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鹰哨
    裴旻虽然稍稍有些奇怪,却也仍然照做。

    只见他从箭壶之中取下了三枚羽箭来,把这三个竹哨全都绑在了箭头之下。

    裴旻拿起角弓,把一枚羽箭搭在弓弦之上,向着那几只鹘鹰飞旋的方向撒手放了一箭。

    只见这枚羽箭飞速窜向空中,上面绑着的竹哨也发出了极为特殊的一阵声响,极像了那几只鹘鹰的叫声。

    裴旻虽然年事已高,可臂力仍然不小,这一箭射得很高,几近入云。

    随即,就见离此最近的一只鹘鹰忽然向羽箭飞起的方向飞了过来,离沈锋三人所处的高地近了很多,所盘旋飞翔的圈子也一下缩小了很多。

    裴旻这下明白沈锋的用意了,原来那竹哨乃是鹰哨,能够把天上飞翔着的鹘鹰给引过来。

    看来刚才沈锋所言不假,这几只鹘鹰确实是有人放飞到天上的,也是为了沈锋而来。

    这些鹘鹰乃是乘烟阁所专门驯养的用以传递信息的猛禽,飞行的速度极快。

    沈锋现在的身份是乘烟阁的阁主,杨感之前也曾经跟他交待过,以后在沈锋所在的位置,若是不便于同乘烟阁的人直接见面联络,便会在天空放出几只鹘鹰来。

    之前杨感也给沈锋了一些竹制的鹰哨,只要把这些鹰哨绑在箭支上在高处向天上放箭或是直接吹哨,那些鹘鹰便能循声而来,沈锋便可利用鹘鹰向乘烟阁的属下传递信息或是下达命令。

    从那以后,沈锋便随身带着这些鹰哨来,这次作为赐婚使护送万安公主嫁往吐蕃也不例外。

    沈锋也是急中生智,想起了这些鹰哨来。和他这次随行而来的也有乘烟阁的人,得知沈锋失踪被通缉之后,定然也会全力寻找他的下落。

    裴旻立刻搭弓放箭,向天上又射出了一支羽箭来,只不过这一箭几乎是垂直射出。

    箭支上绑着的鹰哨又发出了一阵鹰叫之声,飞速的窜向空中,然后又掉头落下,扎在了沈锋等人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

    只见天上的那只鹘鹰立刻飞快的向这枚羽箭落下的位置飞了过来,落在了沈锋身前的地面之上。

    裴旻便走了过去,这只鹘鹰竟然也没有躲避飞开。裴旻便把这只鹘鹰双手抱起,发现在他的腿上系着一只小竹管,打开之后一看,这竹管里面装着一小块绢布。

    裴旻便走到沈锋跟前,看着他微微一笑问道:“沈将军,在这上面要写什么?”

    沈锋想了一下,看着裴旻说道:“前辈只要用木炭在上面写着循鹰而来四个字即可。”

    裴旻点了点头,这才明白沈锋让自欺随手抓来几块木炭的用意,心中也是暗暗感叹,看来这个人心思倒也十分的缜密。

    裴旻照做,用木炭在布片上写下了那四个字来,随即卷起来装入了鹰腿上的竹管之中。

    裴旻又轻轻的把这只鹘鹰放在地上,只见它双腿一登,随即又展翅高飞远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天空之中。

    看着只鹘鹰飞翔远去,裴旻和普寂的心中都是暗暗感叹。

    用鹘鹰这种猛禽来传信,不仅在天上没有天敌,而且速度极快,甚至比朝廷用来传递紧急军情的百八里急递要快上好多倍。

    裴旻淡淡一笑,看着沈锋问道:“沈将军,这鹘鹰应该不是朝廷所养的吧,据我所知,金吾卫也并未设有鹰房。”裴旻自然也是知道沈锋在朝廷上的官职。

    只见沈锋点了点头,目光诚恳的看着裴旻和普寂坦然说道:“那是当然着,鹘鹰确实不是朝廷所养,也不是金吾卫所有,实不相瞒,除了金吾卫掌卫大将军之外,晚辈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哦?是何身份啊?”裴旻有些感兴趣。

    “晚辈现在是乘烟阁的阁主,先师常知足在临终之前,也将乘烟阁阁主的位子传给了我。”沈锋直言而道。

    裴旻和普寂都是当世高人,身在方外,极少过问俗事,加上他们都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沈锋也就不想对他们有任何的隐瞒了。

    一听这话,就见裴旻淡淡一笑,微微点头,脸上并没有太过惊讶的神色,看来也是知道乘烟阁这个组织。“怪不得,常兄创立了乘烟阁,以他的能力和手段,豢养这些鹘鹰用来传讯也就不足为怪。之前我还在想,常兄在临终之前将乘烟阁阁主的位子传给了谁?想到沈将军是朝廷要员,还以为他将阁主的位子传

    给了他所收养的那两个前朝遗孤的其中一人了,却也没想到还是传给了沈将军。沈将军是常兄最后的关门弟子,也得其毕生功力真传,接任乘烟阁的阁主也是理所应当。”裴旻看着沈锋缓缓说道。

    听完裴旻这番话,沈锋心中也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疑问,便是针对他话里所说的前朝遗孤那四个字。

    自己的师父常知足所收养的两个前朝遗孤,那定然是杨念和杨感兄妹二人无疑了,唐朝的前朝乃是隋朝,皇家的姓氏便是杨。

    沈锋的心中也是暗暗惊叹,没想到杨念和杨感这兄妹二人竟还有如此特殊和尊贵的身份,竟然是前朝皇室血脉。

    只不过沈锋也知道,自己的师父常知足原本是东都洛阳城内的一个富商,后来散尽家财归隐江湖,创建起了乘烟阁来,却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收养两个前朝皇室遗孤,看来这其中定有另外一段故事。

    沈锋便也不再多问,三人便在这处高地上静静的等着。

    此时的天气有些清冷,裴旻担心沈锋身子虚弱受寒气侵袭,便又在地上升起一堆篝火来,三人围着篝火而坐,裴旻将沈锋的身子靠在了自己的身上。半个时辰过后,就见那只鹘鹰又飞了回来。这鹰类的视力极为强悍,即使在高空之中依然能够清晰视物,就见他似乎看到了高地上燃着的这堆篝火,随即在空中清脆凌厉的叫了一声,飞速的落在了这处高

    地之上。这只鹘鹰落下之后没多久,就见离这处高地不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队人马风尘仆仆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