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血色黎明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听这话,沈锋的心中也是暗暗感叹,这位杨念杨右使当真是用心细致,也是一直在身边跟着自己,时刻关心挂记。若不是她把这般情况告诉了李元正,李嗣业也不会这么快的领着这些骑兵来到莽山脚下。这李嗣业看起来粗壮勇武,可心思也算细微谨慎,若不是他刚才发出了那两颗焰火弹,沈锋也不知道还要和那个铜

    鬼打到什么时候,那些黑衣人什么时候才能退去。

    “沈大人,这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现在是一片火海?”李嗣业也是震惊,看着沈锋问道。

    今晚在他们从这里出发的时候,莽山村还是一片宁静安详,可这才过了几个时辰,到处是烈焰熊熊,除了这处宗祠之外,每一个房屋被吞噬在火焰之中,整个村子像是火海炼狱一般。

    沈锋面色沉沉,微微摇头:“这事情我现在也没有完全弄清楚,你们留下些人来守在这宗祠外围,其余的人在全村各处搜索,看还有没有幸存的村民!”

    李嗣业点头领命,留下几十人守在宗祠外围,其他的人全都顶着烈焰在村中各处搜寻。

    黎明时分,朝阳升起,透过山中薄雾洒下猩红如血的光芒来。

    整个莽山村除了宗祠之外,全都是焦炭和灰烬一片,连一处房屋建筑都没有剩下。

    李嗣业领着那几百名骑兵,如同从炭窑里面钻出来一样,全身焦黑一片,有好多兵士的头发和眉毛都被燎焦了,连马匹的鬃毛和尾巴也是。

    李嗣业领着这些兵士,在莽山村整整搜寻了半夜,冒着极大的风险才救下了十几名幸存的村民来,其中有好多人还是身受重伤。

    这伤员也被妥为运送到了宗祠的院内,孙淳一一夜未曾合眼,立刻忙着照料这些伤员。

    沈锋走出了神堂大门,看着满院子躺着的身受重伤的村民,鼻子里闻到一阵阵浓重的焦糊气味,心情是沉重无比。

    一个深山之中与世无争宁静安详的村落,就这么一夜之间毁于一旦。

    原本几千人的村落,现在包括这些重伤的村民在内,存活下来的也只有百十余人,这其中还以女子居多。

    到底是什么人做下这等罪恶滔天丧尽天良之事?

    沈锋的心中有疑问,也有所怀疑。在莽山村中遇到的那些黑衣人,那个铜鬼,似乎和昨晚在黑水崖上所遇到的赤炎、石猿以及水冥是同一伙人,木隐是那个石猿的弟弟,那晚和木隐一起出现在神堂之内的还有一个灰衣灰发之人,似乎是这

    伙人的首领。

    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屡屡向这些莽山村之中的栗赫族人发难,还去了黑水崖救下了那个海盗头领陈武?

    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死了这么多无辜的村民,沈锋心绪烦乱,暂时也理不出头绪来。

    就见一名崖州大营内传令的旗兵骑着一匹快马来到了沈锋身前,下马行礼说道:“太子殿下速请沈都尉回营!”

    沈锋点了点头:“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说完之后,沈锋转身回到了神堂之内,只见闵玉已经和几位族人们一起整理好了阿母的遗体,将身上的血迹全都给擦洗干净,将遗体暂时放在了神堂的那张大桌之上,用神堂内找来的一块干净的布给盖上

    。

    闵玉眼中的泪水昨晚早已经流干,此时的神情在哀痛之中还有着一丝镇静,眼神之中却也能看出浓浓的恨意来。

    一夜之间,村庄被毁,阿母被杀,族人死伤无数,让她怎能不恨!

    沈锋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走到闵玉跟前,蹲下身子道:“闵姑娘……族长,有军令传来,我还要尽快回崖州大营一趟。”

    闵玉转头看着沈锋,眼神之中立刻带着一丝温柔来,也有着一丝不舍:“军令不可违,沈郎速去就是。还有,阿母已经将我嫁给了沈郎,叫我玉儿便可,别叫我族长。”

    一听闵玉称自己为沈郎,沈锋的心中也是一颤。

    这个称呼,以前只有钟离素,还有已经故去的万安公主曾经叫过,现在又多了一个闵玉。

    唐代的女子不像后世那般扭捏害羞,表达起自己的感情来也很是直接。之前还是一口一个沈都尉,现在便已经改称为沈郎,还是含情脉脉。沈锋心情复杂,看着闵玉,也觉她此时甚是可怜,便说道:“我把孙先生留下,让他帮助照顾受伤的村民,我回到崖州大营之后,也会立刻派人送药材过来。还有,昨晚率领骑兵赶来的那名将军名叫李嗣业

    ,我把他和那些骑兵留下,保护你们周全。”

    闵玉点了点头,目光之中满怀柔情和感动的看着沈锋。

    “沈郎若是能抽身,还请速回,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告诉你。”闵玉看着沈锋说道。

    沈锋点了点头,在阿母的遗体前躬身致哀,转身离开了神堂,和这名传令旗兵一起骑马赶回崖州大营。

    ……

    黎明时分,阳光同样也洒在了黑水崖外海的海面之上,一轮红日也从远处的海平面之上慢慢升起。

    赤炎、石猿、水冥和陈武乘坐的那艘黑船,已经彻底冲出了唐军水师的包围封堵,也摆脱了在后面追赶的船只,来到了广阔的外海之上。

    此时的海面上风平浪静,周围空旷无物,这艘黑船如同水面上一只黑色的利箭一样,急速穿行,后面是一道道人字形的波纹。

    黑船之上,陈武的身子仍旧是湿漉漉,让海风一吹有些发冷。他双手抱胸缩着头,目光缓缓扫过赤炎等人,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惊恐。

    “几位尊驾救我一命,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还不知几位尊驾如何称呼,从何而来?”陈武目光幽幽的看着他们,很是客气恭敬的问道。

    一听这话,赤炎的脸上露出一丝阴森的笑意来。

    只见他向水冥递了一个眼神过去,这艘黑船随即停了下来,船身随着海面微微摇摆。陈武立刻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带着一丝紧张说道:“几位尊驾,你们这是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