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重犯
    ,精彩小说免费!

    杜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虽然只是个中四品的官员,可对郭子仪这样的三品大员一点恭敬的神情都没有。

    “郭大人可记住说过的话,明日咱们就见分晓了。”杜昆冷冷说道,居然当着郭子仪的面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郭子仪的目光冷峻,不发一言的看着他。

    杜昆刚走到门口,就见一名府兵推门入内,径直来到了郭子仪身前。

    “启禀郭大人,重犯沈锋前来自首。”府兵在郭子仪的面前低声说了一句。

    郭子仪的身子猛地一颤,急忙站起身来。

    “什么,他……他来自首?”郭子仪震惊,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

    杜昆哈哈一笑,又走到了郭子仪身边,脸上是兴奋的神情。

    “真是想谁谁来,说曹操曹操到。”杜昆笑着说道。

    “走吧郭大人,咱们去见见这个重犯沈锋吧?”杜昆冷冷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郭子仪站起身来,跟那名府兵耳语了一句,然后也跟在了杜昆的后面。

    镇守将军府,正堂。

    沈锋挺身肃立,神色庄重。

    在沈锋的周围,围着一圈府兵,其中也有几个是左骁卫的属下,他们这些人只是围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将沈锋如何。

    杜昆来到堂中,一看到这番情形,立刻勃然大怒起来。

    “朝廷重犯前来自首,为何现在还不加以捆绑!”杜昆怒喝起来。

    几名左骁卫兵士这才上前,用绳索将沈锋给捆绑起来。

    沈锋神色淡定,没有任何的反抗,处处极为配合。

    郭子仪此时也来到了堂内,看到沈锋站在堂中任由人捆绑,心中稍稍有些惊讶。

    郭子仪走到沈锋身前,眼光复杂的看着他。

    “重犯沈锋,潜逃多日,为何现在才来自首?”郭子仪开口问道。

    沈锋微微低头,沉沉答道:“沈某之前身负重伤,这段时间来一直在养伤,幸得痊愈,便立刻前来自首。”

    “你也算识得朝廷法度,主动前来自首。”听完沈锋这番话,郭子仪急忙说了一句,不管如何,先把沈锋这个主动自首的话给铺垫下来,日后也好有所转圜余地。

    沈锋听出来郭子仪话中的意思来,将目光投向他,带着感激。

    几名左骁卫属下将沈锋给捆了个结实,杜昆这才敢走到沈锋身前。“好你个胆大妄为的重犯沈锋,身为金吾卫大将军,圣上钦封的赐婚使,渎职枉命,使得万安公主和吐蕃使节死在了忘谷之中,事后居然还畏罪潜逃,实在是死不足惜!”杜昆一边用手指戳着沈锋的胸口,

    一边气势汹汹的说道。

    杜昆话里提到了万安公主的死,沈锋心中沉重,默默忍着不发一言。

    一看沈锋毫无反抗,杜昆似乎有些得寸进尺了。

    “万安公主乃是皇亲贵胄千金之躯,因你渎职而死,实在是有负天恩,万死难辞其咎!”杜昆更加用力,用手指猛戳着沈锋的胸口。

    在他心中,沈锋将屁股坐在他脸上那羞辱一幕又再次浮现出来,心中一团怒火熊熊燃烧。

    沈锋低头,不加反抗,默然不语。

    万安公主之死,他确实难辞其咎,任是杜昆用力戳着自己,沈锋只当是为万安公主赎罪,心甘情愿领受。

    一看沈锋低头,仍然是毫无反应,杜昆更加狂妄起来了,心中的那团熊熊怒火窜上脑海。“你也肩负着护送吐蕃使团返回吐蕃的重任,可现在包括使节硕康在内,所有的使团成员全都是死于非命,使我大唐和吐蕃徒生怨恨,你实在是罪上加罪!”杜昆怒道,只见他右手握拳,又猛地向沈锋的胸

    口捶了过去!

    可还没等杜昆的拳头碰到沈锋的胸口,沈锋猛的抬头,眼中骤然一冷。

    杜昆一边提着万安公主一边戳自己的胸口,沈锋可以忍。

    可现在杜昆提着吐蕃使节硕康,再要用拳头打自己,沈锋不能忍。

    刚刚学会内力外化的功法,现在正是施展一下。只见沈锋眼中精光一闪,一股无形的气浪瞬间从自己的体内喷涌而出,如同一堵墙一样猛地向杜昆和自己的四周推了过去!

    杜昆猝不及防,身子被这股气浪猛地向外顶飞了出去,连沈锋身边原先捆绑他的那些左骁卫兵士也一起向外飞了出去。

    杜昆和那些左骁卫兵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个个惊骇不已,也是狼狈不堪。

    沈锋仍旧是静静的站着,又把头低了下去,默然不发一言。

    杜昆猛地站起身子来,刚才那一下更是让他怒不可遏,只见他又气势汹汹的向沈锋走去,只不过这次不敢再靠近沈锋的身前,而是从腰间将自己的马鞭给抽了出来。

    “好你个不知死的重犯沈锋,居然敢袭击本将,找死!”说完之后,杜昆抡起了鞭子,猛的向沈锋这边抽了过来!

    “住手!”

    忽听从沈锋的身后传来一个庄重雄厚的男声,充满了威严之意。

    杜昆挥动鞭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不敢再继续向前移动。

    沈锋转头一看,只见王忠嗣在李光弼和哥舒翰的陪伴之下也来到了正堂,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杜将军,这个重犯沈锋已经被捆绑结实,刚才动也未动,怎么就能说是袭击你了?”王忠嗣的面色极为严肃,双目如剑投向了杜昆,朗声问道。

    “他……他肯定是……用……”看着王忠嗣那极为严肃的面庞,杜昆也是一下子被镇住了,将手中举起的鞭子收回,说话吞吞吐吐。

    他自然也是知道王忠嗣和沈锋的关系,现在王忠嗣现身,当着这个大唐唯一的一个四镇节度使的面,他也是不敢再放肆。

    “杜将军,这个沈锋既然是朝廷重犯,自然应该按照朝廷的法度来处置,你怎可动用私刑擅自殴打重犯?”李光弼的眼中带着一丝怒气,看着杜昆问道。

    “这个……下官没有……”杜昆将刚才嚣张的神情收了回来,目光扫过了王忠嗣等人,稍稍低头向他们行了一礼。王忠嗣没有再理睬他,而是走到沈锋身前,目光凝重的看着他:“沈锋,咱们好久未见,没想到今日竟是这样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