍放低,让闵玉能够看见里面。

    只见这锦盒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只能够看到光滑的内壁。

    “这里面的东西呢?”闵玉很是震惊,又看着地劫堂主堂主问道。

    在她心里也是认为,这样一个作为栗赫族核心机密的锦盒,藏在那个巨大的船锚之下几百年,密封的严严实实的,里面一定藏着什么东西,比如说藏宝图之类的。

    只见地劫堂主的目光变得阴冷起来,看着闵玉说道:“族长何必继续在这装?我们现在已经找来了,你还是乖乖的把这锦盒里的东西交出来才好。”

    “这锦盒是你从我手上夺去的,里面的东西你却还要来问我要?”闵玉的心中也很是震惊,看着地劫堂主说道。“你说的没错,这锦盒确实是我从你手中夺来的,可我们回去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空的,什么也没有。你是新任族长,这锦盒所在又是只有历代族长才知道的秘密,这锦盒若不是你做的手脚,还会有谁?

    ”地劫堂主看着闵玉说道。

    闵玉默然不语,此时她心中的震惊,和这个地劫堂主当初打开那个锦盒时候是一样。

    当沈锋把这个锦盒交给自己的时候,她确实没有任何的时间和机会来做手脚,只是看了一下这个锦盒,根本没有打开过,他也完全不知道这里面居然是空的。

    闵玉没有说话,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眼中带着愤怒地看着这个地劫堂主。

    “族长,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再说最后一次,把这锦盒里的东西拿出来,我可饶你和剩下族人的性命。”地劫堂主的眼中杀气暴显,阴冷的看着闵玉说道。

    “这锦盒里面有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你!”闵玉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看着地劫堂主说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落下,就见地劫堂主猛的将左手伸出,五指成爪向闵玉这边抓了过来。

    闵玉面无惧色,随即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且慢!”

    神堂的大门之外,一个声音陡然传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地劫堂主、鬼室流云和闵玉的心头都是一声炸响。

    正是沈锋!

    闵玉的心中一阵惊喜,立刻睁开了眼睛:“沈郎,是你!你回来了!”

    只见沈锋缓缓的从神堂门外走了进来,站在了地劫堂主的旁边。

    看到沈锋突然出现,地劫堂主也很是震惊。

    他原本得到消息,沈锋已经是去往了崖州城,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又折返回了莽山村。

    对于沈锋他们很是忌惮,故而也是有所安排,石猿领着那四个大食武士还有一队黑衣武士就莽山村的外围,正是为了防备沈锋提前回来,好拖延住他。

    为何没有听到石猿那边发出一点动静来,沈锋就突然出现在神堂门外了?

    还有,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一想到这儿,地劫堂主的心里也是稍稍有些后怕。刚才他可是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了沈锋,也幸好那个闵玉在自己人的手上,沈锋有所顾忌,这才没有从后面出手袭击。

    “你们两个大男人,为难一个弱女子,难道不感到羞耻?”沈锋看着地劫堂主和鬼室流云说道。

    地劫堂主冷冷一笑:“我们也不想难为闵玉族长,只要他把这锦盒之中的东西交出来,我们立刻便离开。”

    沈锋刚才在门外,并没有急着进来,也是听到了地劫堂主同闵玉之间的那一番对话。

    此时他看着地劫堂主手中那个里面空空的锦盒,心中也很是惊诧。

    这个锦盒那晚是他亲手从船锚之下拿出来的,也确实没有做任何的手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是这般情景,那个锦盒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沈都尉,这个锦盒那晚只有你们两人经手,是不是你在这里面做了什么手脚?”地劫堂主看着沈锋冷冷问道。

    沈锋的心头微微一动,接着脸上故意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来,没有做任何的回答。

    沈锋的大脑也在飞速的运转着,此时闵玉就在那个鬼室流云的手中,脖子被他给掐着,随时有性命之忧。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一定要先把闵玉给救过来。

    那个锦盒现在就在地劫堂主的手中,且不论里面为什么会是空的,这个锦盒乃是闵玉心中一直挂念的东西,栗赫族人的至宝,今晚若是有机会,一定要给夺回来。

    看着沈锋这般神情,地劫堂主的目光闪动,随即说道:“看来这件事情果然是沈都尉做的手脚,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实在令人佩服。”

    一听这话,闵玉也是十分震惊,急忙将目光投向了沈锋这边。

    “沈郎,这……”

    沈锋没有说话,也不好做出什么特别的示意来,只好面无表情的看着闵玉。

    地劫堂主阴森森的笑了一下,看着沈锋说道:“听闵玉族长称呼沈都尉为沈郎,莫非你们二位现在已经是有情人了?实在是令人惊讶啊。”“我们实在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沈都尉,你可想今晚看着这位与你有情的闵玉族长就死在你的面前?”地劫堂主阴森森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