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收监
    ,精彩小说免费!

    一看到王忠嗣站在自己身前,沈锋心中一沉,扑通一下子跪了下来。

    “罪人沈锋,叩见王忠嗣大人!”沈锋低头,充满了愧疚说道。王忠嗣急忙上前将他扶起:“起来吧,不用叩拜。你现在已经是朝廷钦犯,圣上已经下旨,褫夺你所有的官职和封号,发布通缉榜文,全力缉拿追捕你归案。你今日前来自首,看来也是懂得遵从朝廷法度,

    迷途知返。”

    王忠嗣的这般话语,和之前郭子仪所说的意思一样,提到了他的自首,也是暗中护着沈锋。

    沈锋心中也是感动不已,不过从刚才王忠嗣的话里,沈锋也得到了很多的信息。

    首先是自己是朝廷钦犯,那自然是皇帝李隆基下的旨,这样难怪,万安公主是李隆基的亲生女儿,居然死在了去往吐蕃和亲的路上,这一腔怒火自然要加到沈锋身上。

    其次么,李隆基褫夺了自己一切的官职和封号,现在自己再也不是正三品的金吾卫掌卫大将军了,也不再是享受着二品荣誉虚衔的神策将军,只是一个身负重罪的一介平民。

    难怪刚才杜昆敢对自己如此的嚣张,原来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毫无半点官职的朝廷钦犯了。

    沈锋心中也是暗暗庆幸,还好这次把钟离素送回了凉州,若是将她自己一个人留在长安,现在肯定也会受自己的牵连。

    沈锋抬头看着王忠嗣,只见他的眼神中带着疑惑、带着惋惜、也带着一丝鼓励和希望。

    沈锋心中一颤,默然不语。

    “王大人,这个沈锋现在可是朝廷重犯,是否该将他收监了啊?下官乃是奉圣上旨意而来,要将这个钦犯押往长安问罪!”杜昆看着王忠嗣说道。

    王忠嗣面色凝重,看了看沈锋,又看着杜昆说道:“那是当然,犯人今日既然前来自首,那一切定当按照朝廷法度办事,来人啊,将重犯沈锋押入监牢!”

    几名郭子仪的府兵立刻上前,将沈锋给押了下去。

    “王大人,还请尽快将这个沈锋交给下官,下官好将他押往长安向圣上复命!”杜昆冷冷的看着王忠嗣,接着说道。

    杜昆也是明白,在这大堂之上,所有的人都是与沈锋关系匪浅,也肯定都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护着他。

    只有把沈锋尽快的带离这里,押往长安,他心里才能放心。

    “那是当然,重犯沈锋乃是前来自首,自然也要按朝廷法度完成验身入监手续,还有一些移交准备事宜,待一切准备妥当,本官自然会把它交给杜将军。”王忠嗣朗声回答道。

    杜昆目光冰冷,极为勉强的点了点头:“王大人执法严格,下官也无需多言,就此退下。”

    说完之后,杜昆转身领着自己带来的几名左骁卫属下,离开了镇守将军府的大堂。

    杜昆走后,郭子仪走到王忠嗣身旁,面色凝重的看着他问道:“王大人,沈锋他主动前来自首,咱们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只听王忠嗣叹了一口气,看着郭子仪沉沉说道:“这个沈锋也是仁义,他是赶在十天期限到来之前来此自首,免得让你为难,牵连于你。”

    郭子仪点了点头,也是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若是他不来自首,咱们根本都找不到他,也抓不住他。只不过他前来自首,也是让自己钻进了别人的口袋啊。”

    听完这番话,王忠嗣微微闭眼,面色凝重,郭子仪话里的意思他十分明白。

    现在在朝堂之上,最为痛恨沈锋,最想杀沈锋而后快的人便是那个李林甫了。

    之前的几次交锋,李林甫次次受瘪,心中已经是恨极了沈锋,正想找机会除掉他。

    可没想到现在机会不找自来,沈锋犯下重罪,而且这罪名坐实极难洗清,也是极大的触怒了李隆基,成为了朝廷钦犯,李林甫似乎只要稍稍用力,便能够将沈锋置于死地。

    他现在前来自首,确实是自己钻进了李林甫所准备好的口袋之中,一旦被押往长安,那便是凶多吉少命运难测。

    王忠嗣现在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虽然他和沈锋渊源颇深关系匪浅,但他也绝不是一个循私枉法之人,一切定然按照朝廷法度办事。

    沈锋身为李隆基亲封的赐婚使,护卫不利,让万安公主和吐蕃使团全都死于非命,确实是罪责难逃。

    王忠嗣想要帮助沈锋,定然一切都会在朝廷的法度之内进行,绝不会有所逾越。王忠嗣想了一下,然后看着郭子仪等人说道:“沈锋虽然身犯重罪,但这件事情还是有很多疑点。那天在忘谷之中能活下来生还人屈指可数,沈锋也算一个,诸多事情只有他亲眼目睹。要想得知一些事情,

    还得由他开口,几位今晚也不要安排什么事了,和我一起去牢中提审沈锋。”

    郭子仪等人连连点头称是。

    傍晚天黑之后,王忠嗣便领着郭子仪,李光弼和哥舒翰,亲自来到了何桥城大牢。

    虽然知道这大牢外面定然也有杜昆的眼线,可王忠嗣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再说了,他现在乃是四镇节度使,在自己的属地范围内提审犯朝廷重犯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郭子仪在牢内专门准备了一个僻静的牢房,将沈锋给带了过来。

    沈锋来到这间牢房之中,一看到王忠嗣等人,稍稍有些惊讶,急忙躬身行礼。

    “罪人沈锋见过诸位大人。”

    李光弼看着沈锋说道道:“到这里就无须多礼了,都是自己人,没有外人。”

    沈锋这才直起身来,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王忠嗣,带着深深的愧疚。

    “罪人沈锋失职失责有负皇命,也愧对王大人的栽培。”沈锋声音低沉的说道。

    王忠嗣的面色极为严肃,眉头紧皱。

    “你这次确实是有罪。其他的话无需多说,本官领着几位大人连夜来提审你,正是想问清案情,还望你据实相告,不得有任何的隐瞒遗漏。”王忠嗣正色说道。沈锋连连点头:“听凭王大人发问,罪人沈锋知无不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