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锦盒之秘
    ,精彩小说免费!

    崔钰微微一笑,看着沈锋接着说道:“这套剑法前六招小友你可以学会使用,但最后一招不行,你还差了一个神醒穴没破。”

    沈锋点了点头,苦笑说道:“前辈,别说学了,招式我连看都看不到,就见您挖坑了。”

    崔钰哈哈一笑:“这套神隐剑法,对应的还有内功心法,一定要融会贯通,以内力的运转来催剑才好,我把心法传你。”

    说完之后,崔钰就贴近沈锋身边,将心法口诀传授给了他。

    跟常知足修习过天元一气功之后,沈锋对内功的修行也是入门了,日渐精深,理解心法口诀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这套心法口诀也很是简单,每一句对应一招,言简意深,微言大义,崔钰又稍稍向沈锋讲解了一番。

    “小友,待你伤愈之后,找个机会可以用这把冥羽剑来试一试这套神隐剑法。”崔钰将冥羽剑又交到了沈锋的手中。

    沈锋接剑,心中感慨不已。

    这把冥羽剑既软又轻,却坚韧锋利无比,自己以后可以把他缠在腰上随身携带,比离素刃更为好用,配上神隐剑法,再也不用怕遇上今晚被地劫堂主和鬼室流云这些人围攻的情形了。

    沈锋心中又想,若是用太阿剑来施展神隐剑法,会不会威力更是大增?

    心中一边想着,沈锋一边回味着崔钰所教授给他的内功心法,意随心动,先天元气也在周身经脉中运转,却和之前的路径截然不同,像是另辟蹊径一般。

    而沈锋的体力和精力,甚至是内力都得到了极快的恢复,虽是在深夜身体受伤,却丝毫不感到困倦难受。

    不知不觉,沈锋和崔钰在这黑渊洞中已经过了一个整夜,外面天色已经变亮。

    外面的一缕阳光斜着照入了洞中,洞中的那一堆篝慢慢也熄灭了。

    崔钰看着沈锋淡淡一笑,说道:“小友,天亮了,咱们该出去了。”

    说完之后,崔钰一手扶着沈锋的身子,轻轻一跃便跳出了黑渊洞。

    洞外朝阳初升,树林中还弥漫着一股薄薄的雾气,带着一丝神秘的气息。

    崔钰看着沈锋说道:“小友,咱们此次的缘分已了。本道再送你一句话,除恶务尽,也要得饶人处且饶人,须知上天有好生之德,对那些并非怙恶不悛之人,仍可以网开一面,让其转恶为善。”

    沈锋点了点头,看着崔钰说道:“晚辈谨记!”

    二人忽听树林外远处传来一阵喊声:“沈都尉……沈都尉!”语气甚是焦急。

    沈锋也认出了声音来,正是李嗣业和韩顺,看来他们也是担心自己,带着一队神锋营兵士找到了这附近。

    沈锋循声看去,暂时还看不见这些人的身影,不过马蹄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

    沈锋再转头回崔钰这边:“前辈,我的人……”

    沈锋话还没有说完,陡然间怔住了。

    只见自己身旁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了,崔钰也不知什么时候毫无声息的离去。

    沈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怅然……

    ……

    崖州外海,鬼室流云的那艘大船之上。

    地劫堂主安牢山和鬼室流云坐在一间船舱的桌旁,铜鬼、石猿和水冥站在他们身旁。

    “堂主,昨晚明明可以杀掉沈锋,你不战而退,实在有些大失颜面。”鬼室流云看着安牢山,冷冷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怪怨。

    “大失颜面?”

    安牢山目光冷冷的扫过铜鬼和石猿,他们二人的神情还是阴晦沉闷。

    昨晚在黑渊洞中,他们被打击的也是不小。他们二人都是被自己所最拿手的五行伽罗术所败,石猿被埋在土中,灰头土脸,尤其是那个铜鬼,身上还有伤。

    “昨晚若不是我求那个道人放手,你以为你们这些人还能够出的来?他只施展了一成的功力而已,你们是不知死。”安牢山冷冷的说道,很是直接,似乎是心有余悸的样子。

    鬼室流云没有说话,他没有同崔钰交过手,似乎心中仍是有着一丝不甘心。

    安牢山将目光投向鬼室流云这边,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看着他说道:“大唐是你我共同的敌人,你我合作,我岂会害你?昨晚咱们能够出了那黑渊洞,那青衣道人不再纠缠咱们,已经是一件幸事了。”

    鬼室流云没有答话,沉默片刻,眼神中带着一丝异样的看着安牢山说道:“堂主,那个锦盒现在可在你手中了。”

    安牢山微微一笑,目光闪动,随即从自己的怀中将那个锦盒给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说道:“这个锦盒我是替你拿来的,莽山中的这处宝藏是你的,我分文不取。”

    鬼室流云的眼神之中仍旧是带着一丝的警惕和不信任,随即将目光落在了那个锦盒之上。

    只见这个锦盒外面涂着一层七彩锦漆,只有手掌般大小,很是精致小巧。

    安牢山知道他在想着什么,随即将锦盒推到了鬼室流云面前。

    “你打开看便是。”安牢山冷冷一笑说道。

    鬼室流云立刻拿过那个锦盒,在手里翻来覆去仔细的看了一番,却没有发现这个锦盒有能够打开的地方,整个盒子浑然一体,连个缝隙都没有。

    “就是这个锦盒?”

    鬼室流云将信将疑的看着安牢山。

    安牢山点头笑道:“我是从新任的栗赫族长闵玉手中拿来的,他们也是刚刚发现,还会有假?”

    鬼室流云又看了一遍这个锦盒,实在发现不了有什么可以打开的地方。

    “栗赫族人莽山宝藏的秘密,就藏在这个锦盒之中?”安牢山也是有些奇怪的看着鬼室流云问道。

    鬼室流云点了点头:“这是栗赫族人最核心的机密了,这个锦盒也只有历代族长才知道下落。堂主,他们到底是如何找到的?”

    安牢山便把自己在神堂房顶所偷听偷看的那一幕全都告诉了鬼室流云。

    听完之后,鬼室流云叹道:“栗赫族人的那个先祖婆婆,当真是厉害至极的人物!”

    说完之后,鬼室流云的目光又再次落在了这个锦盒之上。“在这锦盒之中,又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鬼室流云心中沉沉念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