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僧人
    裴旻面色一沉,低头看着沈锋,暂时没有说话。

    思忖了片刻,裴旻道:“沈将军暂且不用多想,你既然是我故友的弟子,和我也是有着一番渊源,我定当全心全意救你。这些天我一定多想办法,全力寻找解救之法,天无绝人之路啊。”

    裴旻话中并没有明说,对沈锋也是一阵宽慰。

    可他心中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太玄经》他只是在机缘巧合下粗略的看了一遍,并未深入研究,现在经书也已经不在了,无法从书上寻找答案。

    隐脉四穴被人破了四穴,量是裴旻阅历再多,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看着裴旻没有说话,沈锋也是默然不语,他心中自然也是明白,若是没有拯救之法,自己的气血和内力仍旧在不断耗散,剩下的时间也不会太多。

    沈锋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山洞顶壁,心想难不成自己就要在这里迎接自己的死亡?

    接下来的开天,裴旻确实是想尽各种办法来救沈锋。

    裴旻的武功和内力修为都是极高,对人体各处经络穴位也很是熟悉,可太玄经上记载的那个隐脉太过玄妙,七大神穴更是玄之又玄,裴旻自己了解的都极少,更不知道该如何去帮助沈锋。

    无奈之下,裴旻只好用自己的方法来为沈锋续命。首先是继续封住沈锋身体的各处要穴,减缓他内力和气血的耗散;其次是让沈锋服下一些药物,护住心脉,免得心绪紊乱诸神不宁;最后就是不时的为沈锋的体内灌注些内力过去,让他能够支撑更长的时

    间。

    裴旻也是念过七旬的老者了,这几天来确实是难为他了,除了要耗费自己的内力为沈锋续命之外,还要照顾他的饮食饮水,确实是心力憔悴。

    三日过后,沈锋仍是不见任何的好转,精神状态愈发低沉,身体也是愈发的虚弱。

    又是一天傍晚,山洞里只有篝火旁边还有着亮光,其他的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沈锋眼神空洞的看着山洞中的漆黑之处,心中一片凄凉。自己原本健硕的身躯,现在只能感受和控制一条右臂和头颈,这种无助和痛苦在侵蚀着沈锋的灵魂。

    裴旻又喂着沈锋喝了几口水,然后静静的坐在他的身旁。

    “前辈,这些日子劳心劳力,辛苦您了。”沈锋看着裴旻,目光凄然无助的说道。

    “沈将军无需客气,也是老朽无能,暂时还不能让沈将军痊愈。”看着沈锋无助的眼神,裴旻心中一颤,仍是言语宽慰道。

    沈锋淡淡一笑:“前辈不需要宽慰我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心中已经是有几分清楚。前辈是当世高人,连您暂时都想不出解救之法,晚辈也确实没有多少希望了。”

    “沈将军切莫这样想,现在才过去三天,老朽还可以……”

    裴旻话未说完,就被沈锋用一个眼神打断。

    “前辈不要再徒费气力了。晚辈已经认命,不做他求。今晚,晚辈想交代一下后事,还请前辈垂听。”沈锋看着裴旻,目光闪动。

    “沈将军,你……”

    裴旻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他的心中现在确实也是毫无办法,即使将自己的内力耗尽,恐怕也无法救回沈锋的性命。

    隐脉七穴被破了四穴,现在的沈锋就像是一个漏水的水缸一样,无论加多少水进去,最后还是会全部漏完。

    裴旻暗暗叹了一口气,看着沈锋年轻的面庞,心中一阵惋惜和悲凉。

    忽然间,裴旻听到山洞之中传来一阵极为轻微的声响。

    若是换成常人,几乎是听不见,或是以为是风吹草动。

    可裴旻是何等人物,虽然念过七旬,可感官的敏锐程度不知别常人要高上多少倍。就凭这阵声响,裴旻已经确定,有人走入了自己和沈锋藏身的这个山洞之中?

    现在这个时候天色已晚,这个山洞的位置又是极为隐秘,向来人迹罕至,又是何人来到这里?

    想到重伤沈锋的那个地劫堂主,裴旻的心中不由得一紧。

    这声响仍是很轻微,但入洞的这个人离裴旻和沈锋越来越近。

    忽然间,就见裴旻将自己的衣袖在篝火上猛然煽动了一下。

    只见一股气浪骤然而起,裹挟着火焰如同一柄火剑一样,向那人进来的方向猛然袭了过去。

    忽然听到“阿弥陀佛”的一声,这柄火剑在那人的身前骤然而停,火焰向四周扩散开去。

    那人发出的声音形成了一股声浪,像是一个无形的盾牌一样挡住了这股火焰!

    裴旻和沈锋都是一惊,急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借着火焰的亮光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个穿着僧袍的僧人走进了山洞之中,刚才那一句佛号正是从他嘴中发出!

    “阿弥陀佛。”

    只听这僧人再次喊了一句,声音在这山洞之中显得十分洪亮,让沈锋的耳膜有些微微发颤的感觉。

    沈锋心中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个僧人的内力极为雄厚。

    只见这僧人的身前仍像是有一面无形的盾牌一样,顶着这股火焰又向前走了几步,愈发的靠近了山洞中的这堆篝火。

    借着篝火的亮光,裴旻也看清了这僧人的面庞,不禁心中猛的一颤!

    只见裴旻又猛的将袖子向怀中一卷,又是一股气浪骤然向后,将那股火焰又给卷了回来,返回了篝火之中。

    篝火的火焰晃动了一阵,随即便稳定下来,继续燃烧。

    裴旻站起身来,极为恭敬的向那名僧人躬身一拜:“原来是普寂大师,刚才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只见那名叫普寂的僧人淡淡一笑,语气平和的说道:“老衲不请自来,贸然入洞,也是惊扰两位施主了。”

    沈锋也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这名僧人面庞,不由得心中猛的一颤,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只见这僧人慈眉善目,面庞消瘦,眼睛半眯着,两弯浅褐色的眉毛挂于两目之上,眉尖已经垂到了眼角,很是醒目。沈锋一下子便认了出来,这僧人正是自己之前在贺兰山里那处寺庙之中见到过的那名褐眉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