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剑术
    ,精彩小说免费!

    眼看着快到河桥城城门的时候,沈锋就见一大队人马手举着火把,正在缓缓的进入河桥城之中。

    这一队人马只有百十人,身上的盔甲装扮极为讲究,都不像是这里原先的守军,倒像是长安城内十六卫其中一卫的人马。

    一看到这般情景,沈锋的心中骤然一沉,看来长安那边也向这里派人过来了,定然也是为了自己而来。

    这一队人马入城之后,忽听不远处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就见又有一大队人马手举着火把连夜向河桥城这边赶了过来。

    只见火把的光亮星星点点,前后串联相接,如同一条火龙一样,这一队人马的数量不少。

    待这队人马靠近城门的时候,便分成了两队,一队缓缓的向河桥城门行去,而另一队则在城外驻扎了下来。

    沈锋的心中稍稍有些奇怪,便和裴旻一起悄无声息的贴近了城墙,藏在暗影之中观察。

    沈锋看到了那名领着这队人马入城的将官,只见他身穿金丝龙鳞甲,肩披猩红大麾,头戴凤翅盔,腰配金丝嵌宝横刀,胯下一匹乌稚马,气宇轩昂威仪不凡。

    在这名将官身后,还跟着两名同样身穿战甲身骑战马的将官,也都是英武不凡。

    沈锋心中一震,也立刻将他们认了出来。

    为首的那名将官正是四镇节度使王忠嗣,而跟在他身后的两名将官分别是李光弼和哥舒翰!

    一看到这三个人的出现,沈锋的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王忠嗣,郭子仪,李光弼,哥舒翰,当今天下最为耀眼的四名将星,最为能征善战的四员战将全都齐聚在这偏远的河桥城中,莫非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想到吐蕃使节硕康死在了忘谷之中,赤厥赞普仓皇逃命,沈锋心想莫非是吐蕃那边有所异动?

    没过多长时间,王忠嗣领着这队人马全都进入了河桥城中,随即城门紧闭,在城墙上有很多手举火把巡逻的兵士,城外驻扎的人马也有巡逻队手举火把在警戒巡逻,显得戒备森严的样子。

    沈锋心思沉重,忧心重重,便和裴旻一起施展起功夫来,悄无声息的翻越城墙进入了河桥城。

    城内也是宵禁,四处街道静谧异常,黑暗而压抑。

    沈锋和裴旻一路沿着暗处行进,避开了巡逻的兵士,很快便回到了城西的那处宅院。

    回到宅院之后,杨念也立刻前来同沈锋相见。杨念的面色也是凝重,看着沈锋说道:“阁主,长安城那边的左骁卫现在已经来到了河桥城,正是为了缉拿阁主而来。朝廷也向郭子仪大人下了严令,限他十日之内将阁主缉拿归案,否则要将郭大人严办…

    …”

    听完之后,沈锋微微点头,这些事情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长安城的左骁卫和李林甫关系密切,掌卫的将领和诸多将官都是李林甫的亲信之人。那个被自己用屁股坐过脸的杜昆,现在正是左骁卫的一名中郎将。

    这次由左骁卫来到河桥城协助缉拿抓捕自己,这背后是谁的意思不言自明。

    只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让郭子仪更加为难了,有长安城内的左骁卫人马在这里盯着,若是十日之内不能把自己给交出来,郭子仪难以向朝廷交代,李林甫那边也定然会趁机发难。

    沈锋的面色凝重,默然不语,他心中想了一阵子,也暗自打定了一个主意。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亮,裴旻和沈锋一起来到了这所宅院的后院之中。

    这后院虽然不大,却并没有摆着什么东西,在这里略微施展一下拳脚也并没有什么大碍。裴旻便看着沈锋说道:“徒儿,你一身功夫的底子已经是很好,加上修炼过天元一气功,在内力修为上我也不需再教你什么,只要日后勤加修炼即可,你六大神穴已破,再修炼内力来便是事半功倍的事情,

    用不了半年的时间会超过我了,那个地劫堂主在内力上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沈锋微微点头,看来破了那六大神穴对自己的助益极大,尤其是在内力的修炼上,使得自己在不到半年的时间便能够超过一代剑圣裴旻,在以前实在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沈锋的心中也很是好奇,若是最后那个神醒穴破了,自己现在会是怎样一番模样?

    无奈天意抗拒,使人难以窥测。又听裴旻看着沈锋接着说道:“你一身功夫虽然不错,可仍是有很多的缺陷和漏洞,对付一般的高手虽然已经足够,可若是遇到地劫堂主那样的绝顶高手便是毫无胜算。《太玄经》流失已久,不知多少人看

    过,也不知有多少人曲解邪练了上面的武功,说不定还会有更多像那地劫堂主一般阴毒狠绝的高手来,若是遇到他们,以你现在的身手也很是危险。”

    沈锋连连点头,觉得裴旻所说的极有道理。

    他现在的一身功夫大多是现代的一些军中格斗技巧,穿越过来之后,发现同古代那些真正武功还是有很大差距,尤其是在内功和轻功方面,自己之前几乎是一片空白。

    后来幸好遇到了常知足,学会了踏云功和天元一气功,补上了自己的这两块短板,可在同真正的高手对战的时候,自己仍然是毫无胜算,之前被劫堂主几乎打废便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沈锋目光闪动,看着裴旻诚恳说道:“还请师父指点赐教!”裴旻便接着说道:“你以前在军中专于军阵实战,惯于使刀。这刀剑虽然相似,却是两种极为不同的武器,无论是招式上还是使用上都会有很大的不同,以后你要是使用这把太阿剑,定当还要专心精研一番

    剑术。”

    听完这番话,沈锋点了点头,便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那把太阿剑来,仔细看了一番。

    这把剑乃是春秋时期的古剑,样式和现在的唐刀、唐剑差别不小,剑身比自己原先那把舍金刀要宽上许多,也要厚上不少。剑为双刃,刀为单刃,在攻击方向上似乎要更灵活一些,在砍刺的时候也会有所不同,若是以后自己使用起这把太阿剑,定然还是要专心研习剑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