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宗祠议事
    “孙先生,咱们加快点速度,早点回营。”沈锋已经开始警惕起来,看着孙淳一又说了一句。

    “好。”孙淳一点了点头,他虽然年事已高,可身体保养得很好,骑马快行对他来说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二人随即加快了速度,很快便从这片密林之中穿梭而过。

    沈锋刚才的感觉并没有错,就在这片密林当中,在一棵高大树木的树冠之上,两个灰色的身影隐藏在其中,两双眼睛注视着自己和孙淳一。

    这两个人身上穿着的都是灰色的衣服,也是紧短打扮,双腿和双臂都戴着灰色鞣皮制成的护具。

    在这树冠的阴影当中,这两个人的身影都是浑然融为一体,即使在树下也极难发现。

    其中一人的头发稍稍有些暗红的颜色,披散垂于耳边,发式完全不是唐人的样式。

    在此人的右眼之下的脸颊上,有一条如同是一条火蛇一样的伤痕,颜色也是暗红色。在他的后背上,插着一柄黑色的长刀。

    这刀的刀身很是修长,刀身稍稍有些弧度,可通体上下都是黑色,也全然没有刀刃。这刀的刀柄和刀身乃是一体,没有任何的装饰,粗陋的就如同是刚刚淬火完毕的一个刀条一样。

    另一个灰衣人虽然衣着打扮一样,可头发却用一个暗棕色的布给包上,身后也没有背着刀,只在肩上斜缠着一圈藤条。这藤条有拇指般粗细,很是光滑和柔软。

    “赤炎君,那个人好像有所警觉了。”

    脸上有火蛇伤痕的那个人微微点头:“木隐郎,他只是察觉林中到有人,却并没有发现我们在这里。这个人极为警觉。”

    背刀的那人名叫赤炎,肩上缠着藤条的叫做木隐,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衣着打扮,都与唐人迥异。

    木隐接着说道:“五日已到,赤炎君,你之前放下的那条九环炎蛇对付那个族长,现在应该有结果了。”

    赤炎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看着沈锋等人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莽山村的事情,恐怕会些变化。”赤炎沉沉的说了一句。

    木隐一怔:“还会有什么变化,若我们不去,还有谁能解得了九环炎蛇的蛇毒?”

    赤炎仍是若有所思:“我也不是十分确定,只是有种感觉。”

    木隐冷冷一笑:“无论怎样,反正咱们还不想让那个族长去死,主人的事情现在还离不开她。”

    赤炎点了点头:“没错。咱们天色一暗下来就进村,若是事情有变,今晚务必要把那个族长给主人带过去。”

    浓密的树冠稍稍晃动了一下,几片树叶飘下,就如同一阵风吹过一般,可木隐和赤炎的身影都已经消失不见。

    傍晚时分,莽山村,宗祠。

    这所宗祠同样也是木制建筑,外面有着单独的围墙,都是用粗大的原木制成,稍稍有些独特的是,有些原木上面还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

    此时在围墙之外,站着很多手拿火把的栗赫族女子,她们的腰间都挎着短刀,身后背着弓箭,神情看起来也很是警惕。

    宗祠的大门紧闭。在宗祠之内的神堂之中,在那个巨大船锚和历代族长的牌位之下,闵玉、阿母和族里那其他七位长者围桌而坐。

    在闵玉的记忆之中,族里的这七位长者平时都是面色慈祥和蔼可亲,脸上总挂着笑意。可今晚聚集在这宗祠之中,每个人的面色都是极为凝重,一丝笑意也看不出来。

    “族长,你前几日乃是被人所害,现在可以说出来是谁做的了吧?”一名长者看着阿母问道。

    阿母点了点头,答道:“害我的人,乃是从琉球岛国而来。”

    “从琉球而来?咱们和那边素无瓜葛,他们为何要加害于族长?”一名长者接着问道,也很是震惊。

    阿母的面色凝重,抬头看了看那个巨大的船锚,沉沉说道:“他们向我要先祖所留下的那个锦盒,我严词拒绝,他们便加害于我。”

    一听这话,七名长者全都是,神色大变,震惊不已。

    闵玉的心中也很是惊讶,这么长时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从阿母口中得知,先祖婆婆除了留下一个巨大的船锚之外,还留下了一个锦盒。

    “他们……他们是如何得知锦盒的事情的?”一名长者眼神之中带着震惊的看着阿母问道。

    阿母叹了一口气,面色凝重:“咱们族里恐怕出了内奸。”

    一听这话,七名长者相互看了看,面色愈发的凝重,也有着一丝异样的神情在里面。

    “族长现在可知道内奸是谁?”一名长者问道。

    阿母摇了摇头:“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一定会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说完之后,阿母的目光无意中在这七名长者之中扫过一遍,神情稍有异样。闵玉的心中更是震惊了,族里出了内奸这样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今晚越是听阿母说的话,闵玉心中的疑问就越多。

    “那些从琉球而来的人,为什么向族长要先祖所留下的那个锦盒?”一名长者接着向阿母问道。

    阿母沉沉答道:“他们的身份很是特殊,跟我们一样,都是扶余国的后人。”一听这话,其他的七名长者都是震惊不已。

    “扶余国的后人?他们怎么会从琉球而来,又怎么会到崖州来找到我们?”一名长者震惊问道。

    闵玉的心中更是惊诧不已了,她只知道自己是栗赫族人,先祖是几百年前渡海来到崖州,在此定居下来,世代繁衍生息。

    她也从来没有听自己的阿母提起过,自己的族人乃是扶余国的后人,还有那个扶余国,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国度?

    阿母转过头来看着闵玉,也看到了她脸上那震惊和诧异的神色。“玉儿,阿母今日叫你前来一同参加议事,确实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有些我们族里的事情,现在是时候该告诉你了。”阿母看着闵玉说道。七名长者相互之间交换了一下眼色,有几人看着阿母问道:“族长,玉儿现在还年轻,现在这个时候就要告诉她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