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痛下杀手
    ,精彩小说免费!

    阿母的话音落下,鬼室流云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眼中杀气爆显,用手指在桌上轻轻弹了一下。

    桌面微微一颤,而木隐的眼中则向外透出了绿色的荧光来,十分诡异。

    瞬间,就见缠在刚才说话那两名长者身上的细藤枝抖动了一下,缠绕在她们脖子上的那几圈猛然收紧。

    “不!”

    闵玉痛喊了出来,可她被藤条紧紧的捆着身子,什么也阻止不了。

    这两名长者一下子便喘不过气,双眼睁得很大,嘴巴张开,身子在微微抖动。那些藤条将她们的身子缠绕的紧紧的,根本动弹不得。

    片刻之后,这两名长者的身子便一动不动了,头缓缓垂了下来,已然是窒息而亡。

    缠在她们身上的那两根藤条这才缓缓收了回来,两名长者的身子随即倒在了地上。

    阿母的双目闭上,身子在微微颤抖。

    “又有两名长者因你而死,族长,你真的可以熟视无睹么?第三遍,把锦盒交给我!”

    鬼室流云把双手撑在了桌子上,头发震颤飘动,像一头凶残的野兽一样,声音发颤的狰狞说道。

    阿母的脸上是极为痛苦和挣扎的表情,并没有说出话来。

    “族长……把……把那锦盒给他吧,你忍心看着我们都死在这里么……”

    终于,一名长者转头看着阿母,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的神色,也带着深深的愧疚的说道。

    “是……是你?”

    阿母的脸上是震惊不已的表情。

    闵玉也将目光投向了这名长者,此时此刻,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听她说出这样话来,闵玉心中已经明白她之前做了什么。

    “你可对得起我们的族人,对得起这些死去的长者们?”阿母的眼中含泪,怒然向这名长者问道。

    “族长……对……对不起,可我们首先要活着,若是命都没了,那些宝藏也是毫无用处……”长者避开了阿母的目光,声音微微发颤。

    “叛徒!”

    剩下那三名长者也是看着她怒道。

    只见鬼室流云冷冷一笑,脸上是狰狞且有些得意的表情:“族长,她说的很对,只有你们活着,那些宝藏才有意义。你藏着那锦盒不交出来,实在是罔顾族人的性命。”

    阿母怒然不语,冷峻的目光的投向那背叛自己部族的长者。

    鬼室流云的神色微动,看了看那名长者。这内奸的身份已经暴露,对他也是再无用处。

    鬼室流云随即说了一句:“族长不要动怒,这内奸我替你除了!”

    说完之后,就见鬼室流云右手的衣袖轻轻抖了一下,两颗银色的珠子瞬间从他的衣袖之中飞出,只见两道银光一闪,这两枚银色的珠子从这名长者的双眼之中射了进去,从脑后飞出。

    背叛自己部族的这名长者的身子瞬间冻住,双眼如同两个血洞,从中流下了红白色的液体来。

    那两颗银色的珠子滴血不沾,银光闪闪,竟悬停在空中缓缓转动。

    随即,只见鬼室流云又挥动了一下衣袖,这两颗珠子便又重新飞了回去,被他收入了袖中。

    缠绕在这名长者身上的藤条缓缓松开,被木隐收回,她的身子随即倒在了地上。

    阿母等人的神色震惊,没想到鬼室流云杀人的手法也是如此的诡异,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名长者,神情之中也稍稍带着一丝痛惜。

    即使她是叛徒,阿母也不想看着她这样惨死在自己面前。

    鬼室流云的两根眉梢挑起,眼神之中充满了杀气。

    “正好,现在只剩下三名长者了。族长,我再问第三遍,你到底要不要把那锦盒交出来!”

    叛徒和内奸已除,剩下那三名长者的脸上都是视死如归的表情。

    “族长,我们死了没什么,可那宝藏是先祖留给我们所有的栗赫族人的,绝不能让他得到!”

    阿母的身子微微发颤,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冒出,只见她的目光扫过了这三名长者,神情动容无比。

    她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想要开口说话。

    闵玉则微微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当阿母再次开口说话的时候,剩下的这三名长者,这三位和蔼可亲的婆婆,也要死在这诡异的藤条之下,死在自己和阿母的面前。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还没等阿母的嘴中发出声音来,忽然间,就见一个身影从屋顶的破洞之中从天而降,落在了木隐的身后,震的桌面猛然一颤。

    闵玉急忙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人的身影,心中一阵惊喜,从天而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锋!

    只见沈锋落下之后,稍稍停顿,身子接着以让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在桌上移动,同时剑光闪动。

    片刻之后,沈锋的身子仍是半蹲在桌上,却挡在了闵玉和阿母的面前,身前横着那柄太阿剑。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从木隐身上蔓延而出的那些缠绕着众人的藤条,全部被他用手中的太阿剑给割断。

    这些藤条纷纷脱落,掉在地上,枯萎凋零,很快又变成了干枯的枝条。

    鬼室流云震惊,没想到此时居然会有人从天而降,而身手竟然如此之快。

    木隐迅速的将身子从桌上跳了下来,向后退了几步,正面对着沈锋。

    看着被他用手中的长剑切断的那些藤条,木隐的眼神也是震惊不已。

    在木隐的身上,那些被沈锋切断的藤条断口处,向外滴着淡绿色的液体,就如同是在流血一样,枝条在缓缓的蠕动着,仍然是活的一般

    “这外面和屋里的人,都是他们杀的?”沈锋目光扫过地上那些长者的遗体,冷冷的问了一句。

    沈锋在进入这神堂之前,已经看到了宗祠围墙外面那些躺在地上的栗赫族少女们的尸体,心中痛惜震惊不已。

    进入这神堂之内,看在躺在地上的那些长者们的遗体,沈锋也没想到这些人的手段竟然是如此凶残,在这宗祠内外痛下杀手。

    “没错,全都是他们杀的!”阿母强自提气一口气来,朗声回答道。

    “杀人偿命!”沈锋的眼中带着怒火,冷冷的回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