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落脚之处
    片刻之后,这队人马便来到了这处高地之上。w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an...la

    待靠近沈锋等人身前,这些人全都翻身下马。

    为了遮挡沙尘,这些人的脸上全都是带着面巾,只见为首的一名女子摘下了脸上的面巾,很快的来到了沈锋的身前,正是杨念。

    一看到是杨念来了,沈锋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便看着她说道:“杨右使,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杨念开口答道:“自打阁主离开长安之后,属下心中心绪不宁,便一直暗中跟随,没想到果然出事了。自打阁主失踪之后,属下便一直领着人在外寻找,也向天上放出了几只鹘鹰来,希望阁主能看到,没想

    到果然有效。”

    沈锋看杨念一脸憔悴风尘仆仆的样子,便知道她这些天来一直在外寻找自己。此处已经靠近吐蕃国境,草原和荒原俱是广袤,昼夜温差也是极大,看来杨念和这队人马也是受了很多的苦。

    看沈锋将身子斜靠在了一位老者的身上,见自己领着乘烟阁的属下前来,也没有动一下,心中很奇怪。

    “阁主伤势如何了?”杨念很是关切的看着沈锋问道,她已然知道沈锋受伤的事情。

    沈锋淡淡一笑,看着杨念道:“还好,就是身子不太听话了,只有这条右臂还能活动活动。”

    一听这话,杨念面色陡然间沉了下来,关切无比的看着沈锋问道:“阁主现在只有一条胳膊能动,是谁将您伤成如此啊?”

    杨念心中也是震惊,想到之前沈锋神武英勇的样子,可现在却整个人几乎瘫痪,只有一条右臂能动,心中也是痛惜无比。

    沈锋答道:“此事说来也是话长,待路上我再慢慢告诉你。杨右使,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给我们找一个落脚之处,这位大师和这位前辈正想相救于我,需得有一个安全稳妥的地方,还能够找到所需的药物。”

    杨念想了一下,答道:“若是这样的话,这附近只有一座河桥城了,其他地方都是距离太远,怕耽误阁主治疗伤势。”

    沈锋淡淡一笑:“我现在已经是全城通缉了,再回那河桥城合适么?”

    杨念郑重回答:“阁主放心,有我们在,定能保您平安入城无恙,在那里也有我们乘烟阁的分堂,虽是刚刚建立,却也是一个安全稳妥的落脚之处。”一听这话,沈锋连连点头,心中也是暗暗惊叹,他虽然是阁主,可这段时间也几乎没有太过问乘烟阁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时间乘烟阁就在黄河右岸这座最为偏远的河桥城建立了自己的分堂,扩展情报网

    络的效率实在是极高。

    “好,那就由杨右使领着,我们重返河桥城吧。”沈锋说道。

    杨念急忙点了点头,向身后的手下递了一个眼色过去,就见从他们这队人马后面,缓缓的驶过来一辆单驾的马车来,停在了沈锋的身前。

    杨念已经知道沈锋的身上有伤,为了找到他之后能够及时的转移安置,故而随着这队人马也带来了一辆马车。

    沈锋的心中很是动容,杨念办事确实是心思缜密,面面俱到。

    裴旻又将沈锋的身子放在了马车后的车厢之中,普寂大师便在车厢里陪着他,一路也好有所照应。

    裴旻翻身上马,跟着杨念等人向河桥城赶去。

    杨念骑着马,寸步不离的守在这辆单驾马车旁边,很是小心谨慎的样子。

    在这队人马之中,有几人加快了速度冲出队伍,赶在队伍前面赶往河桥城,好提前有所安排。

    不到两个时辰,裴旻的眼前便出现了河桥城的城墙轮廓。

    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只见在路上竟然停着一辆双辕双驾的马车,车厢也很是宽大,从样式上看也是官家制式,马车前还挂着一个通行令牌。

    只见马车旁站着两名军官校尉打扮的人,一看杨念来了,急忙躬身向他行礼。

    “杨右使,马车已经备好,还请将阁主转移到这辆车上来。”一名军官看着杨念说道。

    这两名校尉军官随即上前,将沈锋从那辆单驾马车转移到了这辆马车宽大的车厢之中。

    裴旻所骑的那匹马乃是郭子仪的座驾,马匹身材高大,鞍辔装饰也很是显眼,为了不引人注目,现在也只好将它舍弃在城外了。

    裴旻便和普寂一起坐在了车厢之中,陪着沈锋一起赶往河桥城。

    在杨念和乘烟阁河桥城分堂的安排下,这一队人马果然是顺顺利利的入城,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和盘问。

    入城之后,这一队人马便来到了城西一处新建的宅院中来,在这里落下脚来。

    这里便是乘烟阁在河桥城内的分堂所在地了,杨念便把沈锋安排在了一间上好的厢房之中。

    之前在路上,沈锋已经告诉了杨念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把裴旻和普寂介绍给她认识。

    杨念的心中时时刻刻挂念着沈锋的伤势,也很是焦急的样子。

    “普寂大师,需要我们去做什么,您尽管吩咐!”杨念看着普寂问道,眼神之中也是充满了期盼,她也知道这位神秘莫测的僧人也是当前唯一能救沈锋之人了。

    “阿弥陀佛。能在此处落脚,得女施主相助,老衲便好施展手段相救沈施主了。”普寂脸上的神情也是稍稍宽慰了一些。

    佛家悲悯,他心中也是放心不下沈锋的伤势来。

    “还请女施主取纸笔来。”普寂看着杨念说道。

    杨念照做,随即送来了笔墨纸砚,全都铺在了桌上。

    只见普寂走上前去,一边思索着,一边在一张纸上又是写又是画。

    过了一会儿,普寂把这张纸交给了杨念。

    “女施主看一下,所需准备的东西全都在这上面了,看是否能够明白老衲的意思。”普寂看着杨念说道。

    杨念也是聪慧过人,普寂在这张纸上写的东西虽然有些多,也有些复杂,但他浏览了一遍之后,虽然心中惊奇,也还是明白了普寂的意思。“大师放心,晚辈这就下去准备。”说完之后,杨念毫不耽搁,手中拿着这张纸转身离开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