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再返长安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早,沈锋再次返回了囚车之中。

    押解的人马缓缓而行,可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不像是从凉州去往长安的那一条。

    沈锋稍稍有些奇怪,杜昆此时也走到了他的身旁。

    沈锋开口问道:“杜将军,咱们这是去往哪里啊?”

    杜昆冷冷回答道:“从路上走风险太大,朝廷那边也传来消息了,让我从黄河走水路将你押往长安。”

    沈锋稍稍一惊,看着杜昆到:“杜将军和朝廷实在联系紧密啊,我才出事没今天,朝廷这么快就传来消息了,看来朝廷对我这也罪人也很是关注啊。”

    杜昆眉头一抬:“那是当然,你现在可是朝廷重犯。路上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本将也无法向朝廷交代。再说了,从水路坐船走,比你现在这样一路坐囚车颠簸要舒服多了,也算是朝廷对你的优待吧。”

    沈锋冷冷笑了一下,没再说话。

    杜昆说的不错,坐船从水路走,除了有些风浪颠簸之外,确实要比做囚车从路上走要舒服的多了。

    最主要的是,从路上走确实风险太多,经过了上次的截杀,杜昆也是心有余悸,能不能保住沈锋的命先不说,自己都面临着极大的丧命的风险。

    所以这个从水路押运,说不定就是他自己向朝廷求来的。

    很快,押解沈锋队伍便来到了凉州城的码头。

    沈锋之前还是赐婚使的时候,这里是停船登岸的第一站,没想到现在也是从这里再次坐船返回长安,只不过身份变成了囚犯。

    码头上停着两艘官船,很是高大坚固,随船还有专门的水军兵士护卫,也是戒备森严。

    沈锋被押上了船,关在了甲板下面的一间舱室之中,依旧是手脚被铁链锁上。

    这舱室四面密封,里面空无一物,除了地板上铺着一张蒲草软垫,算是一张床了。

    沈锋淡淡一笑,心道既来之则安之。

    即使这样,同那一路颠簸四面露天的囚车相比,这间船舱的环境还是要好上太多。

    这一路也是顺风顺水,没有再遇到任何的意外,那个地劫堂主也没有在水路上进行截杀。

    杜昆终于押解着沈锋平安到达了长安,入城之后,沈锋则被直接关入了刑部大牢。

    当朝的刑部尚书娄成基乃是李林甫的亲信,把沈锋给关在这里也很合他的心意。

    几天下来,沈锋就是被关在牢里无人问津,甚至连一次提审都没有,沈锋心中惊诧,也是闷得极为无聊。

    倒并不是李隆基或是李林甫忘了沈锋,而是因为整个长安城都在忙着一件事情:万安公主的国丧。

    李隆基晚年痛失爱女,心中悲痛至极。万安公主乃是为大唐去和亲吐蕃,虽不幸罹难,也是为国献身,故而李隆基为万安公主举行了极为盛大的国丧。

    万安公主的遗体乃是一路用冰棺保存着从黄河右岸走水路运往了长安,出殡下葬之后,一个月内所有长安城内的官民百姓都停止一切娱乐活动,身着素服为万安公主服丧。

    李隆基这个月来心情极差,还病了一阵子,故而一直没有上朝。

    沈锋被押解到长安的时候,正是万安公主国丧期的最后几天。沈锋被关在刑部大牢之中,禁止任何人前来探视,自然也没有人告诉他这些事情。

    李林甫这段时间的心情倒是有些兴奋,沈锋重罪下狱,待万安公主的国丧期已过,他定要在李隆基那边掀起一阵风雨来,让沈锋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一想到能够趁这个机会一举除掉自己的这个劲敌沈锋,李林甫的脸上总是露出冷冷的笑意来。

    在刑部大牢之中,沈锋的思绪也是颇多,

    李林甫定然在发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将自己置之死地,可在长安城内,沈锋也并不是毫无人脉,也并非是任人宰割之人。

    玉真公主,晟亲王,兵部尚书陈玄礼陈玄礼、鸿胪寺卿季元正,这些人身为朝廷重臣,在朝堂之上自然能够为沈锋说话。

    同样,在李隆基身边还有一个高力士,应该也能够为自己说话。再加上外面还有一个四镇节度使王忠嗣,他的那封书信已经提前到了李隆基手中,禀明了那天在忘谷之中所发生的一切,更是提到了沈锋因为身受重伤才并未及时归案,后来还是主动自首,为他提前做好

    了铺垫。

    除此之外,王忠嗣定然还会通过其他的渠道来替沈锋想办法,拼尽全力的保全他。

    沈锋的身份也是乘烟阁阁主,杨念此时也已经来到了长安,在公孙岚的帮助下,定然会发动乘烟阁在长安城内所有的资源和力量在暗中搭救自己。

    对于沈锋自己来说,以他现在的功力和身手,这间刑部牢房根本困不住他,他想走的时候随时可以走。

    这些天来沈锋一直静静的在牢房里面呆着,似乎是听天由命,可其实也是在等,看李隆基到底最后是什么样的意思,会如何处置自己。

    只要不是下旨杀了自己,或是长时期的关押,沈锋基本上都会坦然接受,就当是为万安公主赎罪。

    只有这样,沈锋才觉得能够对万安公主的在天之灵有所交代,最重要的是不会牵连到其他人。

    在这牢房之中不闻风雨,可沈锋心中也知道,在这牢房之外,还不知有多少股力量因为自己在角逐抗衡,也不知最终哪股力量能够占据上风,决定自己的命运。

    又过了几天,到了晚上,一名狱卒打开牢房下面的小门,将一个托盘推入了牢房之中,托盘上装着的便是沈锋的晚饭了。

    沈锋上前接饭,就见这名狱卒并未将手收回,而是用食指在装着米饭的那个木碗上轻轻的弹了两下。

    沈锋知道这其中另有含义,便若无其事的接过这个托盘来。

    他重新坐回牢房之中,用手在碗底轻轻一摸,发现上面粘着一个极小的纸卷。

    在门口送饭的狱卒也并没有急着离开,他手中提着一个灯笼,从牢门下的小门向牢房之中透出一些光亮来。沈锋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即轻轻的走到牢门之前,借着这微弱的光亮将那个纸卷打开来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