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顾堂主
    ,精彩小说免费!

    听李元正这么一问,沈锋随即回答道:“这沙盘做得极好,末将想参考这沙盘上的地势地形思索一些事情来。”

    “可是关于黑水崖的事情?”李元正接着问道。

    沈锋急忙点了点头,答道:“之前已经在太子殿下面前当着诸位将军请战,末将不敢耽搁,这些天来一直认真思索战法。”

    “那沈都尉可想出什么好的战法来没有?”太子李亨饶有兴致的接着问道。

    沈锋目光闪动,随即微微点了点头:“三天之后,末将就要拿下这个黑水崖!”

    “三天之后?需要调动多少兵马?”听沈锋这很是自信的语气,李亨微微一惊,看着他问道。

    沈锋停顿片刻,答道:“若是兴师动众的话太过显眼,此地耳目众多,定然或被那些盗匪提前探知消息。这次先不用出动大队人马,只用末将神锋营的兵士便可。”“只用神锋营的兵士?沈都尉的神锋营只有二百人而已啊,据我们探知,黑水崖上盘踞的那些海盗至少有两千人。再说了,那黑水崖的地势又是易守难攻,只用二百名神锋营兵士,这样真的可以?”李元正

    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沈锋问道。沈锋面色肃然,很是认真的回答道:“崖州当地的这些海盗们定然是已经知道咱们的大军已经驻扎在这崖州大营之内了,那黑水崖离咱们的大营只有几十里地的距离,定然会向咱们这边派出耳目和眼线来。

    大军只要稍有异动,他们便会立刻知道,到时候那边加强了戒备,以黑水崖的那种地形,出动多少人马也是无济于事。”

    听完沈锋这话,李亨也是点了点头:“沈都尉说的不错,那黑水崖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大队人马也根本冲杀不上去。那地方离咱们很近,也是眼前的一根钉子,自然也是随时盯着咱们。”

    沈锋道:“太子殿下说的极是。兵贵精,也是贵于奇,并不在于多,对付黑水崖上的那股海盗,只能用一支奇兵和一支精兵。”

    一听这话,李元正微微一笑说道:“沈都尉的神锋营自然是咱们军中的那支奇兵和精兵了,不知沈都尉所想出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战法?”

    “我这战法还需一些军械来才能向太子殿下和李将军解释清楚,还请给末将一些时日!”沈锋朗声回答道。

    李亨和李元正相互看了看,微微点头,自然也将信任的目光投在了沈锋的身上。

    “沈都尉放手去做便可,本宫和李将军自然会全力支持!”李亨面色和悦的向沈锋说道。

    “是啊,沈都尉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可随时前来找本官。”李元正也是爽朗说道。

    “多谢太子殿下和李将军!”沈锋拱手拜谢。

    当晚深夜时分,沈锋自己的营房之内。

    沈锋此时仍没有入睡,仍是在一盏油灯之下,用毛笔在一张草纸上画着什么,似乎是在推演进攻的路线。

    忽然间,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谁啊?”沈锋停下了笔,转头开口问道。

    “老爷,是我。”门外传来杨念的声音。

    沈锋随即上前开门,只见杨念领着一个普通军士打扮的人走入了屋内。

    沈锋又将房门轻轻关上,就见那名兵士拱手向沈锋行礼道:“属下崖州分堂堂主顾惜朝拜见阁主。”

    “原来是顾堂主,无需多礼,快快坐下!”沈锋急忙引着杨念和顾堂主一起,在那张点着油灯的桌旁坐下。

    之前沈锋已经让杨念同乘烟阁崖州分堂这边的人联系过了,也交代了一些事情下去,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乘烟阁在当地的掌事人,也就是这位顾惜朝顾堂主。

    “顾堂主,不知你在这当地明里的身份是什么?”沈锋先是开口问道。

    “属下在这崖州城内经营着一处货栈,这货栈也是崖州分堂的所在地。”顾堂主随即回答道。

    沈锋点了点头,这崖州城原本是大唐东南海疆的一处重要的贸易中转站,只是因为这些年来海盗肆虐,商贸往来才稍稍有些凋零。

    顾惜朝在这里经营着一处货栈,仍是能接触到不少的往来客商,对于收集情报来说有很多便利之处,更是便于隐藏身份。

    杨念看着沈锋说道:“之前阁主所交代的事情,属下已经全都传达给顾堂主了,他今晚特意前来复命。”

    沈锋点了点头,看着顾堂主说道:“顾堂主,咱们时间不多,有些话我就直接问了,你也直接回答便可,知道多少便说多少,无需有何顾虑。”

    顾堂主随即回答道:“阁主相问便是,属下一定知无不言!”

    沈锋也觉得这个顾堂主是个爽快的人,不会拐弯抹角,便开口问道:“在崖州大营的外围,可有盗匪们布下的眼线耳目?”

    顾堂主随即点了点头,面色肃然答道:“有。自打堂主和前军一起到达之后,这崖州当地以及周边的盗匪便开始时刻关注崖州大营这边了,自然也是派出了不少的眼线和耳目来。”

    沈锋微微点头,这点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又听顾堂主接着说道:“接到杨右使传达阁主的命令之后,属下立刻率领手下展开行动,已经替阁主除掉不少的眼线和耳目了,但定然会有漏网之鱼,阁主仍是要小心谨慎。”

    沈锋点头赞道:“好,顾堂主做事干脆利落!”

    “黑水崖那边可有什么异动?”沈锋又接着问道。顾堂主随即回答道:“他们离崖州大营最近,当然也向这边派出了不少的眼线和耳目来。只不过黑水崖那边除了加强戒备之外,那些盗匪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异动。昨日他们还在崖州的外海劫掠了一艘波

    斯商船,杀人越货,凿船沉海,不留痕迹。”

    一听这话,沈锋的心中倒是稍稍有些气愤了。

    黑水崖上的这股海盗着实是狂妄,之前在海上公然烧船不说,现在几乎就在崖州大营的眼皮子底下,依然是照常打劫如故,实在是不把太子的这只亲征大军放在眼里。沈锋心道,如此之近又如此狂妄,不先灭你们灭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