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救人要紧
    悬崖下面,牢山看着灰衣老者抱着沈锋的身子飞速的向上攀登而去,心中是震撼不已。

    对这名神秘莫测的灰衣老者,牢山心中也是带着一丝畏惧,刚才仅仅是虚指一下,自己便又退又闪的,现在也并不敢向上追去。

    牢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今日若没有这个灰衣老者的出现,他已经了结了沈锋的性命,报了自己的仇,也除掉了一个劲敌。

    牢山的心中也感叹沈锋实在是命大,就是在这样的危急关头,竟能突然出现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高手来,搭救了他的性命。

    牢山冷冷一笑,自己刚才已经破了沈锋隐脉七穴中的四穴,即使它还能够被人救活性命,也是武功尽失全身瘫痪,变成了一个废人。

    想到这一点,牢山心中对沈锋的那份仇恨之火才稍稍减弱了一些。

    在悬崖之上,郭子仪已经领着人马赶了过来,牢山也知道自己不能够再上去了。

    此时在山谷之中,只剩下吐蕃的那位正使硕康和剩下的几名使团成员还活着了,他们全都缩在了石壁边上,神情恐惧的看着牢山。

    “不能留你们当活口了。”

    牢山冷冷一笑,随即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那两柄软剑来。

    牢山飞速的冲了过去,只见一阵剑光闪动,硕康和剩下的那些吐蕃使团成员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牢山从地上捡起两面盾牌来,飞速的跑到了车队前面的那处石堆之前。

    此时浇在石堆上的那些火油已经燃烧殆尽,火焰已经全部熄灭了下来,可这些石头已经被烈火烧得滚烫,热浪滚滚,仍是让人无法靠近。

    只见牢山猛的向前抛出一面盾牌,“当”的一声,这面盾牌直接嵌入了石堆中间,向外溅出了一股火星来。牢山的脚步向前加速跑动,等到了石堆跟前猛然跃起跳到了半空之中,牢山的脚步又轻轻的点在了嵌入石堆中的那面盾牌之上,借了一股向上的力道来,只见他的身子随即又腾空而起,轻而易举的翻越了

    这这个石堆。

    在这石堆的另一面,还有一小队随行护卫的唐军骑兵在守着,一看到有人居然从空中跳过了这个滚烫的石碓,众兵士也是惊讶不已。

    只见牢山又骤然将手中拿着的另一面盾牌抛出,直接打在了一名骑兵的身上,将他从马鞍之上打落下来。

    牢山的身子随即落在了这名骑兵的马鞍之上,只见他双手立刻勒住缰绳,调转马头,双腿一夹马腹,趁着其他的唐军士兵没有反应过来,一人一马猛然突围而出,身影消失在滚滚烟尘之中……

    这名灰衣老者抱着沈锋的身子飞快的攀到了悬崖之上,此时郭子仪也领着一队人马全都围了过来。

    一看一名灰衣老者的手中抱着昏迷不醒的沈锋,郭子仪也是一惊,他不知道这山谷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向这名老者朗声喊道:“快把沈将军给放下!”

    灰衣老者面色一紧,看着郭子仪说道:“救人要紧,不可耽搁,多有得罪了!”

    说完之后,这灰衣老者抱着沈锋的身子骤然跃起,直接向骑在马上的郭子仪扑了过来。

    待靠近郭子仪的身子,灰衣老者的右掌猛然击出,右臂的衣袖又再次鼓胀起来。

    郭子仪只觉得一股无形的气浪向自己压迫而来,身子不由自主的被猛地向后推去!

    郭子仪到底也是一员战将,身手也是极为灵活,眼看着自己的身子要被推落在地上,只见他猛地向后单手扶住马背支撑身体,整个人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并没有摔倒。

    这灰衣老者将昏迷不醒的沈锋放在马背上,自己则坐在了马鞍之上。

    “郭将军,我是救人,借你的宝马良驹一用!”

    说完之后,灰衣老者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勒住缰绳调转马头,转身向后而行。

    老者的身前还有几名骑兵,忽然遇到这般变故,他们连人带马都是一惊,尤其是他们座下的马匹,识得将官的坐骑,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为这位灰衣老者闪出一条路来。

    这二人一马随即冲出包围,向悬崖之下飞奔而去,身后卷起滚滚烟尘。

    “郭大人,咱们派人追么?”一名将官翻身下马,看着郭子仪问道。

    郭子仪若有所思,他刚才确切无误的听到了灰衣老者口中说出“救人要紧”这四个字来。

    虽然郭子仪不明白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看到沈锋昏迷不醒,这灰衣老者似乎对其并无恶意,像是想要救他的样子。

    郭子仪心中沉沉,微微摆手:“先不用去追,咱们抓紧下谷,万安公主和吐蕃使团还在下面!”

    等沈锋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之中。

    沈锋躺在一堆柔软的蒲草之上,身旁不远处燃着一堆篝火,让他感到温暖。

    沈锋稍稍动了一下身子,却发现除了自己的脖子之外,只有右手的手臂能够抬起来,手指也还能够灵活活动。

    沈锋的下肢和左手手臂全都不能够活动分毫,连一点知觉都没有!

    沈锋的心中一阵沮丧,莫非自己就这样瘫痪了不成?

    一阵脚步声传来,沈锋急忙转头一看,就见那名灰衣白发的老者向自己缓缓走了过来,然后蹲在了自己身旁。

    灰衣老者的手中拿着一个牛皮水囊,只见他拔开塞子,将水囊放在了沈锋的嘴边。

    老者的面色温和,看着沈锋说道:“刚刚醒来一定口渴,先喝点水吧。”

    沈锋这才觉得自己口干舌燥,也是干渴难耐,急忙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一阵子水。

    “是您救了我?”喝完水之后,沈锋看着这名灰衣老者感激说道。

    这名灰衣老者鹤发童颜,虽然面庞慈祥温和,可眉宇间隐隐带着一股英气。

    灰衣老者微微点头:“没错,是老朽出手救了沈将军。”

    “多谢您的救命之恩,敢问老人家如何称呼?”沈锋看着灰衣老者问道。灰衣老者淡淡一笑,答道:“老朽姓裴,单名一个旻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