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押解
    ,精彩小说免费!

    李光弼的话音落下,悬崖上的唐军士兵也一起再次大声喊出了“缴械不杀”这四个字来,气势一阵高过一阵,充满了威压之气。

    这声浪如涛似墙,一阵阵向山谷之下的那些吐蕃骑兵袭去。

    终于,有几名吐蕃兵士微微闭眼,随即扔掉了手中的弓弩和兵器,翻身下马,低头肃立。

    主帅已死,有人开头做了示范,就如同坚固的城墙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一样,剩下的那些吐蕃骑兵便再也绷不住了,纷纷扔掉手中的弓弩和兵器,全都翻身下马。

    山谷之中的这一万吐蕃军马,全部缴械投降!

    悬崖之上,李光弼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

    天色微亮,一轮朝阳缓缓从远处的地平线升了上来。

    投降的这一万名吐蕃兵士排成长龙,缓缓的向河桥城走了过来。在这些兵士后面,是一万匹吐蕃军马,也是浩浩荡荡如同长龙一般。

    这一战,唐军没有任何的伤亡,军械、物资、战马缴获颇丰。

    王忠嗣站在城墙之上,看着缓缓向河桥城走来的这万名降兵,依旧是面色紧绷不发一言。

    杜昆站在他的身旁,看着这些投降的吐蕃士兵冷冷一笑,对王忠嗣说道:“王大人可真是仁慈啊,这次又是让敌人投降。不知这次是不是和之前一样,再让这些吐蕃兵士返回吐蕃啊?”

    王忠嗣随即装过头去,目光如剑,冷冷的看了杜昆一眼。

    杜昆随即避开了王忠嗣目光,带着一丝怯意稍稍低头。

    “王大人,现在河桥城之围已解,还请把那个重犯沈锋交给末将,将其押往长安问罪。”杜昆又接着说了这么一句。

    王忠嗣面色如霜,冷冷的看着杜昆。

    半晌之后,王忠嗣冷冷说道:“那是当然。杜将军,本官要让沈锋平平安安的到长安去,明白么?”

    “王大人放心,末将有押解之责,定然将重犯平安押往长安问罪!”杜昆随即朗声回答道。

    ……

    第二天一早,河桥城外,沈锋手上、脚上全都带着锁链,坐在了一辆四周都是坚固的铁栅栏的囚车之上。

    王忠嗣、郭子仪、李光弼、哥舒翰,这四个人全都站在了沈锋的囚车旁边,面色凝重。

    王忠嗣看着沈锋说道:“本官已经向圣上修书一封禀明实情,昨晚就派人用八百里加急送往了长安,会在你到达长安之前先到达圣上的手上。”

    沈锋心中一阵感动,他自然也是知道这信上写的是什么内容,只不过杜昆在旁边站着,王忠嗣没有明说。

    “罪人多谢王大人!”沈锋急忙在车中向王忠嗣低头拱手一拜。

    沈锋手上戴着的铁镣铐和枷锁甚是沉重,可他轻而易举就将双手给举了起来,如同手腕上无物一般。

    与沈锋现在的功力,无论是他手脚上的铁锁镣铐,还是这个坚固的铁栅栏囚车,根本都困不住他。

    李光弼一脸关切的看着沈锋,面色肃然:“兄弟,路上多多保重!兄弟功劳卓著,足以抵罪,圣上英明,自然也会有所公断!”

    沈锋点了点头,看了站在一旁不远处面色阴沉的杜昆,冷冷一笑。

    在长安不仅仅只有李隆基,还有那个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李林甫。自己到了长安之后,不知道还会有怎样的一番狂风暴雨。

    杜昆缓缓走了过来,站在了王忠嗣面前。

    “王大人,时间不早了,还请让末将尽快押解这个重犯上路。”杜昆看了一眼沈锋,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得意,冷冷说道。

    之前自己屡屡被沈锋打击羞辱,现在他终于成了阶下囚,自己则成了负责押解之人,杜昆的心中很有一种解气的感觉。

    只见王忠嗣微微点了点头,嘴里淡淡的说出两个字来:“好啊。”

    话音落下,就见一队骑兵缓缓的来到了沈锋的囚车后面,停了下来。

    这一队骑兵的马背之上都挂着干粮饮水还有毡布地垫,像是要随着沈锋的囚车一起奔赴长安市似的。

    杜昆微微一怔,看着王忠嗣问道:“王大人,这队骑兵是?”

    王忠嗣面色肃然,看着杜昆郑重说道:“这沈锋乃是朝廷重犯,沿途押解务必要安全稳妥。本官看杜将军所带来的左骁卫人马不多,为了以求万全,再派一队骑兵沿途护卫,免得再出现什么意外。”

    “这……”

    杜昆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沈锋稍稍一怔,急忙向后转头一看,只见这一队骑兵只有二十人,全都是自己之前折冲营的老兵!

    这些兵士之前跟着沈锋冲锋打仗,也是由他亲自训练出来的,立下了不少战功,现在在军中都已经因功升为了尉官。

    这些老兵心中对沈锋自然有着一份感激,更是有着一份敬重。看到沈锋现在受难,他们自然是心甘情愿的前来护卫。

    看沈锋转过头来,这一队老兵也向沈锋微微点头致意,面色肃然。

    沈锋的心中一阵动容,默然不语。

    沈锋的心中明白,这一队折冲营名老兵既是来护卫自己的,也是来监视这个杜昆的。

    押解沈锋奔赴长安路途千里,王忠嗣知道这个杜昆和沈锋有仇,也是担心这个杜昆会心怀歹意,在路上做出些什么坏事来,故而派这些折冲老兵沿途护送沈锋。

    杜昆当然也知道王忠嗣的用意,只不过他刚才说的那番话有理有据,自己也是无法拒绝。

    “那末将多谢王大人了。”杜昆冷冷回了一句。

    王忠嗣点了点头:“杜将军可以出发了。”

    杜昆向王忠嗣行了一礼,然后转身来到了自己的军马之前翻身上马,领着这一队人马押解着沈锋的囚车离开了河桥城,向长安的方向赶去。

    王忠嗣等人面色肃然,一直目送着沈锋的囚车离开,直到消失在视线之中。

    ……

    河桥城外的一处高地之上,地劫堂主安牢山挺身肃立,身后还跟着两名身穿黑衣的手下。

    安牢山已经看到了远处坐在囚车之中的沈锋,神情惊骇无比,身子微微发颤。

    安牢山双拳紧握,那淬着剧毒的乌紫的指甲似乎已经嵌到了肉里。“被我破了四个神穴,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