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夜中牢房
    ,精彩小说免费!

    沈锋面色凝重,并未立刻回答,而是走到地上的一名黑衣人遗体之前,伸手将他们脸上的面巾给揭去,只见这人乃是汉人的面孔。

    沈锋又查看了其他几个黑衣人的遗体,也全都是汉人。

    看来这些人全都是六煞堂的余孽了,沈锋心道。

    杜昆走到沈锋身前,看了看地上这些黑衣人的遗体,又将目光投向沈锋问了一遍:“这些……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这些黑衣人么,自然是来杀我的。”沈锋淡淡一笑,指了指这些黑衣人的遗体答道。

    杜昆惊讶道:“来……来杀你的,他们为什么要杀你?”沈锋仍是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接着说道:“我沈锋自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仇家,他们当然也想让我死。只不过我现在可是被押往长安的重要犯人,他们在杀死我之前,定然也会先杀死押送我的杜将军。这次他

    们失败了,说不定还会有下一次。”

    说完之后,杜昆将目光投向沈锋,似笑非笑。

    听完沈锋这番话,杜昆的脸上则是稍稍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来。

    这些黑衣人的身手他刚才见识过了,尤其是为首的那个灰袍人,武功更是令人惊骇,自己绝对是打不过他。

    若是他们再次出手截杀沈锋,自己和手下确实拦不住,恐怕先是小命不保。

    沈锋冷冷一笑,知道杜昆心里在想着什么,便开口说道:“杜将军放心,有沈某在,定能护你一路安全。”

    沈锋的话里带着调侃,也带着嘲讽。沈锋身后的那些折冲营老兵一听到这句话,好几个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一个被押解的犯人,反而要保护押解他的官军,实在够讽刺。

    杜昆的脸上抽动了一下,白了沈锋一言,又绷着脸看了看那些折冲营老兵,心中压着一份怒气没有说话。

    不过他心中明白,沈锋这番话说的也是不假。刚才沈锋同那些黑衣人对战的场景他也看到了,一把刀就解决了七八个人,所有的招式动作一气呵成,对方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自己则毫发无伤。

    那个灰袍人武功卓绝,虽然暂时看不出上下高低来,但沈锋还是能压得住他,最终那个灰袍人也是知难而退。

    自己是负责一路押送沈锋的人,可有沈锋在身边,反而能保住自己的安全,这实在是一个莫大的嘲讽。

    “那……那后来出现的那一批黑衣人呢?”杜昆又看着沈锋问道。

    沈锋淡淡一笑:“那一批么,自然不是来杀我的,也是来救咱们的,杜将军难道刚才没看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杜将军,会不会是你的什么人脉关系暗中出手相救?”

    杜昆一言不发,又是冷冷看了沈锋一眼,可他心中更是觉得这人实在是深不可测。

    有人在半路上要截杀他,可同样也有人在路上暗中保护他。这个沈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

    看着沈锋那带着淡淡笑意的面庞,杜昆心中除了怒气和恨意之外,也对沈锋生出一些惧意来。他也不是一个不顾一切要报仇雪耻的莽撞人,自己的性命还是最重要的。

    看杜昆默然不语,沈锋冷冷一笑,从囚车之中拿出那把刚才自己挣脱的锁链来,交到了杜昆手中。

    “杜将军,还是抓紧把我锁起来吧,我可是重犯。”沈锋说道。

    “这……”

    杜昆怔了一下,他知道这些锁链镣铐根本困不住沈锋,但为了自己的面子,这押解的形式还是要有的。

    杜昆拿起锁链来,又默默的将沈锋的手脚给锁上,将他送入入了囚车之中。

    杜昆又拿过一个锁链来,将刚才被沈锋一脚踹开的那个铁栅门重新给锁了起来。

    沈锋又再次安坐在囚车之中,神色平静看着杜昆冷冷一笑,说道:“杜将军,咱们抓紧赶路吧!”

    杜昆面色紧绷,四下一看,自己带来的那些左骁卫属下这次死伤了一大半,现在沿途护卫反而要靠那些折冲营老兵了。

    可这些折冲营老兵根本不听自己的,处处护着沈锋。

    杜昆无奈,只好对自己属下的那些左骁卫兵士发号施令,将那些不幸遇难的左骁卫兵士的遗体放到马上一起带走,同时派出两名骑兵先赶往雍城报信,让那边派兵前来迎接。

    这一队人马在夜色中接着出发,一个多时辰之后,终于平安到达雍城。

    众人在雍城之中休整了一晚,经过这件事之后,那杜昆反而不敢再难为沈锋了,也让他吃饱饭洗了澡在屋内的床上睡了一觉,第二天才重新关进囚车中出发。

    雍城这边也派了一队士兵沿途护送,几天之后,这一队人马过了黄河,眼看着就要到凉州城。

    去往凉州城的道路上,沈锋的心中也很是沉重。

    钟离素现在就在凉州城呢,自己和他分别的时候还是风光无限的赐婚使,可现在回来的时候便是一个披枷带锁身陷囚车的朝廷重犯了。

    看到自己这般情形,沈锋也不知道钟离素心中会作何感想。

    这一路心头沉沉,眼看着高大的凉州城墙边便现在了眼前。

    凉州城这边也派出了兵士前来迎接押送沈锋的队伍。凉州城的人马在前面带路,护送着沈锋的囚车缓缓入城。

    当晚,沈锋被暂时关押在凉州城刺史府的大牢之中,也是一个极为僻静的单间。这里护卫森严,也让那个杜昆安心了很多。

    吃完饭之后,沈锋独自一人坐在漆黑的牢房之中,心绪也是起伏不定。

    忽然,就听见一阵脚步声来到了牢房门前,牢房门上的锁也被人轻手轻脚的打开,几乎没发出什么声响。

    牢门缓缓打开,借着门外一盏手提灯笼昏暗的光线,沈便看到一个身影轻轻的走入了牢房之中。

    牢门缓缓关上,牢房内又是漆黑一片。

    沈锋稍稍一怔,就听那人向自己缓缓走来,急忙站起身来轻声问道:“什么人?”

    那人在沈锋的身边站定,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火褶来,吹燃了一个火苗。只见那人把火褶举到胸前,看着沈锋轻声说道:“沈郎,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