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顺流而出
    ,精彩小说免费!

    此时的沈锋全身上下都浸满了蛇血,如同一个血人一般,只见他躺在蛇身之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刚才那一阵搏斗很是紧张,几乎是命悬一线,也耗费了沈锋不少的气力,此时他终于能够缓一下劲儿了。

    过了一会儿,沈锋挣扎着从蛇身之中钻了出来,双脚终于站在了地上。沈锋催运起内力来,让周身暖意渐生,这才驱散了那股深入肌骨的寒意来。

    沈锋拿起火把,将地上的石灵芝也捡了起来,看到他也是完好无损,便小心翼翼的装入了自己胸口的衣服里。等自己出了黑渊洞,还是要把这石灵芝交给孙淳一。

    沈锋从地上捡起火把来,举着照了照,只见那条黑色巨蟒的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全都是蛇血,卷曲着身子盘在地上,长度都比两个成年人的身高加一起还要长,若是完全展开蛇身,估计也得有七八丈长。

    那蛇头在离自己一丈多远的地方,蛇嘴张着,蛇信子耷拉在地上,蛇眼之中已经完全没有了那诡异的幽蓝色的光芒,沈锋心想这条黑色巨蟒已经是死去了。

    这条黑色巨蟒的蛇身真的是如同大水桶一般粗,蛇腹看起来很是平坦,也没有鼓起,估计是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了。

    沈锋兀自笑了一下,想吃自己没吃成,还丢掉了性命,这条黑色巨蟒遇到自己也真是倒霉。

    这样巨大的一条黑色巨蟒,不知已经在这莽山之中活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已经吃掉了多少的人、兽,这洞里的累累白骨便是证明,虽然被栗赫族人尊称是这莽山的山神,却也可称得上是怪物了。

    沈锋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又干呕了一下,周围全都是蛇血以及蛇腹之内的内脏和食物残渣,吸人肺里的全都是浓重的腥臭气息。

    沈锋捂着鼻子走到洞里的暗河旁边,蹲下身子,先将离素刃冲洗了干净,拿在手里一边细细摩挲,一边仔细看着。

    “离素,你又救了我一命.”

    沈锋喃喃说道,若是身上没有这把锋利无比的离素刃,估计自己今天一定会葬身于蛇腹之中。

    这把离素刃在危急关头也不知救了自己多少次了,沈锋睹物思人,心中又想到了钟离素来。

    沈锋用自己的衣服将离素刃给仔细擦干,然后插入刀鞘收回身上,一手撩着水,冲洗起脸上的血污来。这黑渊洞中暗河之水冰凉刺骨,却也让沈锋的精神为之一爽。

    然而就在沈锋的背后,那条黑蟒的身子忽然开始缓缓蠕动起来,似乎仍在做着垂死的挣扎,蟒蛇的尾巴也在慢慢的靠近沈锋。

    沈锋只感受到河水带来的一阵阵冰凉,并未意识到危险仍在向自己靠近。

    蟒蛇的尾巴终于离沈锋的身子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就见它慢慢抬了起来,悄无一点声息。

    紧接着,就见着黑色巨蟒的尾巴猛地向下抽了过去,就如同一条黑色的巨鞭一样!

    沈锋根本是毫无防备,蟒蛇尾巴猛地抽到了后背,重重的打到了后脑勺上。

    沈锋的身子一下子扑到了暗河之中,扑通一声,前额也猛地撞到了河边的一块岩石之上。

    头部被这么前后夹击,接连两次重重地撞击,沈锋眼前一黑,瞬间没了知觉。

    火把掉入水中熄灭了,沈锋的身子浮在暗河水面上,顺着暗河的水流上下起伏,缓缓漂走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沈锋只觉得脸上一阵瘙痒,像是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不停的扫自己一样,于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天色昏暗,似乎已经是傍晚时分,月亮已经升上了天空,淡淡的白影出现在昏黄的天幕当中。

    一只果子狸在沈锋的脸旁来回走动,似乎在找寻掉落地上的树木果实,蓬松的尾巴不断扫过沈锋的脸颊,这才让他如此瘙痒。

    沈锋转头动了一下,这果子狸立刻是受了一惊,身子怔了一下后随即跑开,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锋的头脑依旧有些疼痛,他缓缓用双手撑起身体,转头四下里看了看。

    沈锋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水潭岸边,上半身已经躺在布满鹅卵石的岸上,下半身仍然浸泡在水中。

    沈锋从水中抬起双脚,缓缓地站起身来,低头看去,只见这水潭并不大,最宽处也就几百步的距离,可潭水却清澈无比,也是带着一股寒凉之意。

    水潭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瀑布,一挂清澈的泉水从一旁崖壁上的洞口流出,落在了水潭之中,传来哗哗的水声,也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看着崖壁上的那个洞口,沈锋估计自己正是顺着黑渊洞里的暗河从那里流了出来,落到了水潭里,最终随着水波被冲到了岸边。

    沈锋暗暗庆幸自己命大,在刚才昏迷不醒的时候没有在这暗河之中被淹死。沈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颗石灵芝还是完好无损的呆在里面,那把离素刃也在,心中更是欣慰无比。

    沈锋长长舒了一口气,不管刚才经历了怎样的生死考验,也不管自己曾经和死神贴的多么近,自己终于杀死了那条黑色巨蟒,从那黑渊洞中活着走了出来,还把这颗无数人为之丧命的石灵芝给带了出来!

    陡然间放松下来,沈锋这才觉得浑身上下疲乏无比,四肢酸痛,索性又躺在了岸边,四肢撑开,长长的舒展了一下身子。

    又过了一会儿,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沈锋的衣服还是湿漉漉的,山里昼夜温差很大,靠近这水潭边上,沈锋不禁也感到了一股寒意。

    沈锋站起身来,用手一摸胸口,刚才在洞里找到的那两块打火用的燧石还在还在,于是便在附近找了些树枝和枯叶来,升起一堆篝火,一边烘烤衣服一边取暖。

    沈锋正烤着火,忽然听不远处传来一声马匹嘶叫的声音,还有星星点点的火光,似乎有一队人马在夜中行进。沈锋心中陡然一紧:这深更半夜的荒郊野岭,还会有谁在附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