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鲨岛
    ..烽火盛唐

    一看陈武这番动作,水冥便知道他是一个航海老手了。

    此时黑船周围全是茫茫大海,没有任何的参照物,天上也没有星辰。陈武便用黎明时分朝阳的位置和角度,以及自己的臂长和手指长度来进行大致的估算,确定出鲨岛所在的方位。

    这种在茫茫大海之上用自己的肢体和太阳来定位的方法,只有经验丰富的航海老手才会。

    如此看来,他所指出的方向便是极为可信了。

    沿着陈武所指的那个方向,水冥操控着黑船又开始行进起来,只不过速度比之前要慢上了很多。

    没过多长时间,从黑船后方又有一艘大船驶了过来,快速的靠近。

    这艘大船挂着满帆,行进的速度很快,不久便和这艘黑船并驾齐驱起来。水冥极为小心的操控着黑船,让它和大船之间保持很近的距离。

    从这艘大船之上,向外传出一阵极为阴森和低沉的乐器声音,似笛非笛子,令人毛骨悚然。

    这大船的船舷位置很高,陈武急忙抬头向上看去,就见一个灰发灰衣的年轻男子站在船舷一侧,双手拿着一根用人腿骨制成的长笛,正在吹奏。

    此人正是鬼室流云。

    鬼室流云将人骨笛从嘴边拿开,将目光落在了黑船之上,也看了看陈武,阴冷的目光又让他打了一个冷战。

    水冥向鬼室流云微微点头。

    鬼室流云随即说道:“你们在前边领航吧。”

    一个时辰之后,一个岛屿的轮廓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岛屿正是位于茫茫大海之上,是一个孤岛,周围也没有任何的岛屿,远远看去就像是露出水面的一个鲨鱼鳍一样,上面长满了绿色的植被。

    “那就是鲨岛了。”陈武面色沉沉说道。

    黑船在前,大船在后,这两艘船慢慢靠近了这个岛屿。

    围绕着这两艘船,确实有很多的鲨鱼在游动,水面上露出了一个个尖尖的鲨鱼鳍,场景看起来很是吓人。

    这鲨岛的名字确实也是名副其实。

    而水冥的脸上此时却露出淡淡的笑意来,看着水中的这些鲨鱼,就如同看着他心爱的宠物一样。

    只见水冥又把自己的右手缓缓的放入了水中,嘴里默念了一阵咒语。

    片刻之后,就见黑船之前,成百条鲨鱼在黑船的两侧排成了整齐的队列,尖尖的鲨鱼鳍露在水面之上,缓缓游动,相互连接像是两条直线一般。

    这些鲨鱼像是在前面摆好了欢迎的阵列,接引这两艘船驶入鲨岛。

    离鲨岛的海岸线还有一段距离,就见有两艘海盗的快船迎面开了过来,速度很快,这两艘船上也是站满了海盗,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兵刃,端着弓弩。

    陈武立刻站起身来,向这两艘海盗快船摆了摆手。船上的海盗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弓弩,改变航向,引着这两艘船驶入了鲨岛的一处港口。

    只见在这鲨岛的港口之内,停泊着两艘大的海盗帆船,还有七八条快船,这应该就是陈武剩下的全部家底了。

    陈武领着众人登岸,只见从鬼室流云所在的那艘大船上,又下来百十名身穿黑衣,背着太刀的东瀛武士,领队的正是之前在莽山村中的那个铜鬼。

    一看到陈武领着这些装扮奇特杀气汹汹人离船登岸,陈武的脸上也带着一丝畏惧的神色,鲨岛上他的那些手下们也感到很是惊讶。

    鬼室流云看着陈武说道:“你在这鲨岛上还有多少人手啊?”

    陈武答道:“还有四五百人。”

    鬼室流云微微一笑,也不客气,直接说道:“好,这些人尽可为我所用。”

    一听这话,陈武的脸上随即流露出悻悻不乐的神情来,他低下头来,斜眼瞅了鬼室流云一下。

    陈武心想,这个人看来就是他们的首领了,却没想到年龄如此年轻,也不知他到底有怎样的本领和手段。现在到了自己的地盘,人手也比他们多,若是能找到机会,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给除掉!

    就在此时,岛上的一个海盗小头目领着几十名海盗来到了码头岸边,迎接陈武。

    一看陈武的身上有伤,这小头目的脸上也是惊讶的神色来。

    “首领,您受伤了?昨晚黑水崖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听有兄弟来报,说是黑水崖上的营寨火光熊熊,山下的码头上也是!”这小头目急忙开口问道。

    陈武面色一沉,立刻叹了一口气,道:“昨晚被官军趁夜摸上了崖,他们放火劫营。”

    这小头目好像有些不太会察言观色,又开口问道:“怎么就首领您一个人回来了,其他的兄弟呢?”

    陈武的胸中陡然提起一口气来,把脸转向一边,没有理他。鬼室流云在一旁冷冷一笑,看着那小头目说道:“我来告诉你吧,你们黑水崖上的营寨已经被唐军官兵给烧成了废墟,除了你们这个大首领之外,没有一个人能逃出来,连你们码头上的船也都被官军给烧了

    。”

    “什么?”这小头目震惊不已。

    那黑水崖上的营寨可是他们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据点,易守难攻,怎么也没想到一夜之间居然被官军给毁了。

    “你是什么人?我们首领没说话,让你在这瞎嚷嚷!”这小头目果真是没有一点眼色,瞪眼看着鬼室流云,没好气的喝道。

    鬼室流云的脸上露出阴森的笑意来,答道:“我是你们首领的救命恩人,若没有我们,他也要死在那黑水崖上了。”

    一听这话,这小头目好像又腾起一股火,看着鬼室流云大声喝道:“放屁,我们首领福大命大,还要靠你这阴阳怪气的人来救?我看你是别有坏心吧!”

    这小头目是在是马匹不会拍,找死很在行。

    鬼室流云没有理他,转头看着陈武:“你这手下太不开眼,也是有眼无珠。”

    陈武的面色阴沉,急忙低下头来,也没有说话。

    鬼室流云冷冷说道:“既然这样,就让我来给他开开眼吧。”话音落下,鬼室流云轻轻摆动了一下衣袖,两道银光从袖中骤然射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