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灰袍人
    ,精彩小说免费!

    沈锋泰然自若的坐在囚车之中,神情平静。

    在他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那天忘谷之中万安公主死在自己怀中的那一幕,她临终的话语犹在耳边回响。

    沈锋的心中沉痛无比,他知道自己这一路被押解着送往长安,定然是风吹雨打艰苦磨难,那个杜昆也不会让自己好受,可他毫不在意,反而是心甘情愿,带着一份欣慰。

    这一路上无论是多少的苦难折磨,他都当是为万安公主赎罪了,也能够稍稍弥补自己心中的那份愧疚。

    沈锋抬头看天,心意怅然。

    忽然间,沈锋就看到天上盘旋着两个小黑点,随即耳中听到了一声极为特殊的鹰唳。

    沈锋立刻认了出来,天上的那两个小黑点,正是乘烟阁所驯养的两只鹘鹰!

    沈锋微微一笑,心中动容,他便知道杨念和乘烟阁属下也在自己的周围,暗中跟着自己,保护自己。

    走了不到半日,沈锋身后的一名折冲营老兵便纵马上前,递了一个水囊到囚车之中,看着沈锋说了两个字:“喝水。”

    沈锋随即接过水囊,仰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这水一入口,沈锋便尝到了一股淡淡的咸味,便知道这些老兵在水中加了些盐,除了帮自己补充水分之外,也补充一些盐分支撑体力。

    沈锋的心中很是动容,喝完水之后,将水囊递还给这名折冲营老兵,微微点头致意。

    骑马走在前面的杜昆转头看到了这一幕,目光冰冷,却无法说什么,也不能前去制止。

    沈锋虽然是重犯,可在押解的路上依然要给他水喝给他饭吃,在这些折冲营老兵的沿途“护卫”之下,沈锋这一路定然也会是舒服很多。

    想到这一点,杜昆的心中又是恨意油生!

    杜昆的心中暗道:自己在路上一定要想些别的法子了,让这个沈锋多吃点苦多受点罪!

    走了有两日,前方便是雍城了。这一段道路有些崎岖颠簸,沈锋在囚车之中被摇来晃去的,也算受了一些苦。

    杜昆的心中这才稍稍好受了一些。

    去往雍城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峡谷,这个峡谷远远比不上忘谷那般险要,中间有一条还算宽的道路,两旁都是低矮的土丘,抬头便能够看到上面的情形。

    此时接近傍晚时分,天色稍稍有些昏暗。也不知怎的,进了这处峡谷之后,沈锋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便在囚车之中坐直了身子,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形。

    忽然间,沈锋便听到队伍前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沈锋急忙抬头一看,只见一队黑衣蒙面人骑着马向押解自己队伍迎面冲了过来!

    这些黑衣蒙面人只有十几个人,一边骑马奔驰,一边手中端着弓弩向前放箭!

    队伍前面正是杜昆领着的那些左骁卫骑兵,有几个人猝不及防,中箭翻落马下。

    “快,用盾牌挡住!”一看到这般情景,杜昆急忙大声喊了一句。

    前面的这些左骁卫骑兵也是有备而来,为了沿途护卫,他们在马鞍的后面也挂上了一面半人多高的盾牌,还有一柄长矛和一截矛杆扎在了一起挂在了马鞍之下。

    这截矛杆可以接在那柄长矛的尾端,增加长矛的长度。

    只见那些左骁卫骑兵立刻翻身下马,将挂着的长矛和矛杆取下接在一起,排成两排蹲了下来,又将盾牌立在身前,将长矛架在盾牌之上。

    沈锋囚车后面的那些折冲营兵士也立刻翻身下马,从后面赶了过来,拿着弓弩站在了这些左骁卫骑兵的后面,严阵以待。

    这是标准的步兵防御骑兵的阵型,前面的盾牌可以抵挡弩箭的射击,而架起来的长矛可以防御骑兵对他们的骑马冲击,用来刺杀骑兵和马匹,后面的那些手拿弓弩的折冲营兵士还可以向前放箭射杀骑兵。

    然而令沈锋惊讶的是,那些黑衣蒙面人一看到这般阵势,竟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立刻变换了身姿。

    只见他们从马鞍上翻身而起,双脚踏在一侧的马蹬上,一手扶着马鞍,将自己的整个身子蹲缩在了马背一侧!

    这些黑衣蒙面人也从马鞍后面摘下一面小圆盾来,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几乎将他们的身子给完全遮住。

    只见这些马匹丝毫没有减速,仍旧风驰电掣般的向左骁卫的这些兵士们冲了过来!

    “不好!”沈锋心中暗暗叫了一句。

    随即,就见这些马匹猛的冲到了那些手持盾牌的左骁卫兵士面前,带着极大的惯性和力量,瞬间便把它们连人带盾向后撞飞了过去!

    紧接着一阵马蹄踩踏,好几名左骁卫兵士也被这些马匹给踩死。他们手中的那些长矛有的也都扎在了这些马匹之上。身体被刺之后,这些马匹虽然不能再纵蹄奔驰,可向前的惯性和冲力仍旧是带着这些左骁卫兵士向后退了过去,有些马的身子还压在了这些兵士的身上

    。

    就在刚才马匹冲击盾牌的一瞬间,那些黑衣蒙面人全都猛的从马身上纵身跃到了空中,一手举着圆盾,一手从后背抽出一把障刀来,凌空劈斩而下,向这些被冲散了阵型的左骁卫兵士砍杀而来!

    这些黑衣蒙面人的身子混在这些左骁卫兵士中间,后面的那些折冲营老兵也根本无法向前放箭。

    他们的身手也很是厉害,一手拿盾牌格挡,一手拿障刀砍杀,刀法凌厉凶狠,好多的左骁卫兵士在慌乱之中便死在了他们的刀下。

    看到这般场景,沈锋心中一沉,目光注视着前方。

    只见在这些黑衣蒙面人身后,还有几个人骑在马上孑然矗立,并没有向这边冲杀过来。

    为首在前的一个人也是用黑色的面巾遮住了面部,只露出一双眼睛,可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灰色的长袍。

    在这个灰袍人后面,还有四个黑衣蒙面人骑马伫立,一手拿盾一手拿障刀。这个灰袍人也将目光投向了沈锋这边,眼神之中充满了阴冷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