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灰衣老者
    牢山只觉得自己的肩膀上忽然一阵沉重,像是有一个极重的物体压在了上面。

    紧接着,牢山就觉得自己的肩膀突然受到了一个向后的拉力,带着他的整个身体向后退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也让牢山的心中猛的一惊!

    这向后一下的力道极大,他虽然也使出的力道来化解,牢牢的稳住下盘,可根本无法抵挡!

    牢山的身子猛的向后退了几步,这才站稳,他知道自己的身后有人,刚刚站稳之后,立刻右手成爪猛的向后一扫抓了过去,带出一股劲风来。

    然而这一爪下去却是空空如也,没有抓到任何的人或是物体来,牢山也不由得骇然。

    忽然间,牢山觉得自己身前有人影一闪,急忙转过头。

    只见一个灰衣白发的老者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也挡在了他和沈锋的中间。

    而这个老者,正是刚才在悬崖之上,凭着手中一把长剑,将自己随运送石脂罐马车而来的那几十名手下全都给了结了的那个人!

    牢山的心中一紧,也不知道这个老者到底是何来路,只不过从他刚才那几下出手来看,这个老者的实力似乎是深不可测。

    “什么人?”牢山看着这名老者问道。

    老者神色不惊,脸上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自然有一股超然于世外的气质。

    “何须大惊小怪,老朽就是一个路过之人。你又是什么人啊?在这山谷里面又是杀人又是放火的。”灰衣老者看着牢山反问道。

    牢山默然不语,目光阴冷的看着这名灰衣老者。就见这灰衣老者转头向后看了沈锋一眼,叹了一口气,对牢山说道:“好好的一个人,让你给弄的又残又废的,下手实在太狠。他身上的隐脉七穴被你破了四穴,看来你是想先废了他折磨他一番后再杀他啊

    。”

    一听完这句话,牢山的身子猛地一颤。

    “你……你怎么知道隐脉七穴?”牢山震惊不已的看着灰衣老者问道。

    老者淡淡一笑:“知道又怎么了?《太玄经》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看过。”

    “你……你也看过《太玄经》?”牢山目光一凛,声音微微发颤。“看过又如何?那里面的功法太过玄妙,对人的诱惑极大,经文也是微言大义言简意深,稍有不慎便会误入邪道,我看而不学。可是你不一样,现在已经是曲解经文深入魔道,早晚覆灭罢了。”灰衣老者面

    色变得凝重,看着牢山说道。

    “既然你也看过了《太玄经》,那我便不能留你了,免得日后再多了一个劲敌!”牢山的面庞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右手并成剑指,双脚踏出向灰衣老者骤然袭来!

    灰衣老者微微一笑,身子只是向后稍稍仰了过去,下盘未动,自己的右手同样也并成了剑指向前伸出。

    只见灰衣老者的右手的衣袖骤然膨胀了起来,像是体内有一股气息向外爆出!

    一看到这般场景,牢山的心中也是一惊。

    只听“嗤嗤嗤”几声,老者已经膨胀起来的衣袖又忽然鼓动了几下,从老者的剑指之上,像是有几道气息向牢山这边激射而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牢山也是骇然,急忙将自己的身子向后退去,一边向后退着,身子也是连连左右闪动,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一样。

    一番动作之后,牢山这才停了下来,可此时他的身子已经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对面的那位灰衣老者则几乎是纹丝未动!

    随即,牢山只觉得左脸的脸颊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急忙用手一摸,竟是鲜红的颜色!

    就是在刚才那一瞬间,牢山的左脸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割了一下,出现了一道一指多长的伤口,鲜血随即流出。

    “你……你竟然已经可以化气为剑?”牢山惊骇的看着灰衣老者问道。

    他心中十分的清楚,自己左侧脸颊上的这道伤口,就是被刚才老者那激射而出的气息所割伤的!

    而那气息锋利如剑,是为剑气!

    “你的见识还可以。”灰衣老者淡淡一笑,将右手收回背在身后,看着牢山说道。

    在这灰衣老者身后,沈锋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心中也是惊诧不已。然而,沈锋也觉得自己的身体愈发的无力,下肢和上半身愈发麻木,也渐渐的有些支撑不住了。

    在悬崖之上,他看到这名灰衣老者一人一剑挑翻几十人,心中已经是震惊不已。

    现在在这山谷之中,看到他和牢山刚才对战的那一幕,老者纹丝未动,就将牢山逼退了好几步,还把他的脸颊给割伤,沈锋的心中更是震撼。

    沈锋也不知道这名老者到底是何来路,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沈锋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原本握着舍金刀的右手此时也无法发力了,随即身子一软,猛的向一侧倒了下去。

    灰衣老者只听自己身后传来扑通一声,急忙转头一看,发现沈锋的身子已经瘫倒在了地上,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灰衣老者的面色一紧,急忙转身向后一手抱住了沈锋的身子,似乎是毫不费力一般把他给抱了起来。

    “救人要紧,今日也不能再和你纠缠。深入魔道,早晚覆灭,记住这句话!”灰衣老者看着牢山正色朗声说道。

    话音落下,灰衣老者的右手并成剑指猛的向前伸了出去,指向了牢山那边。

    牢山面色大变,急忙又将自己的身子向后退了一段距离,仍旧是左右闪避了一番。

    然而这次并没有气息激射而出,老者那一下只是虚招。

    趁着牢山的身子猛的向后这么一退,就见这名灰衣老者一手抱着沈锋的身子猛的纵身向上一跃,一下子跳起来一丈多高。

    老者的双脚在悬崖石壁之上又踏了几下,随即身子又向上腾起一丈多高,抓住了垂在石壁上的一段绳索。只见这名灰衣老者一手抱着沈锋的身子,一手抓着这条绳索,双脚踏在石壁之上如同在平地上走路一般,以极快的速度的向悬崖之上飞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