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生死无悔
    听完普寂这番话,沈锋的心中更是激动了。

    普寂有着一番顾忌,可沈锋则是完全没有。

    他现在这般情况,原本已经是彻底绝望,打算要向裴旻交代后事了,却没想到普寂突然出现,给自己带来了一线生机。

    即使这一丝生机带着极大的风险,即使有可能最终的结果还是死亡,沈锋还是愿意毫不犹豫的去接受。

    沈锋看着普寂,坦然一笑:“大师无需顾虑,您刚才的那番话说的好,置之死地而后生,不破不立,晚辈心中也有一样的想法。能够绝处逢生,晚辈已经是感激不尽,还请大师出手相救,晚辈生死无悔!”听完沈锋这番话,裴旻也看着普寂说道:“大师,实不相瞒,若不是您今晚出现,裴某也已经是近乎绝望束手无策了,即使耗尽毕生功力,也不知能为沈将军续命几何。破掉剩下三个神穴,废除隐脉,确实

    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至少能够为沈将军带来一线生机!”

    “大师,无论是何结果,晚辈都坦然接受,还请大师悲天悯人,出手相救!”沈锋再次恳切说道。

    “阿弥陀佛。既然沈施主言出如此,老衲也就无需多言了。”普寂双手合十,看着沈锋说道。“沈施主,老衲刚才把脉的时候也已经发现,你修炼过天元一气功,这也是一件好事。这功法也是当世奇功,能够调运人体本身的元气来进行修炼内力,对全身的经脉有持护之效。如此一来,老衲破掉你剩

    下三处神穴,心中也更有了一份把握。”

    听完这话,沈锋心中也是暗暗感慨,这天元一气功也是丐尊常知足传给自己的,就是在现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自己仍然能够得益于此,心中对常知足的那一份恩情又是无比感念。

    普寂又看着裴旻说道:“要是想破除沈施主剩下三处神穴,在这个山洞里恐怕不行,这里条件太过简陋,老衲也需配制些药物,在这里恐怕都无法完成。”

    沈锋道:“那咱们去河桥城?那里离这儿最近,有郭子仪将军在,定然会全力相助。”

    一听这话,裴旻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摇了摇头。

    看到裴旻这番神情,沈锋倒是有些奇怪了,开口问道:“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不能去河桥城?”裴旻答道:“沈将军在这山洞里呆了好些天,外面的事情恐怕有所不知。你是朝廷派下的赐婚使,可现在万安公主和吐蕃使节硕康全都死在了忘谷之中,按照朝廷律例来说,沈将军已经是严重失职,身负重

    罪。那天我救你回来的时候,出手夺了郭子仪将军的马,也会让人误解为我是协助你畏罪潜逃。前几日我也去了一趟河桥城,那里各处都已经贴下了榜文,正在全力缉拿追捕沈将军……”

    一听这话,沈锋先是震惊,又想到了万安公主的死,一股浓浓的悲伤在心中瞬间蔓延开来。

    沈锋默然不语,心中细细想来,裴旻这番话确实也有一番道理。

    自己身为赐婚时,也身兼沿途护卫之责,可现在万安公主和吐蕃使节硕康全都已经身亡,而且是死在了大唐境内,日后恐怕会有更为严重的后果。

    那个赤厥赞普估计已经逃回了吐蕃国内,他这次在忘谷遇袭,实在九死一生。这次行刺的都是那些唐军老兵,喊出了那些口号,赤厥赞普心中定然已经对大唐有了一份恨意。

    这次和亲已经彻底失败了,赤厥赞普回到吐蕃国内之后,不知又会对大唐有何举动,是否会展开复仇。

    沈锋心中沉沉,心想郭子仪定然是不会主动下令通缉抓捕自己的,定然是迫于朝廷的压力。

    这次和自己随行的人员众多,说不定其中就有些眼线耳目,这件事情肯定会很快便传到朝廷那里,有李林甫在,定然会有另外一番说辞。

    现在自己被通缉追捕,确实也就不足为怪了,甚至是理所应当。

    “河桥城去不了,那又如何是好?在这荒郊野外的山洞之中,老衲确实无法相救沈施主。”普寂面色凝重说道。

    “这附近百十里内除了一座河桥城外,俱是荒原野地,再也没有其他可供落脚之处了。”裴旻忧心忡忡说道。

    沈锋思忖了片刻,看着普寂和裴旻说的:“二位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能为咱们找个落脚之处,也能够得到一些帮助。”

    裴旻目光闪动,也是有些奇怪,看着沈锋问道:“哦,沈将军有何办法?”

    沈锋看着裴旻道:“现在天色已晚,前辈您操劳一天,确实辛苦,普寂大师也是风尘仆仆前来,还是先休息一下,待明日一早我自有办法。”

    二人便点了点头,也不再追问。

    三人便在这山洞之中守着一堆篝火休息了一晚,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刚放亮,裴旻单手抱着沈锋的身子,和普寂一起走出了山洞来到了外面。

    在临走的时候,沈锋还让裴旻抓了几块木炭带在身上,说是另有他用。

    此时山洞外面天色微明,还带着一丝清冷。在山洞外面拴着郭子仪的那匹军马,正在啃食着地上的青草。

    沈锋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在天上看到了几个小黑点,正在天空高处绕着大圈盘旋飞着。

    沈锋的耳中也能够远远听到鹰类的嗷叫之声,很是特殊,同这里原本生活着的苍鹰、秃鹫有很大的不同,正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鹰,鹘鹰。

    沈锋的心中一阵感动,嘴里喃喃说道:“他们果然是放心不下我,把鹘鹰给派来了。”

    裴旻有些不太明白沈锋话里的意思,便看着他问道:“沈将军,这天上的鹰难道是谁派来的,也是来找你?”

    沈锋点了点头:“正是。”

    他也没有接着多加解释,而是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高地,看着裴旻和普寂问道:“劳烦二位,还请把我送到那处高地上去。”

    裴旻和普寂点了点头,把沈锋的身子放在了马背之上,然后缓缓牵马而行,来到了那处高地之上。

    沈锋用仅能活动的右手从怀中拿出了三个用竹节制成的哨子来,放到了裴旻的手中。沈锋又指了指郭子仪那匹宝马马鞍之下挂着的一把角弓和箭壶,看着裴旻说道:“还请前辈把这三个竹哨棒在羽箭之上,向着那几只鹘鹰的方向射入空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